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二拍:马云的三句话

支付宝事件持续发酵,其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一家公司内部的股东纷争,甚至也不是契约精神所能涵盖。回头重新去看马云与胡舒立的对话,也许更便于勾画这个事件背后的思维逻辑。而且,由于胡舒立保存着这次对话的全部短信记录,应该可以保证这是原汁原味的马云原话,不会出现转述者的误解,甚至出现“并未讲过”之类的尴尬。

马云的话之一:“我第一次对国家央行有对未来国家安全考虑而敬重。

说实话,这句话我反复诵读了三遍,还是没能深刻领会马云的思想。是说马云过去不敬重央行吗?还是说马云不敬重工信部和广电总局,因为他们没有考虑“未来国家安全”,让一大堆协议控制的企业拿到了牌照?

更进一步的问题是,马云为什么对央行情有独钟,将其架到一个不胜寒的高处,然后不遗余力地赞美之,讴歌之,高帽之,文火慢烤之?央行让中国公民的私人企业控制敏感数据,就是对国家安全负责任?或者,“把支付宝献给国家”这句话不只是马云随口说说?

马云的话之二:“我理解的支付数据的安全是任何国家不会轻易放弃的,是安全问题而不是民族问题。

《新世纪》的后续报道《支付宝考验》,已经给出充分的证据证明,支付宝的业务不涉及“敏感经济数据”,当然更与“国家金融安全”无关。但安全问题常常和民族问题一样,会成为谋取私利的一种很有效的藉口。从汉芯到绿霸,我们见过的不是太少,而是太多。当然,马云不会像汉芯、绿霸那么拙劣。

更引人遐思的问题是,如果支付宝的数据属于敏感经济数据,那么阿里巴巴B2B的出口数据、供需数据,淘宝的产品数据、交易数据,阿里云的数据分析系统,是否更加敏感?因而也更有必要解除“协议控制”?阿里巴巴旗下还有什么业务是不敏感的?马云是在为阿里巴巴的进一步土改准备舆论吗?

马云的话之三:“也许没有一个真正的框架可以让各方完全满足,但最痛的一定是孩子的父母,而不是那些永远想得到更多的人。

“那些永远想得到更多的人”,或许就是马云所说的“股东第三”中的股东。不过,在阿里巴巴还不怎么挣钱,淘宝需要大笔现金去烧的时候,马云是不会说“股东第三”的,那时候的雅虎,宛若天使。今天的马云,习惯性地将股东与客户对立,与员工对立,与经营者对立,并且将其丑化、妖魔化,惟一说得过去的理由,或许就是自2005年以后,马云及管理层不再是阿里巴巴的最大股东。甚至,只要董事会愿意,罢免马云的CEO职位都不是毫无可能的。

“感恩”是马云经常挂在嘴边的词,但这个词越来越无法与股东并存。马云与杨致远、孙正义的“友谊”,也掺杂了越来越多的杂味。马云说他不喜欢政治,但支付宝事件正在把商人马云,变成政治家马云。这或许是“马云的江湖”的又一次重大升级。

我重新翻开那篇对话一查,这对话歪歪斜斜地每叶上都写着“”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篇都写着四个字是“借刀杀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6月20日, 3: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