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 | 奢侈品市场与送礼市场

其实很少需要特别的奢侈品市场,只有特别的送礼需求,才催生送礼经济,催生奢侈品消费的直线增长。 不消说,中国变成世界奢侈品消费第一大国的信息,对于世界奢侈品生产厂家是个利好的消息,但对于中国的国家和民众却很不美妙。这样的第一,背后有腐败的增长,有道德的堕落,有贫富的差距增大,有官民矛盾的激化,有一切让中国变得令人担忧的东西。漫说中国还没有富到争这个第一的程度,就是到了,似乎拿下这个第一,也未见得光彩。有好多的世界第一值得我们去争,创造力第一,诺贝尔奖获得量第一,制造业产品质量第一等等,如果这样的第一多一点,顺便拿个奢侈品消费第一也就罢了。有光彩的第一都拿不到,仅仅拿了这个第一,而且后面还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猫腻,没有别的,两个字:丢人。

家的需求之外,就是供给官员们之间送礼之用。跟今天类似,但凡有点权势的官员,还就是喜欢这一口洋荤。送上一件西洋的毛呢大氅,比紫貂袍褂还要有面子。定期孝敬上司,夏天冰敬,冬天炭敬,上
司和太太的生日,三节六供,都免不了要送礼。如果有事相求,那礼就大了去了。高官们不仅对于黄白之物有特别的爱好,也喜欢积攒奢侈品。跟现在的官员,动辄几百上千的LV包,成百上千瓶的XO一样,一旦事败抄家,物品清单也是一大串的土洋奢侈品。如果不信,看看和珅的抄家单就明白了,这个单子,已经被好事者复制到了网上,查阅很方便的。有那特别贪婪的高官,已经不满足这日常的孝敬了,他们要催礼。催的方式,就是骂。晚清有位著名的高官言道,骂是有用的,小骂则人参貂皮来也,大骂则钻石、钟表来也。只要能找到茬口,一骂就灵。 这样的奢侈品消费,其实跟国家的贫富关系不大。当年的中国非常穷,但是,并不耽误人们从西洋进口自鸣钟、打簧表孝敬高官。现在中国据说已经富了,但依然有山区的孩子连午饭都没有的吃。这样的送礼,都是锦上添花,但凡能接受人们西洋奢侈品的礼物的人,肯定不会只收一件,而是多多益善,而且真的多多,多到要送到专门的店里卖。只要是在中国,哪个城镇没有这样的店呢?跟古代一样,送礼,一方面是日常孝敬,一方面是有事相求。有权者和跟权力沾边的人,即有权者亲近的人,都可以享受“礼”遇。如果说,相互送礼,礼里面是人情,而单向送礼,礼的里面,则是权钱交易。日常的人情往来,
                                                   

奢侈品市场与送礼市场

奢侈品市场与送礼市场 中国人对奢侈品的追求,势头凶猛。世界奢侈品协会发布报告称,中国内地去年消费总额占全球四分之一,预计2012年,中国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奢侈品消费第一大国。其实,照我看来,如果按国人真实的奢侈品购买量而言,中国现在就已经是世界第一了。因为有大量的中国人的奢侈品消费,是在国外,在香港和台湾,很多国人出境旅游的目的,就是为了买奢侈品,因为比内地便宜多了。 中国人真的富到可以跟日本、欧美和中东人媲美,可以披钻戴金,大口喝拉菲,出门被LV,放肆地往脸上涂名牌化妆品了吗?不好说。少部分人肯定可以,但购买这些奢侈品的人,多数其实不是这样,他们买这些东西,主要是为了送礼。好些人出国,狂购奢侈品,多数物件都标好了,这是给某处长的,这是给某局长的。可以非常决断地说,在中国,奢侈品市场,跟送礼市场是密切相关的。没有送礼的需求,奢侈品的消费绝不可能成长如此迅速。 我们是礼仪之邦,这厢有礼,是一个常态现象。互相送礼是基于人情往来,单向送礼,就是讨好巴结。从古至今,这两方面都很发达。真正促进奢侈品消费的,往往是后者。古来的奢侈品,一向就有自产和进口的两种。自产的有珠玉,金银首饰,有古玩字画,以及人参,燕窝,貂皮等等。而进口的,有各种中土不产的玩意,明清以来,主要是自鸣钟,打簧表、鼻烟壶,以及红楼梦里贾宝玉穿的金丝绒的大氅之类。当年外贸进口量实在有限,进口货,主要就是这些奢侈品。除了满足皇

