一时间,的声音不绝于耳。虽然中国的经济发展也由开放自由,放开私有产权的管控开始,逐步发展起了市场经济体制。但中国作为后发国家,以各级政府在管理社会的活动中直接或间接介入于社会经济领域的模式,更助长了经济的迅猛发展,这对欠发达 …. 据说,这种不同立场之间激烈而坦诚的交锋,在现在的中国是极为难得的。可是,这次交锋达成的最大共识竟然是国企改革已没有共识。 我们不是说国企的存在是社会不公平的所在,社会不公平不正义的根源在于我们的制度以及转型期的不完善,我们只是说国企在一般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