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潮州“打砸烧”追问

广东潮州“打砸烧”追问

于松

东方早报

2011-06-14 04:21

今天零时,广东省潮州市潮安县古巷镇将结束持续7天的治安管制。 潮州打砸烧背后:劳动保障疲软 打工者靠同乡会“出头”

打工仔讨薪被砍引发古巷镇本地人与外地人“互殴”  7天管制结束很多人“怕被打”仍不敢出门  潮州市委书记称“要深入研究剖析事件发生的深层原因”

  今天零时,广东省潮州市潮安县古巷镇将结束持续7天的治安管制。

  是什么原因让这里的一起讨薪事件,演变成6月6日的打砸烧事件?又接着引爆了古巷人与外来务工者的对立冲突?

  又是什么原因让一起创造了古巷GDP神话的当地人与外来人,突然间形如“水火之势”?

  连日来,早报记者走访古巷官方与坊间,发现“6·6”打砸烧事件中确实存在“挑头人”与诸多偶然因素,但劳动权益保障的疲软、劳资观念的薄弱是不可避免的一个原因——工作累,收入不高,缺乏保障,怨气积累到一定程度往往会突然爆发。

  另一个明显的原因是,外来务工者尽管在当地工作多年,始终很难融入其间,他们大多始终感觉自己是一名“外地人”。 被当地官方称为此次打砸烧事件“挑头人”的“四川同乡会”,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并生存。

  “6·6”打砸烧事件后,潮州官方已经认识到这些问题,迅速开展企业用工和劳动工资大检查,潮州各级政府都在谈创新社会管理工作。

  相比发生在古巷的这些情况,同样在广东,四川籍孕妇王联梅在广州增城市新塘镇的遭遇,则更多体现了社会管理的问题——她在摆摊经营时与当地治保人员发生冲突,从而引发了群众聚集打砸事件。

  古巷“6·6”打砸烧事件中关闭的店铺已经相继重开,但抚平当地人与外来务工者心中被割断的裂痕,尚需时间,更需政治智慧。

 

 赵佳峰 制图 

 

6月6日,广东潮州古巷镇发生打砸烧事件(上图),目前街头已基本恢复正常(中图), 在这起事件爆发源头的华意陶瓷厂,仍有一些外来务工者不敢来上班(下图)。

  早报记者 于松 发自潮州  

  在从江西到广东潮州市古巷镇务工12年后,43岁的郭赣潮早已熟悉了古巷的每条街道,可自从“6·6”打砸烧事件发生后,他已不敢出门逛街,“拍挨打”。

  在这之前,郭赣潮没有料到,自己亲眼看见打工仔熊汉江讨要2000多元工资,会被挑断手脚筋。

  他也不曾想到,这起案情明了的故意伤害案,随后引发外来务工者“围堵”当地政府。

  他更不会想到,“围堵”政府接着演变为外来务工者针对当地群众的打砸烧,最终引爆了古巷人与外来务工者的对立冲突。

  事实上,不止郭赣潮一人,早报记者连日来在古巷采访的多位居民,都“怕挨打”。

  古巷镇现在8万人,其中约2万人为外来暂住人口。郭赣潮等人说,现在,本地人害怕被部分外来务工者殴打,外来务工者则担忧被本地人攻击,“人人都没有安全,都可能被打”。郭赣潮说,就在前天深夜,两名江西老乡被古巷本地人打伤,进了手术室。

  可就在“6·6”打砸烧事件发生前,古巷人与外来务工者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更没有深仇大恨。相反,他们是利益共同体,共同缔造了古巷镇卫生洁具产业占全国1/3强的神话。

