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川前反贪局长冉建新猝死之谜——曾留绝笔求助于中纪委

 

利川前反贪局长冉建新猝死之谜:曾留绝笔求助于中纪委
冉建新生前照片。 家属供图

 

利川前反贪局长冉建新猝死之谜:曾留绝笔求助于中纪委

    以今日6月8日记,前晚,家属公布了据称藏于冉建新棉衣的一份材料。冉建新在材料里讲述自己“双规”期间的遭遇及种种疑点。家属供图

 

    ●巴东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和直接参与办案检察人员被停职接受调查

 

    ●死者棉衣传书称与利川市纪委书记多次起冲突,后者扬言“收拾他”

 

    继2009年邓玉娇事件后,湖北省恩施州巴东县再陷舆论漩涡。

 

    上周六,原湖北省恩施州利川市都亭办事处书记冉建新在巴东县检察院提审期间猝死。

 

    巴东官方称,冉建新利用职务之便,在征地拆迁、工程发包中为他人谋取利益,涉嫌受贿犯罪。纪委移交此案后,恩施州检察院依法指定巴东县检察院管辖。上周六,巴东县检察院在提审过程中,办案人员发现冉建新身体不适,送院后不治,死亡原因正在调查中。

 

    6月5日湖北省人民检察院调查组进驻巴东后,冉建新死亡事件调查工作立即全面展开。昨日,组织办理冉建新一案的巴东县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局长曾正平和直接参与办案的检察人员,被停职接受调查。

 

    这半年来,游小玲日夜盼望丈夫归来。她与冉建新结婚21年,夫妻情深。

 

    妻子近8个月没见到丈夫

 

    “因为只有批捕了,律师才能与他见上一面。”游小玲说,她已经将近8个月没有见到丈夫,也没有他的具体信息。一切都不明不白。

 

    2010年11月12日上午,利川市滨江路接线工程现场,冉建新接到利川市纪委副书记向贤忠电话,通知他到纪委,向找他谈话,要求其去警示教育基地,就“三违”治理工作中的相关问题做说明。

 

    利川警示教育基地是利川纪委“双规”当地官员的场所。13日,冉建新被宣布“双规”。

 

    “三违”是指“违章指挥,违章操作,违反劳动纪律”的简称。都亭办事处是利川市中心区域,“三违”治理工作系重中之重。据当地媒体报道,都亭办事处“三违”治理多次受到利川市纪委书记李伟的点名批评。李是利川市“三违办”负责人。

 

    从那以后,游小玲偶尔接到陌生电话,被告知丈夫的下落。冉建新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但相关部门始终没有给出明确说法。

 

    2011年2月15日,游小玲被通知,冉建新被带到恩施州纪委警示教育基地。

 

    2011年5月14日,游小玲又接到巴东检察院一名赵姓工作人员电话,对方称,冉建新已被移交至巴东检察院,正式刑拘,现羁押在巴东看守所。

 

    5月26日,利川市人大常委会开会通过关于同意刑拘冉建新、批捕冉建新的两个文件。

 

    按照相关法律程序,检察机关在对犯罪嫌疑人刑拘后7日内必须作出批捕与不批捕的决定,而在作出刑拘、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24小时内必须将通知书送达家属。但冉家人称,其间从没接到任何正式的法律文书。

 

    6月1日,家属正式委托律师,欲与冉建新见面。游小玲致电赵某,询问丈夫案件已经走到哪一步?能否请律师介入?

 

    赵某表示需要请示领导。这需要时间,游小玲等待中。

 

   
政法委书记最终同意摄影摄像

 

   
,1962年出生,生前曾任利川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利川市反贪局副局长、局长,利川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利川市司法局局长,利川市都亭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主任。

 

   
上周六晚上8点左右,游小玲接到罗芳英打来的电话。罗是利川市检察院技术部门工作人员,与冉家关系甚好。尽管工作岗位屡次调整,这些年来,冉建新一家还是住在利川市检察院家属区。

 

   
“她让我收拾洗漱用品和衣服去巴东,冉建新病重。”游小玲说,利川市检察院派了一辆专车送她。除罗芳英,同行的还有冉建新大哥冉建利,原利川市检察院党组书记陈建平。当晚12时许,他们抵达巴东检察院。

