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哪些余毒最影响当前和谐社会建设? 

     

 

 
毛主席发动文革,号召人民”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留下来的打破特权思想对老爷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毛主席号召人民砸烂孔老二的儒家文化,推翻孔老二的“刑不上大夫”思想对当权派的“科学发展”打击最大,毛主席发动文革号召人民强化人民民主监督,干部必须是人民的勤务员,对走资派的危害最深,正是由于毛主席发动的文革有力地推进了人人平等思想,所以,一些汉奸洋奴将这些思想歇斯底里地嚎叫称为“文革余毒”。

 

 

 

 

 
1978年改革从一开始就是从平等开刀`,一方面集中一切舆论力量狠批国有企业“大锅饭”,效率低,不利于企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对企业工人毫不留情地砸烂铁饭碗,让工人阶级从思想上到经济地位上彻底消除毛主度领导的社会主义年代对老百姓的所谓“极左“的平等思想。

 

 

 

  
由于,改革之初企业实行承包经营,企业老板有了分配权,可以给工人发奖金,工人觉得改革给自己带来了实惠,对企业厂长开始有了重新认识,认为自己就应该服从厂长的领导,他们多吃多占点,我们也没饿着,经济腐蚀了工人阶级的头脑,没有意识到无数革命先烈为之流血牺牲换来的经济上,政治上平等的极端重要性。

 

 

 

 

  
随着改革的深入,企业工厂制改革为公司制,对工人实行合同制,企业可以任意解雇工人,让工人丢饭碗,美其名曰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更重要的是,领导层可以拿几十万元,甚至几百万元年薪,而工人累死累活却看不起病,培养不起子女读书,买不起房,甚至退休工资也比政府干部少几倍,才忽然意识到毛主席领导时代对工人经济平等的重要性。

 

 

 

 

  
为什么改革三十多年,自己称为“公仆”的干部越改革工资越高,待遇越好,越改革国有资源都被他们瓜分的沟满壕平?他们的亲属子女也能在权势的太阳照耀下享受着改革的成果,而工人越改革,生活越艰难?

 

 

 

  
为什么“公仆”们整天批判工人“大锅饭”,砸烂工人的“铁饭碗”,他们自己却至今仍然心安理得的享受“大锅饭”,改革就是工人阶级,当官的一个没有,而且公仆们不但大锅里的饭丰盛吃不掉,而且还有三公消费的钱吃的脑满肠肥不知怎么玩了。

 

 

 

 

  
对照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时期的平等,工人自然想不通,有了愤概思想,这是当前社会不和谐的主要根源之一,也是改革重要阻力之一。因为,你的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总不能打着科学的旗帜都改到自己的腰包里吧?你的现代企业制度“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算哪门子科学?产权本来就是国有的,全民的,集体的,产权本来就很清晰,你为什么要清晰到当官的手里?

 

 

 

 

  
工人文化低,见识浅,不知道改革就是要与“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接轨,不知道“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资本家,政府“公仆”都是脑满肠肥的“普世”道理。

 

 

 

 

 
所以作为地方政府对应百姓不满的策略就是增加维稳经费,增强武装力量,文的不能让百姓明白改革的道理,就用武的让百姓明白,坚持改革不动摇。谁敢违抗精英改革,违反私有化政绩,就以“暴力抗法”论处,这从屡屡发生的暴力拆迁,暴力圈地,暴力阻止上访的一个又一个的事件中就可以看出地方的指导思想。

 

 

 

 
阜阳颍泉区公安分局通过微博告诉百姓:“暴力抗法者之所以嚣张狂妄,暴露出一些地方行政执法的疲软,公权的萎缩。唯有迎头痛击,方能扶正驱邪,固我江山。”

 

 

 

 
这段话中的“暴力抗法者”指的是黑社会吗?没有听说阜阳公安象重庆那样打击黑社会行动,当然也就没有黑社会暴力抗法之说,是扫黄打非中歌厅老板暴力抗法吗?好象也没有听过阜阳这方面报导。

 

 

 

  
不过,阜阳的大头娃娃”、“白宫事件”和暴力强拆到是声名远扬。显然,颍泉区公安分局通过微博警告百姓的“暴力抗法”指的是在改革和市场经济中受到利益损害而反抗的普通百姓。

 

 

 

  
事实上,凡是发生“暴力抗法者”群体事件的地方,大都是百姓利益受到了严重损害,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这个“忍无可忍”就是文革中受到的平等思想教育在作怪。因此,对于坚持改革不动摇的精英来说,当务之急清除和批判文革余毒的决策的认识是非常清醒的。

 

 

 

  
其次,文革另一最大余毒就是大民主。
文革的大民主比经济平等毒性对百姓毒害更深。文革时期,工人可以给企业领导提出批评,甚至贴大字报而不必担心工职被解除。犹其是百姓怀疑领导贪污,不用自己调查取证,可以直接向上一级写信检举揭发,八分邮票一封检举信就能让公仆们(那个时候称“人民勤务员”)反复调查,忙的团团转。

 

 

 

  
不象现在依法治国时代的法治时代,尽管揭发王益的人民来信堆有两尺多高也没人过问调查。那个时候的大民主让公仆们吃尽了苦头,想想都让从那个时代过来的公仆们心惊胆战,如果仍然象过去那样允许百姓写大字报,对待百姓一封人民来信就去调查,那还了得,领导包二奶、贪污腐败、买卖官帽怎么可能瞒得了百姓的眼睛,这让公仆怎么能安心抓改革?
和谐社会更是没法建设了。

 

 

 

  
所以依法治国也一定要和国际接轨,坚持改革不动摇。谁怀疑领导贪污,谁提供证据,没有证据就是污陷,就可`以让你做牢。
尽管河北郭允光处长掌握领导证据揭发领导,遭受八年牢灾之苦,精英们至今没有对类似的人民检举信进行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大概仍然坚持认为让郭允光遭受八年牢灾之苦,再正常不过的了,没有必要为一封人民来信象文革“极左”时代那样兴师动众。

 

 

 

  
王益受到两尺厚检举信都没有人理会,虽然王益最终受到法律的制裁,但那些对待检举揭发王益的人民来信不理不采的公仆们不是仍然道貌岸然地坐在庙堂之上享受着香火吗。

 

 

 

  
绝对不能发扬文革时期百姓敢于向领导提意见,甚至批评的大民主,绝对不能给工农广大的人民群众一封人民来信就能支配公仆兴师动众调查公仆的机会,一旦让百姓凭一封人民来信的检举揭发,就能让相关职能部门展开调查,万一人民起来对当初出卖国有企业清算起来,那么将会对改革中作出贡献的精英造成多么大的伤害?

 

 

 

 

 
只有坚持国际普世价值民主接轨至死方休不动摇,彻底批判文革余毒,改革就一定能够达到美国老师认可的标准。或许这才是精英们在改革三十多年后重新对待文革余毒的再认识,或者这才是坚持改革不动摇的真正信念。



  这是文革余毒,广大工人阶级响应党的号召,建设我们自己的国有企业


        为实现科技发展,大家都在建言献策,这也是文革余毒



      农民们有了自己的土地,感谢共产党保护农民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