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Hari Kunzru
@kRiZcPEc
校对:@ruanji
原文:http://www.guardian.co.uk/commentisfree/cifamerica/2011/jun/03/ai-weiwei-montreal-museum

艾未未被中國當局拘押至今已經61天。由當天起,世界各地一直在舉行聲援艾未未的示威,包括希拉里克林顿和默克尔也呼籲過釋放艾未未。艾的照片給投射到在紐約的中國領事館外牆,在香港給製成貼紙貼滿整個城市。

在北京,林兵和費曉胜因為膽敢在群展中包括一面空白的墙,並“归因於”艾的缺席而被拘押。雖然這些舉動作在中國大多沒幾個人知道,影響也很有限,但國際博物館及畫廊儘管不情願,卻至少不能不想一想它們和廣義政治議題的關係。

一個有意思的例子是蒙特利爾的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自從二月起,遠在艾未未被拘留之前,該博物館就在舉辦“尚武皇帝與中國的兵馬俑(The Warrior Emperor and China’s Terracotta Army)”展覽,展出的考古珍品來自統一中國的第一位皇帝,前221-210年在位的秦始皇的皇陵。就像即將開放中國藝術大型夏季季展的密爾沃基藝術博物館那樣,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成了艾未未支持者的目標,艾的支持者認為博物館應該把展覽作為一個平台,提請人們注意藝術家的困境,以及中國更廣泛的人權狀況。

雖然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的董事兼總館長Nathalie Blondil和其他許多著名博物館的負責人一樣在由古根漢博物館組織的要求釋放艾的請願書上簽了名,但博物館並未作出任何公開聲明,也沒有與艾未未有關的展覽。在被博客Artists Speak Out問到時,博物館的公共關係主管Sabrina Merceron 被引述說:

我們不會作出任何有關政治的事,我們只會支持藝術—這是藝術館的使命。人们很容易把藝術和政治联系起来,所以區分兩者是非常重要的。(We don’t do any politics, we just support art as this is the mission of a museum. It’s very important that you make the distinction as one can perfectly cohabitate [sic] with the other.)。

不論 Merceron是否真的這樣想,抑或只是在做一個輕度不連貫的嘗試去轉移不受歡迎的注意力,她恰恰是錯了。
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舉辦兵馬俑展覽,這本身就是“有關政治的事”,和艾未未事件關係密切的“有關政治的事”。自2007年起,在大英博物館的大型展覽展出秦始皇陵墓的文物(吸引了自1972年的圖坦卡門展覽以來最多的參觀者)之後,這些兵馬俑就一直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巡迴展覽。2008年的奧運,今年的上海世博,和兵馬俑是中國文化推廣計劃的核心部分。這些兵馬俑取代了1970年代在世界主要國家的動物園中嬉戲的熊貓的功能,用来抵消中國可怕的國際形象。

對中國而言,兵馬俑也有特別的政治意義;派它們走向各國的文化中心,用來展示中國的軟實力。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的眾館長深知這些兵馬俑的歷史意義,這一點無可置疑;但也許,自從展覽開始以來,他們沒有了解到始皇帝的故事和中國當今局面的關係。

首先,始皇帝是統一及和諧的象徵,統一、和諧是中國重視的價值。在中國,形而上的平衡概念往往攸關社會和政治穩定。秦始皇的統治結束了七國爭強的“戰國時期” (約前475年起至始皇帝在前221年登極止)。身為統一中國的人,始皇帝設郡縣,統一度量衡,修建萬里長城以使中國免受北方胡人入侵。他是中國第一個“偉大的舵手”一個擁有絕對權威和半神秘力量的人物,他殘酷鎮壓所有反對聲音。統一之後,他罢黜百家,使法家成了秦帝國的官方思想體系。這種無情的功利主義哲學主張確保社會秩序的唯一辦法是使人絕對服從國家。控制知識和創意對維持和諧至關重要,因為穩定的最終保證是一套公開的法律,而民眾不可以有偏離這些法律指定的行為。為免學者忍不住質疑官方理論,始皇帝下令焚毀幾乎所有的書籍,活活坑殺460名擁有禁書的書生。

當他崩逝(有可能是因為水銀中毒,因為相信水銀可以讓他長生不死而一直服用),為安置皇帝的遺體,修築了一座大型的陵墓。據傳為了修築這陵墓,徵用了七十萬民伕,而陵墓裡邊有一種始皇帝已知的世界模型,模型包括水銀江川河海。兵馬俑就是始皇帝在陰間的衛士。這些兵馬俑其實是一個遠古獨裁國家的儀仗隊,不要把它們看得太過美好。

始皇帝時代的中國和當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相似之處是顯而易見的。這些兵馬俑為鎮壓中國人的自由提供了歷史理據:中國就是憑著鎮壓自由這些做法統一和強大的。任何支持民主的人
會使國家陷入不和諧不穩定的危險。大多數中國人看來相信只要國家能帶給他們繁榮,燒掉一些書,坑殺幾個學者是一個合算的代價。

在我看來,這個將在6月26日結束的展覽—無疑是很好很美的—在展覽舉行的最後一段日子,只有處理艾未未的問題,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才能讓蒙特利爾的人民真正理解中國的歷史文化。艾未未被活埋了,下令活埋他的政令和兵馬俑同出一源。很顯然,艾未未被拘留這事正在損害中國,也在削弱它的國際地位。

假如能夠說服中國政府它們對艾未未的打壓和艾未未被失踪的同事展現的不是力量,而是軟弱,也許它們會找個方法釋放艾未未。這,不僅是基於西方的人權觀念的道德論點,也可能是艾未未獲釋的最終關鍵。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