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5日)

《新京报》、《京华时报》、《广州日报》等报纸今日头版头条俱为最高法2010年年度工作报告所示内容,称其“将统一死刑适用标准,不是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均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确保死刑只适用于极少数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

另一段同时公布的数据是,“去年全年全国各级法院共审结贪污贿赂犯罪案件23441件,判处罪犯24406人,判处5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5972人。”

一个有心的编辑需要会做减法。腾讯晨间新闻首页头条转载报道时,修改标题为:“去年全国2.4万人因贪腐被判刑,1.8万人获轻刑”。

还有一种解读方式来自凤凰网。这家正借着尺度把握赶超传统四大门户的网站以“最高法年度报告肯定重庆‘打黑唱红’”为题,核心提示称,重庆法院系统开展“唱读讲传”、“三进三同三个一”活动等近十项措施获中国最高司法机关赞赏,“遥遥领先于其他法院”。

这是一篇受市场化媒体欢迎的文章:《要市场逻辑,不要强盗逻辑——专访经济学家张维迎》。

此文直斥中国政府宏观经济政策“强盗逻辑、掠夺民间财富”,由政经新闻半月刊《南风窗》前天在网上公布后,被一批商业门户和都市报纷纷转载。腾讯、搜狐、凤凰昨天均推荐于评论频道重点位置,网易在新闻首页转载时提要如下:“张维迎称,对市场最大的伤害来自政府的干预。自由的市场一定效率最高。”

作为“经济学人访谈”栏目开篇之作,此文汇集了张维迎对中国政府在过去三年中所实行的极度宽松货币、扩内需以及眼下的限购、限价、限贷等系列政策的评判,总体评价不高。

这位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前院长认为,“在目前中国的情况下,政策主要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科学问题。现在出台的这些政策很多是属于应急式的,目的不是为了建立一个好的经济体制,而更多是为了平息民众的一些短期不满”;“商品价格普遍上涨,没有大的天灾,一定是个货币问题。现在物价、房价上涨,最根本的原因是过度的刺激政策,其必然的后果就是通货膨胀。但现在是宏观政策出了问题,用微观控制的方式去解决…….客观上变成了国有部门、政府部门掠夺民间财富和资源的一种方式。”

他批评那些受到诸多民众拥护的“限购限价”政策只是政府在转移老百姓的注意力,“好像市场上的提价、涨价现象是由于企业家贪婪,没有道德的血液,而不是货币政策出问题了。”

张维迎还将调控政策制定者的水准形容为“新手开车,猛踩油门猛刹车”、“有些是出于无知,有些是因为无耻”。他对改革下一步持“谨慎乐观”,文中的期待是“未来的路径依赖于我们需要具有改革精神的领导力,就像当年的邓小平。”

批评中央政府决策是需要勇气的,相对而言,将地方政府放在舆论监督的靶子上比较容易,尤其是对中央电视台、新华社这样的“钦差媒体”来说。

“钦差”下乡有时也会遇上刁蛮小吏,哪怕就在制止强征强拆的“圣旨”刚刚昭告天下时,哪怕就在“天子”脚下40余公里外的河北香河。新华社5月18日发稿,称从2008年以来,该县打着城乡统筹、建设新农村的旗号,通过“以租代征”等方式,大规模“圈占”耕地。而且,记者采访过程“又遭遇一系列意想不到的‘怪事’。”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