                                                                 
奢侈品市场与送礼市场 张鸣 中国人对奢侈品的追求,势头凶猛。世界奢侈品协会发布报告称,中国内地去年消费总额占全球四分之一,预计2012年,中国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奢侈品消费第一大国。其实,照我看来,如果按国人真实的奢侈品购买量而言,中国现在就已经是世界第一了。因为有大量的中国人的奢侈品消费,是在国外,在香港和台湾,很多国人出境旅游的目的,就是为了买奢侈品,因为比内地便宜多了。 中国人真的富到可以跟日本、欧美和中东人媲美,可以披钻戴金,大口喝拉菲,出门被LV,放肆地往脸上涂名牌化妆品了吗?不好说。少部分人肯定可以,但购买这些奢侈品的人,多数其实不是这样,他们买这些东西,主要是为了送礼。好些人出国,狂购奢侈品,多数物件都标好了,这是给某处长的,这是给某局长的。可以非常决断地说,在中国,奢侈品市场,跟送礼市场是密切相关的。没有送礼的需求,奢侈品的消费绝不可能成长如此迅速。 我们是礼仪之邦,这厢有礼,是一个常态现象。互相送礼是基于人情往来,单向送礼,就是讨好巴结。从古至今,这两方面都很发达。真正促进奢侈品消费的,往往是后者。古来的奢侈品,一向就有自产和进口的两种。自产的有珠玉,金银首饰,有古玩字画,以及人参,燕窝,貂皮等等。而进口的,有各种中土不产的玩意,明清以来,主要是自鸣钟,打簧表、鼻烟壶,以及红楼梦里贾宝玉穿的金丝绒的大氅之类。当年外贸进口量实在有限,进口货,主要就是这些奢侈品。除了满足皇
张鸣

其实很少需要特别的奢侈品市场,只有特别的送礼需求,才催生送礼经济,催生奢侈品消费的直线增长。 不消说,中国变成世界奢侈品消费第一大国的信息,对于世界奢侈品生产厂家是个利好的消息,但对于中国的国家和民众却很不美妙。这样的第一,背后有腐败的增长,有道德的堕落,有贫富的差距增大,有官民矛盾的激化,有一切让中国变得令人担忧的东西。漫说中国还没有富到争这个第一的程度,就是到了,似乎拿下这个第一,也未见得光彩。有好多的世界第一值得我们去争,创造力第一,诺贝尔奖获得量第一,制造业产品质量第一等等,如果这样的第一多一点,顺便拿个奢侈品消费第一也就罢了。有光彩的第一都拿不到,仅仅拿了这个第一,而且后面还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猫腻,没有别的,两个字:丢人。   

中国人对奢侈品的追求,势头凶猛。世界奢侈品协会发布报告称,中国内地去年消费总额占全球四分之一,预计
2012年,中国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奢侈品消费第一大国。其实,照我看来,如果按国人真实的奢侈品购买量而言,中国现在就已经是世界第一了。因为有大量的中国人的奢侈品消费,是在国外,在香港和台湾,很多国人出境旅游的目的,就是为了买奢侈品,因为比内地便宜多了。


中国人真的富到可以跟日本、欧美和中东人媲美,可以披钻戴金,大口喝拉菲,出门被
奢侈品市场与送礼市场 张鸣 中国人对奢侈品的追求,势头凶猛。世界奢侈品协会发布报告称,中国内地去年消费总额占全球四分之一,预计2012年,中国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奢侈品消费第一大国。其实,照我看来,如果按国人真实的奢侈品购买量而言,中国现在就已经是世界第一了。因为有大量的中国人的奢侈品消费,是在国外,在香港和台湾,很多国人出境旅游的目的,就是为了买奢侈品,因为比内地便宜多了。 中国人真的富到可以跟日本、欧美和中东人媲美,可以披钻戴金,大口喝拉菲,出门被LV,放肆地往脸上涂名牌化妆品了吗?不好说。少部分人肯定可以,但购买这些奢侈品的人,多数其实不是这样,他们买这些东西,主要是为了送礼。好些人出国,狂购奢侈品,多数物件都标好了,这是给某处长的,这是给某局长的。可以非常决断地说,在中国,奢侈品市场,跟送礼市场是密切相关的。没有送礼的需求,奢侈品的消费绝不可能成长如此迅速。 我们是礼仪之邦,这厢有礼,是一个常态现象。互相送礼是基于人情往来,单向送礼,就是讨好巴结。从古至今,这两方面都很发达。真正促进奢侈品消费的,往往是后者。古来的奢侈品,一向就有自产和进口的两种。自产的有珠玉,金银首饰,有古玩字画,以及人参,燕窝,貂皮等等。而进口的,有各种中土不产的玩意,明清以来,主要是自鸣钟,打簧表、鼻烟壶,以及红楼梦里贾宝玉穿的金丝绒的大氅之类。当年外贸进口量实在有限,进口货,主要就是这些奢侈品。除了满足皇LV,放肆地往脸上涂名牌化妆品了吗?不好说。少部分人肯定可以,但购买这些奢侈品的人,多数其实不是这样,他们买这些东西,主要是为了送礼。好些人出国,狂购奢侈品,多数物件都标好了,这是给某处长的,这是给某局长的。可以非常决断地说,在中国,奢侈品市场,跟送礼市场是密切相关的。没有送礼的需求,奢侈品的消费绝不可能成长如此迅速。


