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家网络媒体在中共一大会址联合宣示: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百度CEO李彦宏代表网络媒体发表上海宣言: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互联网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的动力源泉。到会的CEO有:新浪网曹国伟、搜狐网张朝阳、人人网陈一舟、优酷网古永锵、360周鸿祎等、凤凰网刘爽等。

2、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人就县乡人大代表选举答问,称公民参选人大代表必须严格依法按程序进行,代表候选人由各政党、各人民团体,或者各选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提出。我国没有所谓“”,“”没有法律依据。

3、8日,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在微博上疾呼:“今是高考,唯告学子:要有尊严,别学医!”,以抗议5月30日发生在上海的医生被打事件。

4、谷歌俄罗斯分公司第一副总裁比尔卡兰8日在自己的博客里透露,谷歌公司决定停止www.google.kz的搜索服务,放弃在哈萨克斯坦直接经营搜索引擎。

5、哈药总厂近日被曝光其厂区周边硫化氢气体超标千倍,污水排放口色度超极限值15倍,废渣处理也不达标。值得注意的是,媒体近年来已对其污染问题进行了多次曝光,但均收效甚微。而哈药总厂广告投入是环保的27倍。

6、中国第一份以“摩天大楼”数量来衡量城市竞争力的研究报告“2011中国摩天城市排行榜”日前问世。报告称,当今中国正在建设的摩天大楼总数超过200座,这一数量相当于今天美国同类摩天大楼的总数。未来三年,平均每5天就有一座摩天大楼在中国封顶,5年后将达到美国的4倍。

7、7日,广东高考语文刚开考作文题即现现身微博,引起了热议。8日晚,广东省教育考试院披露:经查实,这是一起不法人员利用手机进行考试作弊的行为,27人将被取消成绩。

8、东莞市欲涨水价,物价局发布了征集听证会参加人的公告,然而截至6月7日(即最后一天),未收到任何市民的报名。有市民表示,不愿参加“走过场听证会”。

9、《太阳报》报道,在车祸中失去17岁女儿的一对英国父母告诉法官,如果20岁的肇事者利德尔满足3个条件,他们将原谅他。这3个条件是:让自己的生活有意义,用手、头脑或心灵去做一些伟大的事情;做足球教练、童子军领队或者志愿者帮助儿童;讲述车祸真相。利德尔已承认因粗心导致17岁女孩瑞贝卡被撞身亡。

10、河南省信阳市纪委特别制定了《公务接待费限额管理规定》,并于6月1日起执行。《规定》要求,在本市范围内公务接待活动中,只能抽河南烟喝本地酒,而娱乐休闲场所消费票据不得入账报销。

11、当地时间7日,搜救法航2009年失事的447号航班的工作人员停止了遇难者遗体及飞机残骸的搜寻工作。消息说,127具遇难者遗体被打捞出水,剩下101名遇难者“永远长眠海底”。

12、2008年“婴幼儿奶粉三聚氰氨”事件30万患儿后续治疗费用赔偿基金情况近日遭到媒体质疑,中国乳协通报11.1亿赔偿金赔付情况,称已有27万名患儿家长领取赔偿金。但死亡赔偿等关键问题未有清晰账目。

13、进入5月中旬以来,中国内地每天报告手足口病发病病例都在1万例以上,其中重症病例数和死亡病例数也在快速上升。专家预测,6、7月份手足口病发病还将持续高发,疫情防治任务艰巨。

14、包括北京、上海、河北、广东和浙江等地多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已经组成维权律师团,目前正在向投资者征集授权委托,五粮液正面临着一场可能成为A股有史以来涉案范围最广、金额最高的证券市场民事损害赔偿诉讼。

15、中铁联集郑州中心站办理集装箱业务给“黄牛党”加价标准是:每个20吨的集装箱加300元,40吨加600元。据悉,每月仅发送20吨的集装箱就3000-4000个,可以想象“黄牛党”获利之巨。这些“黄牛党”都来源正宗铁路系统。

16、世界银行7日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写道,中国、印度和巴西等最大发展中经济体已达产能极限,当局应加速收紧利率、削减政府支出,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应升值本币。

17、肖锋《谁在中国过好日子?》:温家宝曾说:“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19世纪是耻辱时期,20世纪是恢复时期,21世纪将成为展现我国风采的时期。”国民的风采比国家的风采重要得多。没有国民的安康,岂有国家的安定?以人为本,以国民为本,而不是以国家面子为本。一个个体深感失败的国家难称大国。

18、信孚导师张鸣《官员万能还是权力通吃?》:在这个世界上,有权在手,已经是最了不起的事了。做了高官或者高管,威风凛凛,所有人都哈着,出门警车开道,小民避让,飞上天也头等舱,优先起飞。还要把所有的荣誉,包括院士都拿走。演员牛了,就要导,还要唱,一定要两栖,三栖而后止。没想到我们的官员也是这样,做了官员还不知足,还非要做学者,而且是大学者。既懂管理,也懂经济,还明白工程学,还作诗,都是万能的全才。

19、《谁把药家鑫变成了凶手》:现如今的中国高校,早就变成了“山寨版的衙门”,还是官商勾结的那种。在他们那里,自然是帽子(官位)、票子(金钱)、车子(人脉)、杯子(奖项)、片子(知名度),五子登科!你说你是我的学生?对不起,没有四千万,不要来见我!显然,这是一种完全没有人性的教育,因为其中只有“材”和“器”,没有“人”!结果怎么样呢?没成“大器”,倒成“凶器”了!

20、光明社社论《请教育部放南科大一马!》:放南科大一马,并不意味着对南科大一类的高校放任不管,而是要根据其特点,允许其试验,允许其走与以往不同的新路,宽容其失误,宽恕其犯规,使其不待加鞭自奋蹄,为中国高等教育增添新花色。总之,道理明摆着,如果一马都不放,何来万马奔腾?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