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党在中国网络上几乎成了为中国政府说话者的代名词。网上发一条为某事说好话的回帖,就得到五毛钱甚至更高物质奖励;针对网民关注的热点问题,及时发帖跟帖,目的是正确引导社会舆论。中国所谓的舆情管理人员深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甚至中国的一个旅游城市的机场,甚至一些县城的中学也会设有网络舆情管理处。这些人专门巡视各个网络论坛,快速处理官方认为的负面消息。这些网络评论员就被网民们谑称为五毛党

《环球时报》近日发表署名文章,批评“五毛党”,也就是中国官方雇佣的网络评论员,在网络上引发热议。有人说,这篇文章昭告了“五毛党”的失败。也有评论认为,“五毛党”在大陆已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当局感觉它不行了,这是要抛弃它的前兆。

据《环球时报》文章称,不知何时起,“五毛党”、“五美分党”在中国网络上几乎成了“为中国政府说话者”与“攻击中国政府者”的代名词。在中国极个别的地方,为了放大某种观点的宣传效果,的确存在着网上发一条为某事说好话的回帖,就得到五毛钱甚至更高物质奖励的现象;同样,在海外,也有一些西方反华组织通过少许美元资助,怂恿一些人抹黑中国。文章对“五毛党”和“五美分党”各打五十大板。

《环球时报》文章同样也对“攻击中国政府者”也即所谓的“五美分党”进行了谴责。文章说,也必须承认,在海外,也有一些西方反华组织通过少许美元资助,怂恿一些人抹黑中国的事实。文章说,两个名词呈现泛滥式的蔓延,暴露了当下中国互联网世界在信息传播方面确实存在着某种混乱、无序与分化。双方在评论中,以“鄙视的口吻”,给 “对方扣上一个标签式的帽子”的行为,“既无助于辨清事件的本质,也无助于人们通过网络了解中国,更污染了互联网的言语环境。”

文章说,中国有许多缺陷与问题是一个基本事实。如果有一天,这些缺陷与问题不需要“五毛党”来粉饰,那些“五美分党”的刻意玷污也不会影响大众的基本判断力,中国社会可能才算真正成熟。成熟的政治社会需要有包容之心,不同意见的争论也需要更丰富更理性,而不是简单地分为相互吐口水的两派。

针对官方媒体谈及“五毛党”、“五美分党”的言论,分析人士表示“五毛党”是官方为了引导舆论而雇佣的网络枪手,只代表官方言论,并打击一些和官方观点相反的人,但所谓“五美分”是对尊重民主人士,肯定美国等价值观的污蔑之词。在中国大陆,官方付钱给五毛党,是公认的事实,而所谓“”,只不过是五毛党为了掩盖其心里的虚弱而捏造出来的,他们自己也知道“”的子虚乌有。就连《环球时报》也不得不用“也有一些西方反华组织通过少许美元资助”来形容,且“西方反华组织”却是涵盖极广的概念,几乎通吃一切,从民间组织到政府机构。而广为诟病的“五毛党”,却浪费着中国纳税人的钱。

《开放》杂志主编蔡咏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的红色恐怖令人压抑,但是,对体制不满的声音,还是会通过各种渠道发泄出来。”蔡咏梅表示,因为西方社会的言论自由,“五美分党”应该不存在。“五毛党”作为官方当局粉饰现实的工具,它们的存在是铁证如山的客观事实;“五美分”的存在却无据可查,纯属子虚乌有的杜撰。官媒文章把网络的真实民意,及民众对中国大陆现实的客观反映,诬陷为“五美分”,谎称这些讲真话的人是受到“国外势力”的资助。然而,中国民众的生活境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本帐。

网络作家伫鸟说,当我看到《让“”、“五美分”早点成历史》这篇文章时,心中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情景:毛泽东为了让下面的愚民支持自己的文革,寓意手下人成立了红卫兵组织,并且在天安门广场8次接见了他们,但在千千万万的红卫兵利用过之后,又被一脚踢得远远的。伫鸟说,如同毛泽东当年抛弃红卫兵一样,五毛党混淆黑白、脏话连篇,在网络上的形象一泻千里,当他们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的时候,为了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五毛党被弃如敝履就成为必然。五毛党如当年的红卫兵一样,只不过是网络上的红卫兵!

其实,在甘肃省宣布招聘网评员之后不久,《环球时报》英文版就援引北京大学互联网专家胡泳的话说,“五毛党”成不了气候,只会沦为笑柄,他们会在某时某地起到混淆视听的作用,但是从长远来看,并没有杀伤力,反而让大家提高警惕,什么是“五毛党”的言论。

非常可笑的是,《环球时报》佯装不知五毛党的来源,故意说“不知从何时起”!

