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 “我们向中国文化致敬”——专访“梦工场动画”首席执行官杰弗瑞·卡森伯格

听说中国有人抵制《》,他爽朗地笑了:“那太遗憾了!”卡森伯格认为,“熊猫”是“向中国、、历史遗产和熊猫的致敬”。

“梦工场动画”首席执行官杰弗瑞·卡森伯格原打算在成都搞一个盛大的《功夫熊猫2》全球首映式,而且手笔确实不小:

首映典礼的全部费用由他负责筹集;所需器材、设备均由他负责从美国运到中国,再进行装台、调试;“梦工场动画”授权成都市免费使用阿宝形象两年;出资在成都天府广场建全球最大的移动3D银幕,连续两个月让成都市民免费看《功夫熊猫2》……

这个想法最终没能实现,一种说法是“建党电影档”前“不允许有大型活动”抢风头,但卡森伯格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赶工期”是其中一个原因。

汶川大地震后,卡森伯格带着《功夫熊猫2》团队来到成都采风,梦工场动画把他们看到的四川的、符号般的细节,放进了这部电影里。 (南方周末资料图片)

紧赶慢赶,《功夫熊猫2》如期于2011年5月26日在中国首映。如同“梦工场动画”的每部动画电影,《功夫熊猫2》的工期漫长又紧张,制作周期三年,这还是在《功夫熊猫》四到五年制作周期基础之上才得以缩短的结果。可临近首映前的最后时刻,梦工场动画还是一片忙碌,要到首映前一到两周,《功夫熊猫2》才能交出母带。

卡森伯格没理由不重视中国,过百亿的票房成绩,已经让中国在全球电影市场中排名第五,《功夫熊猫》自打第一集就是个货真价实的中国题材,这位曾与迪士尼公司誓不两立的电影商人显然对中国充满兴趣,何况他那么爱四川美食,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流露出比川妹子还不怕辣的劲头。

听说中国有人抵制《功夫熊猫》,他爽朗地笑了:“那太遗憾了!”卡森伯格认为,“熊猫”是“向中国、中国文化、历史遗产和熊猫的致敬”。

南方周末:原计划《功夫熊猫2》要在成都搞一个盛大的全球首映式,为什么后来没搞?

卡森伯格:的确有这样的计划,但很遗憾,由于《功夫熊猫2》的最后完成时间、团队成员的行程安排、全球上映时间协调等原因,让我们无法前往成都。不过前几天我们的创意总监去了成都。

南方周末:听说反派角色孔雀原来不会武功,只是指挥狼开炮,后来电影监制提建议让孔雀也会中国功夫?

卡森伯格:对,是影片监制兼执行制片吉尔莫·德尔·托罗提议的,他同时也负责故事大纲。这个建议确实很重要,让孔雀变得功力强大了,成为更吸引眼球的角色,而且孔雀具体展现什么样的中国武功也采用了他的建议。

南方周末:拍完第一集你带队去成都时,才第一次看到真实的熊猫,这对创造第二集有哪些帮助?

卡森伯格:自然给了我们很多灵感,但我们并不想在电影中复制自然。熊猫是地球上最美丽、独特的物种之一,当你看着熊猫,尤其是看着它的眼睛时,你能看到非常美丽、充满智慧的东西,这对我们创作阿宝产生了激发作用,阿宝这个形象是出于我们对于自然的理解,而不是直接照搬。英语里,“绘制卡通”这个词本身就有“高于生活”的含义。

南方周末:第一集拍摄完成后,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你也是听到这一消息后才决定去那里的?

卡森伯格:那次去成都是在汶川地震后两个多月,那次地震真是太可怕了。但我发现那里的人非常坚强,智慧而且乐观。他们很投入地参与到重建工作中。虽然地震给当地家庭、族群带来巨大的伤害,但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人们已经从创伤中走出来,开始投入到积极重建的工作中了,我觉得他们非常乐观坚强。

南方周末:第一集完成后来了中国,第二集上映前计划搞全球首映式,越来越多的好莱坞制片公司开始重视中国,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卡森伯格:中国是一个成长很快的市场,蕴藏着非常多的机会,我很看好它的前景。中国的观众看上去很喜欢我们的电影。我对中国电影业的未来感到兴奋,也很希望“梦工场动画”能在中国做更多的工作。我急切地盼望着有一天能在中国制作电影。

南方周末:《功夫熊猫》第一集取得成功后,据说有不少中国投资方想投资《功夫熊猫2》,你们在这方面的策略是什么?

卡森伯格:我们的电影几乎没有任何公司外的投资者,梦工场动画是一家大型的电影公司,我们有很雄厚的资本,我们不需要借钱,我们自己在银行里有很多钱。当然,未来和中国的电影公司及电影人的合作可以包括共同投资等环节,就投资一个成功的现有作品而言,我能理解这种想法,但不太可行。我们的电影没有接受过来自任何地区的外界投资,哪怕是欧洲乃至美国的外界资金。

南方周末:《功夫熊猫》上映前,就有中国人出来号召抵制,现在又号召抵制《功夫熊猫2》,你怎么看?

卡森伯格:那太遗憾了,反对的话就不要去看嘛。可我必须说的是,很多很多中国人非常欣赏这部电影,他们认为这两部电影是向中国及其文化和历史遗产——当然还有熊猫的致敬,我听说有人指责这部电影很“假”,我觉得这很不客观。我倒想问问他们的动机是什么,抵制的理由是什么。那么多人都能从中读到我们传达的真实信息,为什么他们会反感?

这是我们向中国文化的致敬。这集中体现在影片结尾出现的青城山,就是那座道教名山,我们的制作团队也去参观了青城山,那里的景物给了他们很多灵感,最后成为电影中那些能让人想到四川的、符号般的细节,而电影的最后一个场景“平安谷”的灵感也来自青城山,我认为人们会很欣赏这一点的。

南方周末:那次去成都是你第几次到中国?这些年到中国你都看到了什么?

卡森伯格:那次去成都之前,我很长时间都没到中国了。中国的发展和改变、人们从中受益的情况非常让人激动。我看到像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的发展,我第一次到上海时浦东新区都还没有建立呢。但看看今天的上海或者北京,就知道中国城市的发展非常引人注目,尤其是北京在奥运期间所做的一切,那些宏伟壮观的现代建筑,中国这些年的持续发展真的很惊人。

南方周末:这样的发展带来了一种“中国威胁论”的说法,你怎么看?

卡森伯格:我完全不认同“中国威胁论”,恰好相反,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中国是个很棒的国家,它的发展会带来很多机会,也包括给我所在的行业带来机会,甚至给我接下来几年的工作也带来很多机会。同时,我也看到有很多中国电影成功地打入了美国市场。就我看过的中国电影而言,《大红灯笼高高挂》和《卧虎藏龙》都非常出色。对中国来说,电影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年轻而且正在发展的行业,所以这里有巨大的空间。

(录音听译:南方周末实习生李惠普)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6月3日, 5:00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