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针对近期中国越来越频发的社会矛盾升级事件,《旺报》6月13日发表社论称,以中共传统的加强“社会管理”方式来化解矛盾的局限性,以管理手段加强维稳,只是饮鸩止渴;与此相反,当局面对新局面应该加强“社会治理”。

文章首先指出,近期,外界对中国的感受十分矛盾:一方面看到一个生机处处,活力无限的社会,和一群对发展前程充满憧憬的人民;另一方面又隐隐约约透露出人们对社会的不满,几乎人人都是牢骚满腹,处处存在著怨气和浮躁,以至于极小的事件,都可能引起重大的社会关注或磨擦,万一官僚处理不当,就可能导致大规模群众抗议。

美国学者谢淑丽,在2007年出版一本很有名的书籍《中国:脆弱的强权》,该书认为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后,中共的统治权威也会同时弱化,强大的力量背后有其脆弱的一面。脆弱现象之一,就是大陆政治与社会的矛盾。

文章指出,近年以来,发生在中国各地日益增多的种种社会矛盾,在政治权威不如前情况下,这些社会矛盾往往迅速引爆成为群众事件。群众抗争事件似乎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日前发生在内蒙古持续一周的抗议事件、发生在江西抚州的恐怖连环爆炸,就是例证,事件都引起中共最高层的震动和关切。内蒙古是中共民族自治区的模范区,近年经济发展很快,是中国大陆几乎没有民族对抗性矛盾的民族地区,而两个蒙族人的车祸丧生,就引发大规模抗争;江西省曾在前省委书记孟建柱的主政下,大有起色,然而此次市民钱某因为住宅两遭拆迁,不满官方的补偿,上告法院,又不服判决,再申诉迟迟没有结果,因而走极端,以炸弹报复方式炸毁了江西抚州市检察院、抚州市临川区行政中心、临川区药监局三大机构的建筑物,造成3死6伤的惨剧,这是大陆拆迁案件中第一起以炸弹方式报复的案例,中共中央担心此一暴力行为模式的示范作用,所以都作了快速合理的处理。

文章分析认为,其实中共绝非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在今年2月中共就在北京召集了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开设“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周永康在讲话中承认“目前社会管理领域存在的问题还不少”,要求地方领导必须“树立以人为本、服务为先,多方参与、共同治理,关口前移、源头治理,统筹兼顾、协商协调,依法管理、综合施策,科学管理、提高效能的理念”来管理社会。

今年3月5日中国财政部公布公共安全领域的预算为6,244亿元(1人民币约合0.154美元),该数字比去年增加了21.5%,且超出今年的军费预算6,011亿元。这也显示了中共中央不但高度重视社会稳定,而且是意到钱到,全力维稳。而在5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还专门为了研究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召开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承认“目前中国社会管理模式滞后于现实”,所以“要加强和完善社会管理格局,加强社会管理制度建设,加强基

层社会管理和服务”。

文章认为,看起来中共虽然高度重视,但所想到的办法仍旧只是“加强管理”、“完善管理”;我们以为中共中央“处方”包含了两大问题:一是心态的局限;一是方法的贫乏。

从心态的局限来看,中共所谓的“管理”,就代表了中共高层的内心对社会的不相信,对人民不相信,他们的反省只做到怪自己没有管理好,所以只要“完善”“加强”管理,社会问题就可以解决,却没有反省到,有些社会问题的发生就是源自于其管理所造成的问题,更没有认真反省,面对复杂的社会有那些是该管,那些是不该管的。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