实际上,2004年10月,官方合肥市委宣传部网站一篇考察报告中提及长沙市委外宣办雇佣网络评论员,被一些人认为是“五毛党”一词的由来。而“”最早大规模出现是在2005年3月,教育部对全国高校讨论版进行整治。在南京大学小百合BBS拒绝按照命令进行整改,宣布关站之后,南京大学校方在原有域名上开设官方版本的南京大学BBS,指派学生会干部及部份学生为“网评员”,“纳入学校勤工助学体系,根据每月的考评结果发给适当的勤工助学补助”。这些网评员将通过发帖与跟帖,来发布对学校与政府正面的信息,抵制负面信息,同时对校内外网站上有关学校的重要信息及时上报学校网络管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随后,各个学校和地方政府,如中国江苏省宿迁市、浙江省台州市、四川省巴中市等等省市,也纷纷开始招聘网络评论员,用于在网上对政府进行正面宣传引导。

由此可知,五毛党正是当局为了诱导、歪曲网络信息而成立的官方组织,目的就是维护当局在网络上言论垄断,为官方说话和代言,而且还时不时地组织研讨会制定修改五毛的工作方针和政策,大陆媒体的新闻报导即是明证。

北京宪政学者陈永苗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表示,《环球时报》貌似公允的评论事实上也没有走出官方意识形态的控制,他对“五毛党”和“五美分党”各打五十大板,实际上是对要求民主声音的抹黑和妖魔化,因为“五毛党”实实在在存在,而“五美分党”为杜撰。

陈永苗还指出,虽然这些网络“小五毛党”不足为惧,但是,中国大学和研究机构的一些鼓吹“中国模式”的学者等“大五毛党”却应该令人警惕,因为他们貌似公正的逻辑却真正能混淆视听。《环球时报》批评“五毛党”、揪出“美分党”就是对当局来个小骂大帮忙的伎俩。言下之意那些曝光中国黑暗面或民主维权异议声音就成了玷污、抹黑、唱衰中国的“美分党”。其实,那些大多是中国的社会现实事实、有理有据而非刻意的抹黑。

中国网民“五毛克星” 表示,五毛党世人皆知,数以百万,已经足够无耻。官方杜撰出“五美分党”,更是超级无耻。如果官方不雇五毛,或者如果官方雇的五毛坏人少一点、水平高一点,五毛党也不会臭到这一步。台湾网民李沐子为中国的五毛叫屈说:“可怜的五毛,内外不讨好拿着主人的钱为主人干活,还要忍受主人的冷嘲热讽。”

《环球时报》的评论说,事实上,国家越繁荣、越强大,出现“五毛党”和“美分党”的可能性就越小。因为一个强国的社会拥有足够的承受力容纳批评,而强国的自信国民经受国外小额资助诱惑的可能性也很小。

作者在文章中表示,希望有一天,所有赞许和批判中国的网民,能够展开平和与对等的观点争锋和有效的思想交流。到那时,“五毛党”、“美分党”也会像“万元户”一样,自然地消失在中国社会的进步中,成为中国网络净化进程中“前现代”或“欠发达”时期的历史见证。

但是,只要权贵专制存在,作者所盼望的那天是不可能出现的。

不过,《环球时报》的这篇文章却等于是昭告了“五毛党”的失败。“五毛党”成不了气候,只会沦为笑柄,他们会在某时某地起到混淆视听的作用,但是从长远来看,并没有杀伤力,反而让大家提高警惕,注意辨别什么是“五毛党”的言论。

目前,虽然这些网络“小五毛党”不足为惧,但中国大学和研究机构的一些鼓吹“中国模式“的学者等“大五毛党’却应该令人警惕,因为他们貌似公正的逻辑却真正能混淆视听。《环球时报》貌似公允的评论事实上也没有走出官方意识形态的控制。

毛泽东为了让下面的愚民支持自己的文革,寓意手下人成立了红卫兵组织,并且在天安门广场8次接见了他们,但在千千万万的红卫兵利用过之后,又被一脚踢得远远的。

如同毛泽东当年抛弃红卫兵一样,五毛党注定成为历史垃圾堆!

《环球时报》的这篇文章,也引起了网民讨论,网民普遍认为官方居心不良。

网民“公允”表示,看似一篇公允的报导,其实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作者的屁股坐在哪边,到底谁收了钱,谁是自发,聪明人都能看得出来。所谓的“《环球时报》批评“五毛党”揪出“美分党”就是对当局来个小骂大帮忙的伎俩。言下之意那些曝光中国黑暗面或民主维权异议声音就成了玷污、抹黑、唱衰中国的“美分党”。实际上,那些大多是中国的社会现实事实、有理有据而非刻意的抹黑。网民“清醒”总结道,凭空硬造一个“五美分”貌似公允,其实非常可耻!在自由世界言论不受限制,根本不用金钱鼓动,邪恶才会有邪恶的言论。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