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中,中国高速传媒控股有限公司(CCME,简称高速频道)曾经像是一颗小小的明珠。

凭借高调宣称的快速增长和在中国城际巴士车载电视销售广告的巨额利润,高速频道吸引到了许多大牌投资者数亿美元的资金。去年6月,公司在纳斯达克市场(Nasdaq Stock Market)上市,其首席执行长敲响了开盘钟。

如今,高速频道陷入一团糟。投资者对其业务规模表示担忧,对公司审计存有质疑,经历动荡不堪的几个月后,公司股票在纳斯达克停牌。

公司涉嫌误导投资者,遭到投资者的质疑和监管机构的审查。还有十几家中国公司也有同样问题,暴露了令美国监管机构担忧不已的漏洞。

公司的审计机构是德勤会计师行(Deloitte Touche Tohmatsu)。根据高速频道一份经过德勤核实的监管文件,德勤在3月份辞去了高速频道的审计职务,说它对许多问题有担忧,包括“可能的未披露的银行账户及银行贷款”,以及“有关某些广告公司/客户及巴士运营商合法性的问题”等。

德勤还说觉得自己“无法再……信任管理层的代表”,并对高速频道董事会做出的“可靠财务报告”的承诺“失去了信心”。

高速频道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提交的文件中说,它“认为自己正在着手解决”德勤提出的这些问题。

Dinny McMahon/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乘客在乘坐一辆带有高速频道车载电视的北京机场大巴。由于投资者对其业务规模表示担忧,对公司审计存有质疑,高速频道的股票已在纳斯达克停牌。

同样是在3月,史带国际有限公司(Starr International Co.)在美国特拉华州联邦法院向高速频道提起诉讼。史带是一家由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 Inc.)前首席执行长格林伯格(Maurice “Hank” Greenberg)管理的保险和投资公司。在诉讼中,史带声称在10月份购买高速频道1350万美元股票是受到了高速频道新闻稿和SEC备案文件的误导,史带指称这些新闻稿和文件反复夸大高速频道的收入及其业务规模。史带未说明是如何知道这些公告是不准确的。

史带还说就高速频道在2010年1月接受史带3000万美元投资的协议在香港对其提起了仲裁程序。

4月,史带又在特拉华州法院向高速频道提起诉讼,指称后者未能提供史带要求的某些账簿和记录,违反了特拉华州法律。

高速频道对两起诉讼均尚未做出答辩。

3月,高速频道股价下跌50%,导致其市值减少近4亿美元,之后其股票交易被暂停。5月19日,高速频道说纳斯达克已经决定将其股票摘牌。

高速频道股票在场外交易的价格为1.70美元,按这个价格计算,包括所有认股权证和优先股的转换在内,史带投资高速频道的股票估值约1,100万美元。今年1月27日,高速频道的股价近23美元。

高速频道否认批评人士的言论,指责空头(股价下跌时赚钱的投资者)围攻其股票。该公司今年5月初说,已委托国际律师事务所欧华(DLA Piper)调查那些针对自己的指控。该律所发言人拒绝置评。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目前正在调查通过“反向合并”或“反向收购”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的会计和信息披露等问题,凸显出证交会对此事的广泛关注。这种以“后门上市”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向投资者披露的信息要远远少于通过传统方式在美IPO的中国公司。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投资者教育和宣传部门的负责人朔克(Lori Schock)周四不客气地警告说,鉴于这些潜在风险,投资者在考虑投资反向并购公司的股票时,应特别小心。

《华尔街日报》上周报道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在调查部分中国公司的美国审计方,调查结果有望作为执法的事实依据。

高速频道发言人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曾联系过该公司的审计委员会和律师,但没有透露具体的联系时间。该发言人说,高速频道计划将公司内部调查结果上报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该委员会拒绝置评。

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U.S. 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的一项调查发现,2007年初至2010年3月期间,有159个中国公司通过反向收购在美国上市,其数量几乎是同期通过传统方式在美IPO的中国公司的三倍。虽然大多数反向收购的公司规模较小,但若加总在一起,它们的影响不容小觑。调查覆盖的这些公司2010年3月的总市值为128亿美元。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专员阿奎拉(Luis Aguilar)说,虽然这些中国公司里,大多数可能都是合法企业,但事实证明,其中有越来越多的公司都出现了重大会计缺陷或明目张胆的欺诈。