  如同熊汉江被割断的筋脉,古巷镇的筋脉仿佛也让本地人与外来务工者的成见割断了。

  在这场打砸烧中,没有胜者,只有失败者。如今,一些外来务工者不敢到企业上班,一些企业老板也在抱怨没法开工。

  昨日下午,潮安县委宣传部一林姓工作人员告诉早报记者,古巷始于6月7日的治安管制,于今日零时结束。

  古巷正在一天天恢复正常,但修补当地人与外地人的关系还需要时间。

1 为老乡讨公平

  事件: 打工仔熊汉江讨要2000多元工资,被砍断双手双脚的筋脉,官方称法医鉴定为轻伤,四川同乡聚集“讨要公平”

  处置: 警方抓捕了一些“闹事者”,没能平息事态,事态恶化后,“政府”挨家发《通报》称“不明真相民工受谣言或不法分子煽动”

  打工仔陪父母讨薪,等来的却是两把尖刀。

  6月1日上午9时许,19岁的四川中江县人熊汉江陪着父母,来到古巷镇枫洋岭潮州市明鸿庄园华意陶瓷厂。一家三口是来讨薪的,熊汉江的母亲说,老板苏某钿拖欠了他们2000多元工资,承诺6月1日给付。

  然而,华意陶瓷厂称“没有钱”,熊汉江一家认为对方没诚意,与厂方人员发生口角,还砸了厂里的一些物品。熊汉江的母亲日前回忆说,当时,苏某钿的表弟苏某浩先动手打人:“拿起一张椅子往我儿子头上砸,父亲帮儿子挡,头被打出血了。”

  郭赣潮等打工者看到了这一幕:苏某浩朝村口跑,熊汉江在后紧追。当郭赣潮再次见到熊汉江时,他已瘫软在离华意陶瓷厂200米远的空地上,双手双脚都在流血。

  警方后来证实,熊汉江被苏某浩与陈某荣挑断了手脚的筋脉。苏某浩供认,苏某钿“喊打”,他就抓起塑料椅、热水壶砸向熊汉江,还打电话叫陈某荣“从家里带两把刀子来帮忙”。

  潮州官方事后曾通报:熊汉江被砍伤,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不过,这一结论引起了熊汉江亲属和一些四川老乡的不满。6月2日,有人陪同熊汉江家属前往当地政府抗议。 

  后来的潮州官方通报称:6月2日晚,伤者家属先后到古巷派出所、潮州市政府、古巷镇政府,要求抓捕凶手和及时帮助解决医药费用;古巷镇党政领导高度重视,及时与伤者家属沟通,不但看望了伤员,还垫付医药费;“伤者家属非常满意,后全部人员撤离镇政府”。

  然而,从6月3日至6日,每天天黑之后,都会有人前往潮州市、古巷镇政府或古巷派出所聚集,要求惩办凶手,赔偿伤者。在此期间,潮州市政府大门被砸坏,古巷镇派出所大门被砸坏,牌匾被砸掉,多名警员负伤住院。

  潮州警方先后抓捕了一批“闹事者”,事态却仍在恶化反弹。

  古巷镇村民日前向早报记者展示的《关于“6·1”事件及随后引发有关事态的情况通报》称:一些不明真相的民工受谣言影响或受不法分子煽动,围堵、冲击国家机关。村民说,这份《通报》是“政府”挨家挨户发给居民、外来务工者、当地企业的,但既没有落款单位,也没有公章。

  不过,四川务工者李泽等人说,伤者的诉求没有得到解决,“老乡们才去闹的”。在此期间,政府没有给出满意答复,反而多次抓走了众多“反映诉求”的老乡,“老乡们这才扔石块砸政府与派出所大门的”。

