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 | 加藤嘉一:亲历日本地震

11日,一个平常的下午,我正在东京都中心的赤坂Biz Tower22层开放式的咖啡厅会议室开会。最近,我回日本的机会比较多,对忙碌而有序的东京工作节奏,已经比较熟悉了。那天下午也跟平时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坐地铁,出来之后在一楼前台申请,然后进楼。周围也很正常,没有人说:“今天一会要发生地震,要小心。”其他的东京上班族带着平常心,各忙各的。

我在日本某家企业对华战略的会议上,也跟平时一样,强有力地主张自己的想法,根本没有注意周围环境,更没有想到发生地震。说着说着,坐在沙发对面的伙伴突然对我说:“加藤先生,地是否在摇?你先停下来,等等。”我说:“噢,是么?没事,东京发生地震不是很正常吗?而且,这里是新盖的高楼,感觉很摇晃,没事的。”

我们坐着不动,等着摇晃停下来。等着,等着,好像越来越晃。伙伴说:“噢,这不是一般的地震,很大呢,很大呢,哦,哦,越来越大了,咱们去找安全的地方吧!”。确实如此,这可不是一般的地震。我来自自然灾害频繁发生的伊豆半岛,却从未经历过这么厉害的摇晃。出了很多汗,焦虑地说:“嗯,嗯,是啊,这个很大,该怎么办?到旁边那张长桌子下面躲避吧?这里太开放了,周围有太多东西,危险啊!”

我们坐着的沙发右边有个小图书馆,后边是咖啡厅前台,左边有其它桌子,很多该公司的员工也在开会,很着急,有的人还大喊。摇晃越来越大了,感觉没那么快停下来,我们就决定挪到更加安全的地方。

我们从小学直到高中,每个学期都要参加各所学校和地区举办的防灾训练,经历了12年。假设地震发生,我们该怎么办,第一做什么,第二看哪里,第三怎么办。至少训练过30多次,不经思考也明白该怎么应付。首先要熄火,地震和火灾往往是离不开的,地震造成火灾是必然现象,必须刻意防止。第二,若可能,要尽量出去,屋子里很危险,楼上的东西掉下来,房屋倒塌,你埋在里面就完蛋了。在此过程中,你也要尽量戴上安全帽。第三,如果你没法出去,就躲避到桌子或椅子下面,冷静地等到摇晃停下来。然后,跟周围的人合作,手拉手,心连心,从非常出口走到外面。日本每一栋楼都有为非常时期紧急使用的消防通道。我突然想起小学的老师在防灾训练课时跟我强调的话来:“你到了陌生的楼,首先要确认消防通道,无论多忙碌着急,你不能忽略这个过程,后果自己承担噢。”

我在脑子里整理了一遍自己即将要做什么。我这没火,楼里是禁烟的,只有后面的咖啡厅用火,我向在咖啡厅工作、显得相当着急、害怕的女员工们大喊:“喂,你们没事吧?别着急,有没有熄火?你们赶紧熄火哦,把所有火电停下来!然后,去旁边的长桌子躲避,你们那里很危险,东西要掉下来了,快点!”

这里是22层,现在出去已经晚了,不可能,电梯也停了。地继续在摇晃,时间很长,这次地震真的是大了。我们判断,只能在这楼里找安全的地方,躲避一阵子。我决定先到咖啡厅,把吓得已经不能动脚的两个女孩子拉过来一起躲避。我走路都走不好,姿势很不稳定,地在摇,尽管那是新盖的高楼,耐震措施是比较完备,但感觉特别摇晃。
忽然间,咖啡厅里面放着餐具的手动推车向我冲过来,撞到腰部,眼看着上面高级的大灯也掉下来了,差点砸到我的头部,幸亏避开了,否则恐怕没命了。我的腰,很痛。到咖啡厅那一侧,我拉着两个女孩子的手(她们应该是边上大学,边打工的),向原来的长桌子下面跑过去。

跑到桌子旁,立即蹲下,躲到下面,始终保护着头部。我们没有找到安全帽,所以用一些硬的本子、电脑等有意保护着头部。等着等着,从桌子下看旁边图书馆,书柜里的书全都被弄出来了,书柜都倒了。几个大灯都掉下来,声音很大,楼上楼下感觉都是一个样子,一些女生大喊,惊讶害怕。我没有说话,坚持等着地震停下来。至少等了20分钟,因为余震不停地发生,还不小。

等待的过程中,大厦的管理人播放指令说:“各位工作人员,大家好。刚才,东京发生了规模较大的地震。此楼的耐震措施是完备的,请大家放心,楼里是很安全的。电梯已经不能使用,暂时请找到安全的地方,耐心等候。”广播人员断断续续,至少播放了10次。我们听到这些话,心里感觉靠谱一些。