 

   
“检察院大门口守了很多人,都身穿便衣。”游小玲说,她被带到巴东检察院一楼的一间办公室,巴东县委政法委书记吉德平在那里等她。

 

   
“他说冉建新6月1日由看守所提往检察院,持续4日后,身体不适,心脏病猝死。”游小玲说,她要求查看巴东检察院提审丈夫的录像,但遭拒绝,“他们说录像设备坏了。”

 

   
当游小玲一行出发不久,冉建学也从利川动身,他是冉建新的三弟。

 

   
其实,冉建新猝死一事在上周六晚上已经传回利川,并为冉建学所获悉。他直奔巴东人民医院。有内部人士告诉他,冉建新遗体就存放在那里。

 

   
6月5日凌晨1时许,冉建学赶到巴东人民医院8楼,“死者七窍流血、全身淤血多处外伤、背部还有多处被烧烫伤痕”。“床单等也收拾得很干净”。

 

   
冉建学欲拍照取证,但被现场“20多个便衣阻止”,双方为此发生撕扯。惊动了医院许多患者与家属。一名患者家属说,冉家人与便衣争吵了近两个钟头。

 

   
最终,凌晨3时许,冉家人与吉德平对话,吉同意摄影摄像。冉建学拍下了一组照片,并上传至网络,各大论坛转载。

 

   
照片触目惊心。冉建新猝死一事被外界知悉。

 

    尸检结果将在20天内公布

 

    经协商,冉建新家属与巴东检察院一致同意延请华中科技大学医学院法医学系主任刘良教授负责尸检。

 

    刘良教授是中国法医学会法医病理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司法鉴定业协会法医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导,曾参与过湖南湘潭女教师黄静裸死案、湖南武冈副市长自杀案的法医鉴定。

 

    昨日,刘良教授一行返回武汉。据悉,尸检结果将在20天内公布。

 

    当天参与尸检的一名警方人员称,据初步判断,“冉建新是脑水肿压迫性神经死亡,并非遭钝器击打致死。”

 

    当地坊间传言,冉建新实则6月3日已经送至巴东人民医院且不治身亡。

 

    巴东人民医院急诊科记录显示,上周六下午2点59分,值班人员接到巴东检察院电话:一男子需要抢救。冉建新被120急救车接回后,送入巴东人民医院8楼内二科。内二科主要负责心血管、内分泌及血液系统疾病的临床诊治工作。

 

    多名患者及家属均证实,冉建新系上周六下午送至医院抢救。

 

    负责抢救冉建新的医生是内三科主任邓秀炳。据医院资料介绍,他擅长诊治高血压性脑出血、脑血栓、头痛、颈椎病、腰椎病、脑膜炎,及周围神经系统疾病。

 

    谭红艳也被紧急通知来院参与抢救。她是内二科护士长,当天周六,本在休息。抢救过程一阵慌乱,吸引了多人围观。

 

    “我看到他(冉建新)的脚还在动。”一名患者家属说,情景十分吓人,她没有多看,很快离开。

 

    官方通报称,当天16时30分,冉建新经抢救无效死亡。

 

    内二科病人为何由内三科医生救治?冉建新入院时情形如何?昨日上午,邓秀炳办公室大门紧闭,在电话中,他称近几日下乡,抢救冉建新的详情他不愿多谈,匆忙挂机。谭红艳则称抢救过程都已写成书面材料,上交医院,她不能多说。

 

    巴东人民医院拒绝了冉家人要求查看入院记录、病历等要求,称要等联合调查组调查之后才能公布。

 

    “绝笔”称求助于中纪委和省纪委

 

    事情再起波澜。前晚,冉建新家属公布了一封信件,他们称系冉建新绝笔。游小玲说,丈夫去年年底被“双规”时身穿棉衣。今年5月16日,利川市纪委通知她去警示教育基地领回冉建新衣物。5月30日,她在丈夫棉衣口袋发现9片滚筒卫生纸,上面写满文字。

 

    知情者称,“双规”官员衣物还送时,均会被纪委工作人员搜查。冉建新此份材料能顺利送出,全系利川纪委内部人员帮忙。冉在利川政法系统耕耘多年,人脉甚广。

 