  潮州警方则回应:一些聚众者因损坏公物与破坏秩序,才被抓捕并治安拘留的。

  一些外来务工者还说,“古巷镇派出所包庇嫌犯”,因为“老乡们去找派出所时,一名民警说嫌犯交了钱被放走了”。不过,这些信息目前无从查证,众人口里均是“听老乡说”。

  潮州官方否认“收钱放人”的说法:慑于警方追捕的攻势,嫌犯苏某钿于6月4日自首;6月5日凌晨,潮安警方先后抓获苏某浩与陈某荣。

2 古巷镇打砸烧

  事件: 人群聚集在古巷镇政府门前,手持石块、棍棒等,不分青红皂白地砸向过往车辆

  处置: 潮州依据“经验”调动大批警力保护古巷镇政府,人群突破不了警方防线,转而将怒气发泄到当地人身上

  持续“围堵”政府机关,终于在6月6日迎来了大爆发。

  这一天恰逢端午节,众多外来务工者远离厂房在家休假。

  6日白天,就有人围堵在古巷镇人民政府门前“讨说法”,到了晚上,聚集人数迅速增多。

  潮州官方通报:6月6日晚,熊某同乡约200多人到古巷镇政府门口聚集要求严惩凶手;随后对过往车辆进行打砸烧,1辆汽车被烧毁,3辆汽车被毁坏,15辆汽车受损。

  直到现在,古巷镇居民都在用“恐怖”来形容当晚的形势:聚集人群手持石块、棍棒等,不分青红皂白地砸向过往车辆;有的司机掉头就跑,有的吓得弃车而逃;围观者跑回了家,而“胜者”则将一些砸坏的轿车翻个底朝天,甚至点燃了一辆别克车。

  电器店老板苏军称,当晚聚集的人群“最少几千人”。府前街一家茶叶店的女老板称,被砸的车辆少说也得有100多辆,“我家店铺前就有两辆轿车被砸翻,门前30米的路面上10多辆轿车被砸坏。”

  这两人的说法几乎得到了所有被采访者(包括本地人与外来务工者)的认同。

  通过网络上的一些视频,显示6日晚聚集的人群绝对不止200人,其中可能包括一些围观者。而古巷镇一名消息灵通人士更是透露:事发后镇政府曾叫辖区各村统计被砸毁车辆的数字,各村的统计数字为100多辆,上报了40多辆,而官方公布时,又缩水成了19辆。

  对聚集人数的“大缩水”,潮州市宣传系统的相关负责人均拒绝回复。而对被砸车辆的“大缩水”,潮安县一名县委常委在与早报记者“闲聊”时承认,官方公布的数字与公众的感知有很大差距。他解释说,政府只对有确切统计数字的进行公布,“相关部门还在对此(被砸车辆)做进一步的登记。”

  6日当晚,潮州官方已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遂临时调来了大批警力,以古巷镇人民政府大门口为中心,沿着府前街组成了3道人墙,将聚集的人群成功挡在了警戒区外。

  根据以往的经验,围聚群众一般只针对公权机关或侵权单位(人)等特定地点(人),警方只要将围聚人群挡出,就能防止事态的恶化。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聚集群众被挡出府前街后,却将怒气泼到了当地群众的头上,打砸烧过往的车辆与行人。

  有目击者称,潮州人驾驶的一辆轿车撞倒了一名参与聚集的四川人,是此次打砸烧事件的导火索。更可怕的是,这一针对无辜群众的暴力行为,被迅速效仿。

  潮州市警方称:6日晚依法将9名参与打砸烧人员带离。而潮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柯锦卿称:警方侦查工作结束,便会迅速抓捕打砸烧事件的“挑头人”。

  截至早报记者昨晚发稿,依旧有“有人被打”的消息传来。打工者郭赣潮称,11日深夜,2名江西老乡在古巷镇被本地人殴打致伤,12日被推进了手术室。

3 本地人与外地人

  事件: 古巷的本地人与外地人突然相互仇视、互殴,外地人说古巷人是“吸血鬼”,而古巷镇人在骂四川人为“疯子”,很多人没有了安全感,害怕上街被打

  处置: 古巷很多村子要求“每户出一个男劳力”组建自卫队;当地政府自6月7日起实施为期一周的治安管制,严禁当地自组自卫队持械上街巡逻

  面对外来务工者的打砸烧,古巷本地人迅速给予了暴力回击。

  “(6日晚)11点30分前,是(古巷)外地人打本地人;11点30分后,是本地人打外地人。”目击者徐祥等人说,仇视被激发,互殴瞬间上演。

  打砸烧事件发生后,很多村子要求“每户出一个男劳力”,组建自卫队;起初,他们甚至还可以携刀带棒,在村内与街头巡逻。有消息还称,为了鼓励自卫队员得“斗志”,每人每日获派一百元和一包香烟。