过了一小时左右,虽然我们没有彻底放松,但感觉好了一些。那层楼没有电视,但听说岩手、宫城等东北地方的灾害很严重。我那里也有亲戚朋友,把手机拿出来,试图打电话问候一下他们的安全。但发现线路不通,周围人都一样,电话线路断了,或者此刻要打电话的人太多了,线路忙得失控。我尽可能搜集地震有关信息,了解目前的状态,到底在哪里是震源地,发生了多大规模的地震。旁边的人说:“好像东京的震级为5-6级,东北那边是8级以上。”我反应说:“8.0级!?那相当危险了,而且那边是海边,海啸怎么样?”

这样过了2个小时左右,电梯依然停开,我们没有出去,但也不可能正常工作。一边搜集信息,一边试图打电话,或跟周围的人商量如何出去,如何回家等问题。我到有电视机的楼层,看到东北地方的灾害相当严重,尤其海啸吞并一个小镇的那一画面让我们震撼。整个小镇都没了,住宅、汽车等就像多米诺一样一个一个地被海啸淹没,强大的自然灾害面前,人类为建立社会所付出的血汗相当脆弱。我无言,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一场面。

大厦管理人员又做了一次播放说:“各位请注意,居住地点离公司不到5公里的员工,请走路回家,其他员工请暂时不要离开。”听到此广播,有一些人收拾东西,带着安全帽,从消防通道的楼梯下去,纷纷回家。但一批人没能回家,在东京市中心上班的人往往住在郊外或比较远的地方,离公司20公里、30公里、甚至50公里,是相当正常的。

电话一直打不通。地铁全停了,火车也停了。道路都被封了,有出租车,但此刻当然是供不应求,几百人,几千人排队等出租车,不可能等上的。我本来跟公司的领导有个约会,晚上7点一起吃饭。幸亏是在同一楼上班的领导,否则根本没法联系上。6点时,我跟领导打招呼,带着安全帽,走到目的地,走了大概5公里。周围全是带着安全帽的上班族,排成一队,像蚂蚁一样,有序地走路回家。

那一场景格外令人深思。在这样无法取得联系,无法坐上交通车,许多道路都被关闭的严峻情况下,没有人抱怨,安安静静地走路,大家走得相当默契,没有乱,只有完美的秩序。地乱了,心却不乱。硬件失控了,软件依然平静。我跟领导产生共鸣说:“日本国民还是比较冷静的,大家都不乱,此刻互相帮助,耐心走路回家。没有人抱怨,只是偶尔互相喊一下鼓励的话而已。
很多店关门了,但我们的目的地没关门。我们晚上8点到店里,吃饭吃到10点多,然后出去。外面的场景跟几个小时前根本没有发生变化,人甚至更加多起来,有序起来。路上充满车流,却不动,我走到地铁,依然关着,电话也打不通。我跟领导分手后,一个人走着走着,自己住的酒店很远,大概20公里左右。我也跟其他人一样,不多幻想,耐心走回住地。偶尔发生余震,断断续续,但感觉到高峰已经过去,没有放心,却抱着平常心,慢慢回家。

偶尔跟旁边走路的人交流,共享遇到出生以来首次这么大规模地震的感受。东北地方同胞们面临的问题更严重。可整个晚上,电话一直打不通,直到半夜3点多,地铁才慢慢恢复,大部分线路,火车,包括新干线等依然停开,直到第二天、第三天才逐步地恢复下来。当然,去往东北地方的铁道始终暂停营业,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很少遇到电话打不通,交通中断,没有食品的状态,简直回到原始时代的无人岛似的。到便利店,也几乎没有东西能买得到,全都卖光了。每栋大楼的房东都担心火灾,所以命令下面的所有店,下午就暂停营业。

我一步一步地走,没有疲倦,抱着平常心,却不放松。路上,尤其在地铁站附近看到了许许多多在外面睡觉的人,年轻的,中年的,高龄的,男的,女的,还有一些外国友人。在日本,人们把这叫做“野宿”。我对东京的路不太熟,边走边问周围的行人。大概半夜3点,才回到酒店。酒店大厅变成人海,外面还是很冷,没能回家的居民到酒店避冷,酒店方面也没有拒绝。这是处于紧急情况,不在乎这里是谁的,大家一起携手,共同渡过难关。这种场面,在大都市东京很少遇上,突然感到很温馨。

电梯当然停着,我从消防通道的楼梯走上去,走到我住的房间,又是22层……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6月10日, 9: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