其它几个反向收购的中国公司也被暂停股票交易或摘牌。

反向收购公司总计有数十亿美元的市值就此蒸发,这些公司受到投资者、审计方和做空者的批评。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处罚这些公司的能力有限。反向收购属合法行为,而中国并不在该委员会的管辖范围内,所以它无法从中国传召相关文件资料和人员。由于反向收购公司的资产和大多数高管都位于中国国内,美国即使做出针对这些资产和高管的决定,执行起来也会受限。

高速频道主营娱乐节目的编制,并销售巴士车载视频上的广告位。其业务最初限于城际大巴。高速频道首席执行长发言人表示,公司业务后来拓展至机场快线巴士,于是开始考虑在美国筹集资金,但金融危机阻止了其IPO计划。

2009年10月,该公司通过反向收购,在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NYSE Euronext)旗下的美国证券交易所(American Stock Exchange)上市,立即就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4,600万美元的资金。

不过,由于该公司出色的业绩,卖空者开始产生怀疑。在去年11月公布的三季度收益报告中,高速频道的资产回报率远远超过了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三大广告公司,比排在第二的公司高出了三倍。其他公司的目标受众为白领,而高速频道安装广告屏的长途巴士乘客却多为较不富裕的学生和农民工。

然后,问题开始暴露出来。今年2月初,做空该股的三家投资者就该公司发表了负面报告。三家卖空者都说,自己是独立行动的。其中之一Muddy Waters Research的报告获得了特别的关注。报告称,高速频道向投资者宣称自己的网络涵盖27,200辆巴士,而实际不到所说的一半。高速频道否认了这一说法。

Muddy Waters与高速频道之间的口水战难以核实,从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无法获得有关巴士登记的官方公开信息。

《华尔街日报》试图联系上海巴士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据高速频道说这家巴士公司是其最大的合作伙伴之一。高速频道首席执行长程征在2月份公司网站上公布的一封信中说,与上海巴士实业集团签有合同,在后者1,892辆城际巴士上安装有高速频道的广告屏。

2009年,上海巴士实业集团分成两个名字不同的实体,该公司随之不复存在。该公司的运输业务被注入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

高速频道一位姓李的发言人说,现在与高速频道签有合同的是上海巴士公交(集团)。在记者反复要求高速频道首席执行长置评后,该公司4月份安排了一次采访。采访中,李姓发言人说,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旗下的20多家子公司大部分都与高速频道有合作。

据上海巴士公交(集团)办公室的吴姓副主任和另外两名员工说,该公司运营着数千辆同城巴士,不过只有一家子公司运营城际巴士。该公司城际巴士子公司办公室管理人士刘德庆(音)说,该子公司只有约800辆车,而且与高速频道没有合作。

高速频道发言人说,该公司与上海巴士公交(集团)的多个子公司有业务往来,欧华律师事务所进行的内部调查的结果将证实它此前的说法。

《华尔街日报》最近探访了一个由上海巴士公交(集团)运营的、上海最大的长途汽车站之一。期间,三辆停靠在那里的巴士都未装有高速频道的广告屏。而是由司机决定巴士的硬盘中播放什么。

车站副站长王辉(音)说,你会发现每辆车各有一套不同的影片。

高速频道李姓发言人说,该公司目前对自身在美上市的方式产生了疑虑。他说,我们从来没有想到采用这种方式上市会以投资者的信任为代价。

Dinny McMahon

(更新完成)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本文涉及股票或公司
NASDAQ OMX Group Inc. (The)
总部地点:美国
上市地点:纳斯达克
股票代码:NDAQ
Deloitte Touche Tohmatsu International
总部地点:美国
股票代码:DLTE
中国高速频道
英文名称:China MediaExpress Holdings Inc.
总部地点:香港
上市地点:美国场外交易粉单市场(Pink Sheet)
股票代码:CCME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