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6时,首尔火车站附近几乎没有人走路。我照样穿着运动服出去跑步。特别冷,双手都冻得没感觉了,两只耳朵好像也冻得要掉下来了。跑到青瓦台,本要跑90分钟,结果实在忍受不了,60分钟就停下来,回到酒店。打开电视看天气预报:“今天是20年来最冷的一天,零下18度。”怪不得……

我第一次去韩国,1月中旬在首尔呆了1周,主要跟韩国决策者及智囊们就朝核问题交换看法。韩国才是朝鲜问题的当事者之一,另外一个自然是北朝鲜。美国、中国、、俄罗斯等在朝鲜半岛事务上顶多是“配角”,虽然大部分时候这些“大国”玩弄权力政治,欺负该半岛南北的同一个民族,使她维持现状,继续分裂。这是历史的惨痛。

离开韩国的那一天,我去了 ……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