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4日)

《东方早报》今日头版头条引用新华社电稿:“国务院设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督促加强网络信息管理,负责审批和监管网络新闻,国新办主任王晨任主任”。

午前,门户网站开始推荐新华社答问稿,一位负责人强调:“国际上少数人不顾基本事实,搞双重标准,对中国的互联网管理说三道四,意在抹黑中国,完全是别有用心,是站不住脚的。”据称,这个将专门负责监管网络的办公室将贯彻“积极利用、科学发展、依法管理、确保安全”的方针。

“精神病人”徐武的名字今天出现在《人民日报》第九版和人民网头条。

在这篇《“精神病收治”不得偏离法治轨道》中,作者承认,“人们关注‘徐武事件’,既是关切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还因为它与此前案例有太多相似之处……尤其在此前数位‘精神病人’都被证伪的背景下,要改变人们的习惯性质疑,确需拿出十分过硬的依据”;而后建议:“对于类似精神病的鉴定,我们应该回到医学本身,让精神病的强制收治遵循程序正义。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尊重当事人和家属的合法权益、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减少不和谐因素,进而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

“高级记者”白方或许会后悔自己低估了当今记者的技术能力。这位武钢新闻发言人的“温泉电话”录音自前晚流出后,原本似乎要悻悻而归的记者们精神抖擞,再次投入战斗。

“飞越疯人院”的故事重回凤凰网新闻首页,据其转载消息,人民网昨日下午得知“温泉门”后派出记者联系白方,这位发言人称,“该事件非常复杂,媒体不应进行炒作……记者是被利用的,记者在被利用的同时也采取了一些不当手段,有很多不实的报道,编造了诸多事实,设了很多圈套,采取了一些卑劣的手段。”

武钢等来的不只是中共中央机关报,还等来了一些借由此机将目光重新投向“疯人院”的媒体,而这当中最特殊的可能要算《羊城晚报》。

作为《新快报》的母报,这份广州老牌晚报在昨日午后出刊的“网事”版头条上书“温泉没泡好,怪罪女记者?”但在整篇报道中,始终以“广东某报”指代《新快报》。

《第一财经日报》今天也冲了进来,刊出署名“江诚”的报道,在简述事件进程及白方“温泉门”引起轩然大波后,引述称,徐武父母于5月3日傍晚被带走,“武钢方面还提醒包括徐武邻居在内的知情人士不要再跟记者接触。”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思璟的微博自述,昨晚她在武汉采访“精神病”上访户时,遭遇包括警方在内的干扰,后经多方声援得到解救。于是,自“鸿忠抢笔”以来,就对湖北舆论环境愤愤不平的记者同行们,开始继续嘲笑说,4月30日“《湖北日报》们”头版刊载的李书记“重视并善于通过舆论引导推动实际工作”的指示,是多么“叶公好龙”。

虽然不能向读者贡献有关“飞越疯人院”、退还公务员津贴、乃至咸宁那场持续四个月的出租车罢运消息,但湖北媒体至少可以谈论一下“”。

,少先队武汉市总队副总队长,是在过去几天内和徐武齐名的新闻主角,而且,他们都来自江城,区别是,“精神病”获得声援,“五道杠”遭遇戏谑。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