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千千万,看你怎么走

(北青专栏,未发)

201157星期六

巴基斯坦当地时间5月2日凌晨1:15分(美国时间5月1日白天),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利用最新式隐形直升机空降突袭了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附近的本·拉登住所,几个小时后,当全世界知晓本·拉登死讯时,他的尸体已被美军利用航空母舰葬入阿拉伯海。本·拉登,因策划了十年前的9·11恐怖活动而被全世界所熟知。几乎全球报纸的头版头条都让给了本·拉登的死讯,腾讯网专题《本·拉登是反美英雄吗》认为“没有一个真英雄会利用平民的鲜血”,“有人说拉登是‘军事天才’,有人说他是‘反美英雄’。但要注意的是,9·11根本不是什么军事行动,而是一出针对普通平民的恐怖袭击,更是一起完全突破底限的恐怖活动。……盗亦有道。‘别惹我,惹我就杀平民’,这算什么本事?”

本·拉登死了,他的近二十个活着的子女将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1981年生的奥马尔表示愿意成为连接穆斯林和西方世界的“和平大使”,“当然我爱我的父亲,这是人之常情,我想念他但我们并不一样,我渴望和平。我父亲说,美国唯一的好东西是武器,就像毒刺导弹。但我想去美国,见见巴里摩尔。我单身,而她是好莱坞最美丽的女人。”

本周,一个年仅13岁的武汉初一少年黄某某差点被网上网下的言论“骂残”,不仅因为他左臂上挂着“少先队武汉市副总队长”的“五道红杠杠”,更因为其父母宣称他2岁起就开始看《新闻联播》,7岁时每天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对这些比较枯燥的东西甘之如饴,其父母还说“这些习惯和兴趣都不是我们有意培养的,孩子的天性占了主动权。”

面对网络极其热烈的冷嘲热讽,其父黄宏章激动地说,为什么有的人要把对社会的不满发泄在我儿子的身上呢?但同样的“五道杠少年”不止一两个,为什么只有黄小朋友成为众矢之的?在媒体追问下,作为父亲的黄宏章还是透露了秘密:“他两三岁时喜欢看动画片。我希望他将来也多关心国家大事,每天一到晚7时就让他和我一起看新闻联播。起初,他不愿意。但他很乖,父母说什么他都听。看完新闻联播后,我还让他看动画片。”原来是大人按照成人世界游戏规则制定的“套子里的天性”。

话又说回来,大人有过,孩子却无辜。众多评论在疯狂转发、PS孩子的照片、评论事件的过程中,不直呼孩子的名字,给孩子的照片打上一道马赛克,应该是一个基本的“为孩子讳”的伦理规范吧?

国资委近日通知,要求央企积极参与保障性住房开发建设。去年国资委令央企退出房地产市场言犹在耳,这会儿又要求它们进军保障房领域,是否突显出保障房建设无米下锅的尴尬?保障房市场要真是遍地黄金,5万亿元保险资金(其中5千亿元可用于房地产投资)和更多的民间资本、房地产资本为何不奋不顾身地投入其中?令人担心的不仅是像“4万亿”一样的“国进民退”,更担心在行政指令下央企再大肆向银行借贷,最后这笔钱,则不论是银行的呆坏账还是央企的呆坏账,最终还得由全体国民买单。

铁道部表示,今年基建投资减千亿元,在建高铁不停工。我个人倒是乐于见到铁道部投资规模缩水的消息,也许我们真的有必要改一改几十年来只筑坡不筑窝的老传统了,腾一点钱出来多建一点老百姓急需的廉租房公租房,如何?

随着两限房与商品房价差越来越大,一些年轻人为了挤进“两限房”这个圈儿,放弃换工作、拒绝加薪、延缓结婚,甚至采取辞职的极端做法,以降低家庭收入。一白领透露,自己采用这一做法,“3年损失15万,买上限价房,能省几十万。”北京某报报道的这则真实新闻,再次突显保障房自身的尴尬。高房价有可能对最富创造精神却又缺乏经济基础的年轻人形成“挤出效应”,从而妨碍城市的活力,这是实施保障房制度的原因之一。而这种保障,是以激励年轻人的奋斗精神为前提的,想不到如今它反而异化成了奖懒罚勤机制。

美国也有“保障房”制度,不过它用的是市场手段而非政府包办,就是房地美和房利美利用低首付、低利率形式保障低收入者也买得起房。但在金融机构的逐利过程中,这一优惠政策被全面放大到所有人群,导致房价跌到了不足银行贷款额度时,那些以投资为目的的购房者就停止了月供,把房子甩给了银行。于是次贷危机发生了。我们没有次贷危机,但政府包办的保障房制度一方面是资金和土地短缺效率低下,另一方面是养懒汉且保障房腐败防不胜防,甚至监守自盗严重。如何取长补短,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汶川地震三周年在即,著名军旅画家冯明创作、反映“5·12”大地震中温总理在灾区视察的大型油画《总理在汶川》在成都拍卖,不到10分钟,这幅宽2.8米、高1.5米的画作,就被来自福建晋江的贺先生以超出画家本人预期的350万元高价竞得。冯明表示,拍卖所得350万元将全部捐给四川省红十字会,用于帮助四川地震灾区肢残人士以及灾区患有心血管病的少年儿童。收藏者贺先生也表示,此画不会转手,而是永久收藏。冯明还介绍,他接下来计划把《总理在汶川》放大四倍,进行再创作,今年内将悬挂在双流机场新候机楼显著位置。

当代中国艺术领域,很多人以领袖题材扬名立万,今天和今后恐怕仍有市场。文章当合时而著,艺术亦然。(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