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中国具备这些前提和条件,才有望成为橄榄,但冷酷的国情则是:由于唯GDP是求,加上政改严重滞后,上述五条,既先天不足,又后天亏损,尤其是“ ”的体制,以绝不搞西方那一套为“特色”,这就决定了它们不可能发育“充分”,反而给“权力通吃”留下了“最大 化”的余地。 … 因此,改善民生,造福百姓,才是发展经济的方向;而取消特权整肃吏治惩治腐败抑制豪强节制不法资本,则是消除不安定因素,纾解民怨的关键——“ 维稳 ”不该仅以百姓为对象,举国“唱红”非但无济于事,只能徒留话柄,贻笑世人。 …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