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达黎加-小国寡民的幸福生活

哥斯达黎加2010年人均GDP为7350美元,排名世界第68位,但在各种“幸福指数”排名中该国都名列前茅,其GDP与幸福指数之间的差别之大仅次于不丹,这是为什么呢?我上个月去哥斯达黎加转了一圈,发现这个国家可以让各种治国理论都找到根据,同时也是各种原教旨主义者的坟墓。

有人认为一个国家的好坏完全在于人种,哥斯达黎加的白人和白-印混血占95%以上,黑人只占3%,但其实除了海地等岛国,以及伯利兹之外,周围几个中北美洲国家的差别其实都不大。

有人认为人均资源是主因。哥国总面积5万平方公里,总人口约400万,人口密度是中北美洲最小的,人口出生率也是最低的,但与其说这是原因,不如说这是结果。

有人认为环境好是主因。哥国自然环境确实好,但据我观察,普通哥斯达黎加人的环保意识远不如北欧,首都圣何塞大街上垃圾很多,渔民们偷起乌龟蛋来毫不手软,哥国的环保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政府行政命令在运行的。哥国最早的自然保护区居然是一个瑞典人建立的,这个保护区的建设过程充满了强权意味,在今天的中国会被认为是“强拆”,而这位瑞典人几年后去另外一个地方搞环保,被当地人谋杀了。

有人认为宗教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力量,但哥国的宗教气氛是中北美洲里面最小的,天主教势力一直低微。当然,该国信教的人数依然很多。

有一种地理决定论认为,一个国家的现状与其地理位置密切相关。哥国是中北美洲倒数第二窄的地方,矿产稀缺,热带雨林密布,西班牙殖民者都不愿住。最窄的地方是巴拿马,但因为运河的缘故反而更受到重视。也就是说,哥斯达黎加是中北美洲最不受西班牙殖民者重视的地区,以至于自然资源保护得很好,没有遭到太多破坏。这确实是一条很重要的因素,但北边那几个小国,包括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其实也都差不多,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但这几个国家比起哥斯达黎加来都差远了,天天打内战,经济一团糟。

有人认为民主是决定因素。确实,哥斯达黎加是中北美洲民主制度保持得最好的,选举制度进行了很多年都没有停歇,甚至二战期间也没有停止。而冷战期间该国是很少几个仍然允许共产党合法参选的“右翼”国家。但是,民主制度并没有杜绝独裁者,哥国历史上出过好几个独裁者,这个国家也经历过很多动荡不安的时期,直到出了一位“恐怖分子”为止。此人就是被称为哥斯达黎加之父的何塞•菲格雷斯•费雷尔(Jose Figueres Ferrer)。
ts

此人是西班牙移民的后代,曾经去MIT工程系读书,回国后建了个农庄,最多时有1000名雇农为他干活。他在自己的农庄内搞“农民社会主义”,为雇农们修建集体宿舍,为他们提供廉价医疗服务,还专门开辟了一块菜地和一片牧场,为雇农们提供新鲜蔬菜和牛奶。后来他参与政治,因为观点激进被哥国政府认定为恐怖分子,并被驱逐出境。

1940年,亲共的卡尔德隆•瓜蒂亚(Calderon Guardia)当选总统。此人为了拉选票,对穷人做出了很多承诺,开了不少空头支票。上台后他摇身一变成了独裁者,遭到来自各方的反对。这种情景早就被一位名叫马里奥•桑卓(Mario Sancho)的教师预言到了。他在1935年写了本小册子,标题叫做《哥斯达黎加-中北美洲的瑞士》。他在这本小册子中指出,哥斯达黎加实行多年的民主选举制度是一个谎言,因为农民会将选票卖给地主,地主再卖给政治家,所以光靠选举解决不了问题,仍然会出现独裁者。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从技术层面上改变这个国家的政治生态,使之摆脱左右两种意识形态的控制,走一条中间道路。

受桑卓的影响,一批自由派知识分子成立了“国家重大问题研究会”(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National Problems),费雷尔就是这个研究会中的一名成员,他后来的一系列政治改革的思想基础就来自桑卓的这本书。但他意识到自己的理想不能靠民主来实现,必须动刀枪。1948年的选举给了他这个机会。当年的选举结果非常接近,瓜蒂亚和代表右派的总统候选人奥蒂里奥•乌拉特(Otilio Ulate)票数几乎相同,当时的左派政府在瓜蒂亚的授意下宣布选举结果作废,于是支持乌拉特的费雷尔决定起义,率领一支游击队和政府军打了一场内战。这场战争持续了44天,超过2000人战死,是哥斯达黎加建国以来伤亡最大的一次军事冲突。善于打游击的“叛军”最终获得了胜利,接管了哥斯达黎加政府,费雷尔则担任了哥国的临时总统。

后来的研究表明,那次选举真正的获胜者其实是瓜蒂亚。

费雷尔上台后立即施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左右两派各打50大板。比如,他一方面宣布取缔共产党,另一方面则向大资本家课以重税,打击哥国的垄断资本,鼓励经济多样化。之后,他宣布成立无党派的最高选举委员会,专门负责监督今后的总统选举,并给予黑人、华人和印第安人等少数民族,以及妇女选举权。与此同时,他宣布取消军队,从根本上杜绝了军事政变的隐患。这几样事情是多年的民主政府都没有做到的,最终被一位依靠军事政变上台的“恐怖分子”做到了。

18个月后,费雷尔如期退位,将总统宝座让给了乌拉特。但在此后的总统大选中他先后3次获胜,一共担任了12年真正意义上的哥斯达黎加总统。

在他的管理下,哥斯达黎加走上了一条真正的中间道路。哥国严禁左派组织进行反政府活动,但又拒绝美国利用自己作为镇压中北美洲左派游击队势力的大本营。哥国提倡言论自由,但却给媒体以很大的限制。比如,哥斯达黎加将Desacato Law写进了宪法,这项法律的大意就是媒体不能任意诋毁党和国家重要领导人,如果有人指控媒体诽谤,则媒体必须自己拿出证据证明消息来源的可靠性,如果拿不出证据,记者就要坐牢。这项宪法引起过很大争议,但确保了哥国媒体对自己的言论负责。

总之吧,这个国家的历史非常有意思,我写的也不一定对,希望喜欢政治的人有空好好研究一下,为我们科个普。顺便做个广告:我写的哥斯达黎加游记刊登在今年第16期《三联生活周刊》上,封面是“清华基因”,敬请关注。

每日一歌:Matthew Barber-《And You Give》: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6月7日, 9:34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