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5.31-6.7)

No.1 “救助”作为文明的尺度

《经济观察报》,2011年6月3日,作者:

(原文摘编)韩群凤养活自己的脑瘫儿双胞胎13年之后,终于再也无力支撑,喂安眠药之后溺死两个孩子然后自杀。她被救下来,送上法律的审判台,但聚光灯下被审判的不是这位可怜的母亲,而是背后的冷酷。

对一个母亲来说没有什么惩罚比她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更痛苦,她可能永远也走不出内心的阴影。不光是她,还有全国五百多万个家庭都在承受着脑瘫患儿带来的痛苦,其中大多数没有医疗保障。

这是一个不完美的世界,疾病、地震、洪水、战争等等苦难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历史。但也正是这些苦难的存在才彰显了幸福的含义:有了残疾,我们才知道什么是健康;有了痛苦,我们才知道什么是幸福。那些残疾者、痛苦者是在为我们健康者、幸福者而担当,作为相映相依的共同体,我们有义务帮助他们,帮助他们就是在救赎自己。

这是一个国家的文明尺度。在文明的时代,我们必须明白,强者与弱者,穷人与富人,残疾人与健康者,我们彼此相依。

一个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是文明的重要标志,我们不应抛下韩群凤和她的孩子,不应抛下任何一个人,无论他们是这个社会多么沉重的负担。当我们的国家越来越有钱了,浩大的政绩工程对于很多无助的弱者来说,这一生一世没有意义。野蛮的丛林法则正在远去,我们的目光开始转向贫弱的无助者,而每一次悲剧的聚焦,都是一次泣血的呐喊,在通往公平正义的道路上,我们走得还嫌太慢了。

【推荐理由】比死亡更可怕的,就是这样一种无助的绝望。任何一个现代文明国家,都无法容忍也不应该坐视“韩群凤悲剧”的发生。社会救助制度,其实是文明社会的底线。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保障的完善无论如何不该比GDP慢,因为如果说GDP是在筑坝,那么那些类似韩群凤的悲剧就是这大坝身上不起眼的裂纹,它们不起眼,但多了却足以致命。

No.2 建立食品回溯体系刻不容缓

《广州日报》2011年6月4日 作者:李龙

(原文摘编)在食品安全事件屡有发生之际,建立食品回溯体系已是刻不容缓。

欧盟在2002年就规定,涉及食品生产,每一个企业必须对其生产、加工和销售过程中使用的原料、辅料及相关材料提供保证措施和数据,以确保其安全性和可追溯性。这种强制性的回溯功能对产品的全部环节进行无疏漏的跟踪,一旦出现问题,只要一扫条形码,马上即可查明,究竟是哪一种原料在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这样可以更好地保护消费者权益,而对食品经营者来说,也可以厘清不同利益方的责任,在谁的链条上出的问题,就由谁负责。

其实在北京奥运期间,北京也曾经建成了奥运食品回溯追查体系,只需在系统终端输入食品条形码,即可回溯查询食品的生产商、运输商、经销商等相关信息,认定责任。从这个意义来说,建立食品回溯体系的技术条件中国已经具备。

台湾许多商家为自己的产品制作“产品履历”,让消费者通过产品的条码了解制造过程中的清洁记录、成品存放记录、成品检验记录,还可清楚追溯了解原材料的检验记录、入库记录及储存记录等,经验值得借鉴。而陷入“瘦肉精”丑闻中的济源双汇近日复产,公司表示猪都是从其他“较为健康的区域”收取的,“头头检验”,但在缺乏食品回溯体系的前提下,仅凭一个曾经出过问题的企业承诺,能否换来“放心肉”,还真成问题。

【推荐理由】食品回溯制度设计的初衷是,在食品安全事件发生时,能最快速地锁定现代社会大分工中的几个害群之马,以此威慑“捣乱者”。但并不是说有了食品回溯,食品安全就一劳永逸、高枕无忧,时下的大肠杆菌污染欧洲农产品和台湾“起云剂”事件即是如此。不过,我们对中国大陆是否具备这一制度运行的环境心存怀疑。毕竟,制度总是建立在所有的环节都能严格执行规定的基础上。而曝光的中国大陆的食品安全事件,往往是每一个环节都出了问题。

No.3 透视中国式不平等

《中国日报》,2011年6月7日,作者:王冲

(原文摘编)北京交通大学的张应强(音)和丹麦奥胡斯大学的托尔·埃里克松对1989年至2006年涵盖中国9省数千个家庭进行调查,并对这些家庭的后代的生活情况进行了分析,并在2010年发表了论文。

论文结论显示,这些(被调查家庭的)后代生活状况的差距越来越大,跟全国的发展趋势基本一致。如果不平等的加剧反映的是一个越来越有活力、奖励贤能或辛勤工作的社会,那可能并不令人担忧。但是这两位研究人员估计,这种结果的不平等有63%是机会的不平等所致。

论文结论是,父母收入高对一个人的前途有帮助(父母的收入增加10%,其子女的收入就会提高4.5%),而父母如果在国有单位工作,则会有很大帮助。

这些不平等现象,和住房、医疗、教育这新三座大山叠加,造成社会的断裂危险。中国政府对医疗卫生的投入较低,其中突出的不平等之处在于,中国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70%,但医疗服务支出不到全国总支出的20%。

中国的社会保险制度只覆盖了国有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一些私营企业只能给员工提供有限的基本医疗或生育保险。对于一个人口超过13亿的国家来说,社会保险却只能覆盖不到2亿人口,而对于许多家庭来说教育和医疗是两大重要支出。实际上,中国的医疗、养老体系等级分明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公务员、事业单位、国企、私企、农民均因为身份不同而保险保障不同,这属于基于身份的不平等。

【推荐理由】“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身份制度必然导致社会流动性弱化和社会阶层固化,计划经济虽然在中国退出了历史舞台,但造成的恶果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消失殆尽,身份制度就是其中之一。“这种结果的不平等有63%是机会的不平等所致”?恭喜,比前30年有进步了,这些进步也是拜市场经济所赐。

责任编辑: 史哲 助理编辑 陈斌 实习生 徐丽 网络编辑: 邝立韵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