    据这份材料显示:冉建新自称与利川市纪委书记李伟在工作中屡次发生冲突,后者对其很不满,扬言“收拾他”。他曾多次主动讲和,不为李伟所动,终酿祸端。

 

    冉建新在材料里尽诉自己“双规”期间的遭遇以及种种疑点。他最后求助于中纪委和省纪委,还其清白。

 

    对这份材料的真实性,游小玲坚信不疑,确为冉建新笔迹。但为何发现后,没有及时上交上级部门?她称因牵涉省、州纪委部门,兹事体大,一度抱观望态度,静观事变,没想到丈夫突然丧命,才被迫公之于众。

 

    目前,李伟正在武汉学习,没有回应此事。昨日下午,这份材料已经提交至恩施州政法委书记李云开手中。

 

    据李云开透露,组织办理冉建新一案的巴东县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局长曾正平和直接参与办案的检察人员,被上级检察机关停止执行职务,接受调查。但更多问题,他没有正面回答。

 

    几天来,巴东检察院新闻发言人、政治处主任李清一直回避回应此事。巴东看守所相关负责人也拒绝接受采访。

 

    6月5日,冉家人在巴东县检察院门口搭起灵堂,要求“严惩凶手”。巴东县警方在检察院所在街道实施了交通管制。

 

    据利川市多名官员透露,冉建新猝死后,利川市两次召开干部大会,禁止议论此事。

 

   
家属存疑

 

   
“送医院前人就死了”

 

   
“冉建新并不是死在医院,在送到医院之前就已经死了。”

 

   
6月5日,南都记者电话采访到人在巴东县殡仪馆的死者堂弟冉红斌。他当时情绪激愤,连线时几度哽咽,泣不成声。

 

   
冉红斌说,上周六晚上大约9点钟,家属接到巴东县检察院的通知,“他们说冉建新病重,让赶紧过来一下”,家属忙从利川市赶到250公里外的巴东县,到县人民医院后才知道冉建新已经死亡。

 

   
“我们没有看到医院的任何东西,没有死亡证明。我们要求医院开具死亡证明,但医生让我们找检察院。医生说,冉建新在送到医院来之前就已经死了,人不是死在医院,所以不肯开死亡证明。”冉红斌说。

 

   
据冉红斌介绍,冉建新曾是利川市人大代表,去年冬天突然被利川市纪委人员带走。“带走的原因,他们说冉建新贪污受贿,当时说是双规。但我们家属认为是莫须有的罪名,说穿了就是得罪了利川市某些领导,属于打击报复。”

 

   
冉红斌说,“从被带走,到现在有六个月了,我们家属再也没见过他,后来刑事拘留也好,逮捕也好,也都没有通知家属。”

 

   
“身背血疤疑被电击”

 

   
“七窍出血,全身都是伤,有一只眼睛始终是睁着的,到现在还没闭上。”冉红斌这样描述在巴东县人民医院看到的堂兄尸体。

 

   
“我们刚到医院时,身上还看不到一处血迹,全部洗干净了的。但是人有内伤,血后来从鼻孔自然流出来了。”冉红斌说。

 

   
6月5日清晨5点20分左右,冉红斌拿一部数码相机拍下了冉建新的尸体。其中一张头部照片显示,冉建新左眼闭合,右眼睁开;鼻孔里淤着血迹,嘴角一条流出的血痕,头部左侧的白色床单印有一大块红色血斑。

 

   
另几张照片显示,冉建新背部、腿部、前腹部除大面积尸斑淤青外,还有几处明显颜色较深的紫褐色血印,其中背部沿脊骨从上至下,排列一串共4个暗红、发黑,非常醒目的圆形瘀疤。

 

   
冉红斌说:“我们家属里面也有懂法医的,他背后的伤特别深,特别明显,我们怀疑那是被电击过后留下的4个疤痕。很显然他曾受到过酷刑。”

 

   
“肯定是被打死的。”冉红斌不断重复他的质疑,“要不然他背后和全身的伤是从哪里来的?”

 

   
据冉红斌介绍,堂兄冉建新一家三口人,除了妻子还有一个20岁左右的女儿,去年刚到武汉上大学。在得知父亲消息后,女儿当天也从武汉赶回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