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骆驼 | 评论(0) | 标签:读书看电影

年纪小的时候,喜欢看的电影都是大片,特效镜头扎堆的、轰轰烈烈的那种,现在不敢说比那会的欣赏水平高了多少,不过好歹能看明白一些以前感觉沉闷的电影了。感官的刺激,当时觉得过瘾,可是来得快去得也快,真正能打动人心的艺术,大多数还是安静的。

同学不知道从哪弄了一本关于莫奈的小册子,叫做《爱的永恒》,送给了我,上面有莫奈的生平和许多代表作,最后一页还有一段作者的总结:

“……

睡莲绘制于一九一四年

绘制于第一次世界大战

是他封笔两年后与艺术的重新接触

是莫奈对心中爱人的思念

也是他个人于国家利益交汇的情感宣泄

他把心中对爱人、对国家的担忧、无助、孤独与不安

全部都是放在笔下那朵朵睡莲之中

……”

莫奈的作品,给人的感觉便是安静的。当然,我没有学习过艺术专业,对于绘画更是一窍不通,偶尔浏览艺术作品,也只限于能够区分莫奈、梵高、毕加索之类大家的作品,简单了解他们的生平而已。我只能说出自己在面对那些画作时的感受,它们的确是能让我平静。

记得高一上艺术欣赏课时老师告诉过我们,印象派画家的代表人物是马奈和莫奈,然后特意和我们强调了一下这两个是不同的人,而“印象派”这个名称则来源于莫奈的作品《印象•日出》。那时候的我正处于青春期的鼎盛时期,回想起来,那门课程总是在周五下午进行,印象里教室总是燥热而明亮的,电风扇呼呼地吹着。尽管“艺术欣赏”根本就不能算是一门真正的课程,它只上了半个学期就被英语取代了,但我还是很怀念透过幻灯片模模糊糊地看着这些艺术品的时候,心里难得的一点平静。

因此当我在今天看到画册里莫奈的作品时,一下子就回到了高中的课堂上,胖墩墩的艺术欣赏老师很调侃地讲述着艺术家的故事的场景。尽管我已经完全忘记了高中的数学知识,可还是记得那个只进行了半个学期的课程上,老师告诉我们中国画有很多的皴法,梵高二十七岁才开始学绘画,马奈和莫奈不是一个人,莫奈老年的时候眼睛有问题,所以他的《睡莲》系列的用色才会那么独特。

艺术品应该不仅仅是收藏家、鉴赏家和艺术家们的,它应该属于所有人类。说实话,虽然无法确定莫奈的作品里有没有永恒的爱,不过我还是相信这个小册子的名字起的恰如其分。在我的理解里,这种爱并不是针对某一个人的,也不是针对某一件事的,而是一种拥抱生活的热爱。这种感情通过印象派独特的光影处理展现在我的眼前,使我感觉到安心。

莫奈比梵高幸运的多,他家境殷实,并且在有生之年得到了世界的认可。因此他不会使用强烈的色彩控诉生活的不公,也不会用向日葵和乌鸦表达生与死的主题。在他的作品里,生命就是塞纳河上的流水,是村庄黄昏下的谷堆,是阳光下茁壮生长的睡莲。

在印象派画家中,最耀眼的明星永远是梵高,因为他是一个固执地使用艺术之笔与现实抗争的悲剧人物,他悲惨的命运也昭示了人们对理想最崇高的追求。他的画作充满了不可争辩的生命力,他的结局也符合人们对英雄人物的普遍审美。

但是要在两个艺术家的两种命运之间选择一个的话,我想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莫奈。这是一个充满了爱和平静的漫长人生,他没办法用短暂的燃烧点亮历史,但却用持之以恒的探索揭示了世界。莫奈活了八十六年,他的后半个四十三年,都生活在一个叫维吉尼的小镇,并且最终安葬在了这里。从照片上可以看到,这是一个美丽而平静的地方,我们许多人究其一生,穷尽各种奋斗和努力,无非就是寻求一份平静的生活而已。生活在纷繁复杂而又矛盾重重的中国,在大多数时候,我都实在无法将这种追求具体化。很多情况下,这种生活都只是一种挣扎过后徒劳无功的空中楼阁而已。

在莫奈身上,我看到了梦寐以求的灵魂的归宿。那是一种纯粹属于私人探寻的最终结果。从这个角度讲,“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话说的简直太对了,艺术应该是个人的,艺术品带给每个人的感受也应该是各不相同的。

画家通过笔触描绘世界展现内心,当这种内心的展示与人类在某一个时代的追求契合时,人们便喜欢在这种纯私人的情结上加上各种解读。这些解读正确与否其实并不重要,甚至解读与否都不重要。真正的艺术家,首先必定是对自己生命的意义孜孜以求的人,而其他人的看法绝不会是创作的初衷。将不尊重自己内心的人创作出来的作品称为艺术,我想,这是对整个世界的侮辱。

骆驼的最新更新:

渴望进步的力量 / 2011-05-23 21:54 / 评论数(2)《V字仇杀队》:令人印象深刻的平庸 / 2011-05-12 11:48 / 评论数(6)五月四日思 / 2011-05-05 10:53 / 评论数(1)自求多福的年代 / 2011-04-27 23:21 / 评论数(1)辛亥,不革命 / 2011-04-20 10:59 / 评论数(6)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