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百年纪念胡耀邦赵紫阳研讨会(多个精彩视频)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于2011年4月30日在美国费城举行了《辛亥革命百年纪念胡耀邦赵紫阳研讨会》。

参加研讨会的与会者有:张炜(原天津开发区主任, 现任牛津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原人民日报评论部编辑、主任编辑和中共中央政治体制研讨小组研究员,现任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教授),王军涛(1978年团中央委员, 现任中国民主党主席),普度大学历史学教授洪朝晖, 以及苏晓康(著名作家,电视剧《河殇》作者)、李进进、、何频,陈破空、辜建中、王天成、易改、王书君、孔灵犀等。

会议发言者重点探讨了中国未来的改革的道路。

1.王书君、李进进致开幕词



2.吴国光教授演讲“民变引发官变”

吴国光(原人民日报评论部编辑、主任编辑和中共中央政治体制研讨小组研究员,现任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教授)

吴国光教授演讲指出:“民变压力到一定程度,引发政治变革”。

中国变革有无希望?有无希望从上而下的变革?温家宝、习近平有希望吗?怎么看待薄熙来?有人说薄熙来一只眼睛盯着常委,另一只眼睛盯着其它的东西(解读:万一共产党不行了,他直接争取大众的支持)

温家宝、薄熙来等近期表现,是精英裂变的信号。

民变后一般出现什么情况?镇压是当权者对民变的本能的反应。民变到一定程度,但当局内的野心家、投机者会开始分裂。

民变引发政治变革,如果共产党下台,谁能取代它?对这个问题,吴国光教授认为,精英的;裂变、跳船对变革后会起很重要的作用。吴国光教授告诉与会人员(大意),不要害怕中国的政治变化,到时精英中的野心家、投机者会撑起局面。

3.张炜评论吴国光“民变引发官变”

来自英国剑桥大学的张炜、美国的苏晓康针对吴国光“民变引发官变”做了以下评论。

张炜是1989年六四事件中公开支持学生的中国最高官员。当时作为天津开发区主任的张炜,可能是最年轻有为的官员。会议现场有人说,如果不是六四,张炜应该是比李克强他们更有优势接班的。张炜说,他为近期的北非的茉莉花流泪,想到六四的情景,当时在广场上什么都没说,就是流泪。

张炜认为中国变革难度大,有以下几个理由:中共对民众的控制,精细到五一附加的地步。例如北非,腐化局限于最上层,但中国把腐化变成一种制度,从上到下人人有份。

经济增长不能为这样的威权政府带来绝对的合法性,但加上收买和强权,是可以苟延残喘的。

海外回去的“精英”对腐败政权维护最得力,用西方左派的理论,拿去在国际上进行辩驳。张炜说,西方左派还是有良心的,海归回去的这些精英没有良心。(张炜后面还有专门发言)

苏晓康上世纪八十年代著名电视片《河殇》的主笔之一,《河殇》在六四后被批判是引发学潮的文化因素之一。苏晓康来美国后曾是《》主编。苏晓康认为,薄熙来现象显示中国高层裂变已经开始。中国最大的政治就是平稳交接,最近的大镇压就是为了平稳交接。

原世界日报编辑孟玄也做了评论,但没有录制。

4.吴国光回应评论,谈政府的控制手段等

来自英国剑桥大学的张炜、美国的苏晓康针对吴国光“民变引发官变”做了评论后,吴国光教授又进行了补充。他以中国对出租车安装监控装置为例,说明了中国对民间的控制无所不在。

5.胡平谈领导人变坏、龚小夏谈中国的自由

胡平:中共领导人怎么上台了那么坏呢?

著名异议人士、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对领导人在台上的作为非常不理解,胡平以前和一些现任国家领导人是同学、同事,他说,这些人当时都是不坏的人,怎么上台后变得那么坏了呢?

龚小夏:民主制度需要结社自由,中国不具备

龚小夏曾以共和党身份参加美国议员选举,她也是茶党的组织者之一,有丰富的在美国行使民主权利的经验,她说(大意),中国百姓有了发牢骚的言论自由,外界误以为中国很自由了。但这些抱怨没有途径向政府施压,没有结社的自由,就不会有民主制度。

6.普度大学教授洪朝晖谈为共产党算命

本集是普度大学历史学教授洪朝晖的发言和讨论。

洪朝晖教授谈了1989年天安门运动被镇压后,海外的中国问题专家、学者曾预言中共垮台的年头,但至今20多年了,仍未垮台。一些学者的解释是,中共内部出现分裂,有了一定制衡。

世界日报的副总编魏碧洲在评论时说(大意),这个讲演的主题是为中共会诊,我们不是中共党员,为什么关心中共能活多久?或者为中共延续生命而出谋划策,这是中共自己关心的问题而不是民主人士要关心的。

来自Deleware大学的教授程映红也做了发言。

7.原天津开发区主任、现任剑桥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炜先生的发言和讨论

张炜用经济学的概念分析了中国经济改革,以及中国近年的牺牲环境等代价发展的合理性问题。

张炜的演讲内容丰富、精彩,建议各界全部收看。摘录几个主要观点:

1、中国经济改革的发展不是中共创造了经济发展的政策、理论,而是犯了巨大错误后的一个回归,向正常经济体制的一个回归。

2、中国经济发展牺牲环境代价惨重,有数据表明,中国GDP的10%被环境毁坏抵消,也就是说,算进环境成本,中国经济没有增长可言。

3、经济考核要分经济流量和存量,中国的建筑超级短命,说明经济的存量很差。例如,西方建筑可以延续100年或者更久,而中国建筑20年的寿命,这些投入没成为有效的存量。

张炜发言1

张炜发言2

张炜发言后的讨论

张炜发言后的讨论:吴国光、王军涛谈话

相关文章:
什么是民主?(精华)

什么是言论自由?(精华)

[茉莉花推荐]埃及从推翻米洛舍维奇的学生身上学到了什么?(精华)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散步公告专页

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地点专页

中国民主化 天字第一号重要任务:传播翻墙技术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