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我是南瓜哥 | 评论(0) | 标签:所见所闻, 随笔

前段时间,温州KTV传出了被删歌的消息,结果温州的文化部门差点被网友口水淹死。我也跟着义愤填膺了一回,后来看了所禁的三十八首歌的曲目,发现一些歌曲被禁也不算冤枉。

被禁的歌曲里面有张惠妹的台独歌,也有像哈狗帮之类的专门问候人家老母的粗口歌。特别于后者,禁就禁了,因为KTV也好歹也算是个公共娱乐场所。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温州文化部门有些发昏。去唱歌的终究也就图个乐子,我们已经活在水深火热中了,谁还一脸深仇大恨地想到去解放台湾,一群人娱乐,你去点一首专门问候人家老母的歌曲,难免会被大家问候你的老母。本来大家都不太关心这些是什么歌,你一禁,满城风雨,路人皆知,中国人爱凑热闹,都要去看个新鲜,这不造成更大范围的传播?这些都不是最蠢的,最蠢的是,你还发个通知,白纸黑字,被人抓了口实,结果象自己扒了裤子给人围观一样尴尬,且有苦说不出。可见,管文化的人没文化跟“愤青”或“愤右”无脑一样可怕。

其实温州被责难多少有些冤。因为这些火本来冲着重庆去的,最近重庆很火很麻辣,不知道是不是辣椒吃多了,上火的缘故,山城里红歌唱得山响,连电视台都要变成红色频道了,引起争议无数。不知道重庆的人民怎么想的,但在微博上,对这种采用大鸣大放方式唱红歌,大多网友不怎么待见。没想到温州那是赶了正着,在一片挞伐声中,去删歌,就像《英雄儿女》里王成高呼像“我开炮一样”,网友当然是不客气了,把口水当做了炮弹。结果是重庆前头吃辣,温州屁股受罪。因此,建议重庆市委市政府在今后的红歌大赛中设立意个舍己为人奖或委屈奖,安慰一下温州受伤的心。

平心而论,我是支持唱红歌,不过,前提是出于个人的愿意。唱什么歌应该是件自由选择的事情,你要是关起门来,你爱唱什么歌就唱什么歌,红歌也好哈狗帮也罢甚至你装狗叫,只要邻居不到环保局去投诉你,那是跟别人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作为个体在法律不禁止的前提下,他有自由选择的自由。华盛顿新闻博物馆一面墙上刻有这样的几行字:如果宪法第一修正案有何意义,它的意义就是,国家无权告诉一个独自坐在自己家里的人,他应该读什么书或看什么电影。这句话是美国最高法院法官Thurgood Marshall说的

反观重庆不惜动用媒体公器,高调动员全民唱红歌举办红歌大赛,一个关于个体自由选择行为变成权力操纵的行为,其背后动机不得不令人怀疑和警惕。

红歌里它告诉你关于人类普世价值也就算了,但它只不过想要你相信,一面红旗比你的生命还重要,它跟你说,某党比你妈还重要,它告诉你,这个世界有一个大救星,它要告诉你,你要时刻准备着为某些主义去献身。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在耶路撒冷文学奖颁奖典礼的致辞中说“以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无论高墙是多么正确,鸡蛋是多么地错误”。我不怀疑作为一个作家的村上春树的动机。但如果有政客或者某些精英告诉你说,他始终站在鸡蛋一边一边时候,你则需要万分警惕。你去以卵击石的时候,他可能在墙下面烧好了油锅,他说他站在鸡蛋这边其实有时候是因为他想吃鸡蛋。

诚然, 这个世界确实有些东西值得你用生命“撼卫”或捍卫。但有人信誓旦旦地号召你为某些党,某些主义,某些事业献身的时候,你需要的是警惕。

几十年前神州大地上除了红歌之外,其他歌曲一律被视为毒草给干掉了,一代人高唱红歌,立志为信仰为主义献身,但到头来却成了悲剧哥。红歌响彻云霄,然而几多头颅落地。一颗颗鸡蛋粉身碎骨,神坛变成了祭坛,那些吃鸡蛋的人过去吃鸡蛋,现在也照样吃鸡蛋。

白岩松曾说过,“信仰这个东西,还真不能靠国家,它给不了你。 但凡国家给你的信仰,总是挺可怕的。不说我们, 我不知道希特勒当时给的是不是信仰, 它怎么就将德国挺理性的一群人给引到那条路上去了? 所以但凡国家给的信仰,我都是持怀疑态度的,甚至是非常害怕的”。

历史告诉我们,白岩松的害怕是有理由的。

然而如今,重庆热热闹闹唱红歌照唱不误,同时,中央这边要轰轰烈烈反三俗,凑在一起难免令人浮想联翩。什么是三俗?据说是庸俗,低速和媚俗。

放在今天,被视为经典的《诗经》的很多作品绝对是三俗之列。因为里面谈私奔,谈野战,谈偷情,说不定还谈到车震,当然只能是牛车或马车之类的,而且谈得理直气壮。这放在现在是标准的三俗,大不妨碍它成为经典,可见三俗标准不总见得那么靠谱。

至于红歌,公允地说,其中也不乏经典之作,但也有不少以神圣庄严之名,行肉麻吹捧恶俗之事。重庆推荐了三十六首红歌,说它们是红歌实在牵强,人家茉莉花明明是白的却偏偏说成红的,不过这种事儿在天朝见多了,大家也就不怪了。

“三俗”虽然难当大雅之堂,但也无伤大雅,一个国家的人民喜爱“三俗”,证明还他们还是热爱生活的,这个国家和民族至少还有希望。但一个把肉麻当主流,当恶俗当神圣,并推崇备至国家和民族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但不管肉麻还是恶俗还是洗脑,我还是坚定支持唱红歌。有报道说,重庆一七十岁老大爷,说自从唱了红歌之后,腿不软了,腰也不酸了,吃嘛嘛香。可见这红歌还有补肾壮阳壮身健体之功效。什么伟哥什么肾宝,在红歌面前都是浮云,为了中老年朋友特别是男性朋友的性福,我坚决支持唱红歌,你知道,现在蓝色小药丸卖到一百四十元一颗了。

鉴于此,我建议纪委同志们以后反腐,碰见有贪污腐化嫌疑拒不交待的干部男不妨把他请到KTV里,让他天天晚上唱红歌,我唱不死你还憋不死你?憋不住自然就招了。

以上这只是我在异想天开或者是扯淡。但对于某些人来说,红歌却是实实在在的伟哥——精神上的伟哥。与蓝色伟哥相比,作用机理不同,但功效一样,区别是前者用于肉体,后者用于精神。于是我想明白了,“”其实是红色伟哥的别称。

我是南瓜哥的最新更新:
  • 南周的暧昧 / 2011-01-20 12:07 / 评论数(4)
  • 高考1994和1995 / 2010-12-30 15:10 / 评论数(2)
  • 他们 / 2010-10-02 22:13 / 评论数(1)
  • 六合彩 / 2010-08-16 14:44 / 评论数(2)
  • 神童之死 / 2010-08-01 23:30 / 评论数(1)
  •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