  接受早报记者采访的多名古巷镇外来务工者,异口同声称:“有老乡被(本地人)无端殴打。”外来务工者仇锋平说:“他们设卡拦路,见摩托车就砸(开摩托车的多为外来务工者),不会讲潮汕方言的就打。”   

  当地官方的通报侧面证实了“互殴”的事实。例如:治安管制期间,警方安排宣传车不断在街上广播,称不论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聚众滋事将一律严惩;市、县、镇派出工作组进村入厂做好群众工作,防止当地群众与外来民工发生对立冲突。

  不过,在这轮报复与互殴中,到底有多少人负伤?目前不得而知。

  为迅速控制事态,当地政府自7日起开始实施为期一周的治安管制,严禁集会与游行示威,当地治安巡逻由公安武警全权负责,严禁当地自组自卫队持械上街巡逻。

  此后,两地人互殴的现象逐渐消退。不过,“仇视”依旧没有散去。外地人说古巷人是“吸血鬼”,而古巷镇人在骂四川人为“疯子”。两方都在盯着对方的举动,气氛紧张,恐慌浓厚。7日与8日,很多商家不敢开门营业。

  潮州官方曾通报:在6日晚的打砸烧中,共有18名群众受伤,其中15名为外来民工,3名为当地群众。

  这则信息迅速被外地人捕捉到,他们拿出这一数据对比说明:这轮互殴中真正受伤的是外地人。

  昨日,在“讨薪被砍”的发生地——华意陶瓷厂,依旧有相当一部分外来务工者没能回到岗位中:“不能确保人身安全,不敢去上班。”

4 “四川同乡会”

  事件: “四川同乡会”雇一群年轻人骑摩托车,手持棍棒首先打砸,调动起大家的情绪

  背后: “四川同乡会”的生存之道是“替老乡讨要工资与赔偿”,打工者大多认为“同乡会”存在很有必要

  打砸烧过去后,潮州官方宣布全力缉拿“挑头人”。一些知情的潮州人说,“挑头人”是指潮州的“四川同乡会”,“他们的老大‘阿强’还在逃”。

  多名四川籍人士证实,6日白天就听到“今晚(古巷镇)肯定有大事”、“外面已准备好了400条棍棒”等消息。当晚,一群年轻人骑摩托车而来,手持棍棒,首先冲破了警方的一道人墙,开始打砸府前街两边的灯箱,“这调动起了大家的情绪”。

  “他们是‘阿强’等人以每人120元的价格请来的,任务就是持棍闹一阵,他们不是我们四川人,是湖南人。”王敏等四川籍打工者说。

  “持棍的年轻人”为何能瞬间引爆两地群众的仇视与互殴?一位社会学者日前指出,答案就在背后的矛盾中。

  早报记者调查发现,在潮汕地区,不但有“四川同乡会”,还有安徽、江西等地的“同乡会”。这些“同乡会”的具体情况虽略有不同,但成立原因与“业务”均一致:收钱替被欺负的老乡出头。

  王敏等四川籍打工者说,“四川同乡会”的负责人是阿强、阿武与阿希,他们的生存之道是“替老乡出头讨要工资与伤害赔偿款,按讨要金额的50%收费”。

  “同乡会”是种常见的社会组织,然而,专职替人出头讨索赔为运行模式的“同乡会”却是一个怪胎,它游离在法律的边缘,是一个灰色组织。

  不过,在采访中,每一位打工者都能解释“同乡会”存在的必要:老板都是本地人,有钱有权有关系,农民工只有“抱团”才能对抗,只有闹出气势,才会得到(政府)重视。

5 劳动保障疲软

  事件: 男人们砸翻、点燃了轿车,女人们则站在一旁鼓掌,放声大笑;潮州迅速展开企业用工和劳动工资大检查

  背后: 工作累,收入不高,还缺乏保障,打工者心中的怨气难免在悄然堆积,有人被拖欠1500元的工资10年未拿到手

  各地“同乡会”的存在却恰恰说明了潮州劳动权益保障的疲软。翻阅当地媒体,农民工讨薪被威胁或被打的案例时有发生。

  例如古巷镇劳务所2010年曾表示:由于大部分企业经营管理不规范,导致了纠纷不断发生,古巷劳务所几个月内就接到近40宗的工资纠纷方面的投诉。

  “6·6”打砸烧事件后,潮州市委书记骆文智公开表示:“这是一部分企业管理者缺乏责任意识、忽视人文关怀、激化劳资矛盾的反映。”

  古巷镇劳务所一名工作人员认为这种情况在当地企业中较为普遍:“(老板)比较强硬,说‘你就要帮我干一年,你干不了一年,我就不还你(工钱)’,这是一个。我(工人)要干一年,前提是产品可以做多些,工作也较容易做,别卡得太严格,中途没产生纠纷。老板要求太严格,不合算,我也不想干。若不想干,干不到一年的时间,他(老板)就不还你的(工钱)。”

  有工人称,陶瓷厂的工作虽讲究一些技术,但更像是体力活,每天清晨5点上班,天黑才下班。工资相对高些,每月起码3000元,但干久了,容易落下骨质增生等疾病。

  工作累,收入不高,还缺乏保障,打工者心中的怨气难免在悄然堆积。

  早报记者在与古巷镇数十名外来务工者“闲聊”时,听到的大多是抱怨与无奈:老板拖欠1500元的工资10年未给;厂子没给交过保险,干了十多年落下一身病,老了咋办?还有愁孩子的学费,为母亲病了急凑一笔钱……

  在现实中,外来务工者很难“爱厂如家”,他们始终是“外地人”。

  据王翠等目击者称,在“6·6”打砸烧事件中:当年轻小伙将本地的轿车砸翻、点燃后,围观的女人们鼓掌并放声大笑,“你可以说他们疯了,但那一刻,却是真实情感的宣泄。”从一个方面来说,他们砸的不是车,他们砸的是疲软的劳动权益保障与脆弱的异地情意。

  “6·6”打砸烧事件后,潮州市委书记骆文智称“要深入研究剖析事件发生的深层次原因”,而潮州各级政府负责人也在谈:全力化解矛盾纠纷,构建和谐劳动关系,创新社会管理工作。

  日前,潮州市迅速在全市开展了企业用工和劳动工资大检查,突出整治企业恶意欠薪、不签订劳动合同、不参保缴费、超时加班等可能引发劳资纠纷的行为,防止因此引发新的社会矛盾。

  潮州各级政府都在谈创新社会管理,然而,外来务工者称“你(政府)起码得说实话,要公正”。他们抱怨:潮州只说外地人打砸烧,只字不提本地人持械群殴外地人的事实;高调宣称要抓捕打砸烧人员,从来不说要抓捕肆意殴打外地人的本地人。林泽等务工者甚至直言:“你(潮州政府)这不是在制造社会不公、增加两地群众的矛盾吗?”

  抚平这条被割断的裂痕,尚需时间,更需政治智慧。

  (文中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来源:http://www.dfdaily.com/html/21/2011/6/14/617186.shtml

6月13日,南宁市朝阳花园,警方展示缴获的凶器。13日至14日,广西南宁市公安局举办“2011打击犯罪维护稳定集中宣传活动”,集中展示2011年上半年全市各级公安机关打击犯罪破案成果,向群众宣传各类案件防范常识,发放宣传资料,同时进行“开门评警”、征集案件线索,征集安全防范知识,提供各类公安业务、法律咨询服务等活动。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类别:转贴 查看评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6月14日, 12:21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