我们是礼仪之邦,这厢有礼,是一个常态现象。互相送礼是基于人情往来,单向送礼,就是讨好巴结。从古至今,这两方面都很发达。真正促进奢侈品消费的,往往是后者。古来的奢侈品,一向就有自产和进口的两种。自产的有珠玉,金银首饰,有古玩字画,以及人参,燕窝,貂皮等等。而进口的,有各种中土不产的玩意,明清以来,主要是自鸣钟,打簧表、鼻烟壶,以及红楼梦里贾宝玉穿的金丝绒的大氅之类。当年外贸进口量实在有限,进口货,主要就是这些奢侈品。除了满足皇家的需求之外,就是供给官员们之间送礼之用。跟今天类似,但凡有点权势的官员,还就是喜欢这一口洋荤。送上一件西洋的毛呢大氅,比紫貂袍褂还要有面子。定期孝敬上司,夏天冰敬,冬天炭敬,上
司和太太的生日,三节六供,都免不了要送礼。如果有事相求,那礼就大了去了。高官们不仅对于黄白之物有特别的爱好,也喜欢积攒奢侈品。跟现在的官员,动辄几百上千的
LV包,成百上千瓶的其实很少需要特别的奢侈品市场,只有特别的送礼需求,才催生送礼经济,催生奢侈品消费的直线增长。 不消说,中国变成世界奢侈品消费第一大国的信息,对于世界奢侈品生产厂家是个利好的消息,但对于中国的国家和民众却很不美妙。这样的第一,背后有腐败的增长,有道德的堕落,有贫富的差距增大,有官民矛盾的激化,有一切让中国变得令人担忧的东西。漫说中国还没有富到争这个第一的程度,就是到了,似乎拿下这个第一,也未见得光彩。有好多的世界第一值得我们去争,创造力第一,诺贝尔奖获得量第一,制造业产品质量第一等等,如果这样的第一多一点,顺便拿个奢侈品消费第一也就罢了。有光彩的第一都拿不到,仅仅拿了这个第一,而且后面还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猫腻,没有别的,两个字:丢人。XO一样,一旦事败抄家,物品清单也是一大串的土洋奢侈品。如果不信,看看和珅的抄家单就明白了,这个单子,已经被好事者复制到了网上,查阅很方便的。有那特别贪婪的高官,已经不满足这日常的孝敬了,他们要催礼。催的方式,就是骂。晚清有位著名的高官言道,骂是有用的,小骂则人参貂皮来也,大骂则钻石、钟表来也。只要能找到茬口,一骂就灵。

家的需求之外,就是供给官员们之间送礼之用。跟今天类似,但凡有点权势的官员,还就是喜欢这一口洋荤。送上一件西洋的毛呢大氅,比紫貂袍褂还要有面子。定期孝敬上司,夏天冰敬,冬天炭敬,上
司和太太的生日,三节六供,都免不了要送礼。如果有事相求,那礼就大了去了。高官们不仅对于黄白之物有特别的爱好,也喜欢积攒奢侈品。跟现在的官员,动辄几百上千的LV包,成百上千瓶的XO一样,一旦事败抄家,物品清单也是一大串的土洋奢侈品。如果不信,看看和珅的抄家单就明白了,这个单子,已经被好事者复制到了网上,查阅很方便的。有那特别贪婪的高官,已经不满足这日常的孝敬了,他们要催礼。催的方式,就是骂。晚清有位著名的高官言道,骂是有用的,小骂则人参貂皮来也,大骂则钻石、钟表来也。只要能找到茬口,一骂就灵。 这样的奢侈品消费,其实跟国家的贫富关系不大。当年的中国非常穷,但是,并不耽误人们从西洋进口自鸣钟、打簧表孝敬高官。现在中国据说已经富了,但依然有山区的孩子连午饭都没有的吃。这样的送礼,都是锦上添花,但凡能接受人们西洋奢侈品的礼物的人,肯定不会只收一件,而是多多益善,而且真的多多,多到要送到专门的店里卖。只要是在中国,哪个城镇没有这样的店呢?跟古代一样,送礼,一方面是日常孝敬,一方面是有事相求。有权者和跟权力沾边的人,即有权者亲近的人,都可以享受“礼”遇。如果说,相互送礼,礼里面是人情,而单向送礼,礼的里面,则是权钱交易。日常的人情往来,

这样的奢侈品消费,其实跟国家的贫富关系不大。当年的中国非常穷,但是,并不耽误人们从西洋进口自鸣钟、打簧表孝敬高官。现在中国据说已经富了,但依然有山区的孩子连午饭都没有的吃。这样的送礼,都是锦上添花,但凡能接受人们西洋奢侈品的礼物的人,肯定不会只收一件,而是多多益善,而且真的多多,多到要送到专门的店里卖。只要是在中国,哪个城镇没有这样的店呢?跟古代一样,送礼,一方面是日常孝敬,一方面是有事相求。有权者和跟权力沾边的人,即有权者亲近的人,都可以享受“礼”遇。如果说,相互送礼,礼里面是人情,而单向送礼,礼的里面,则是权钱交易。日常的人情往来,其实很少需要特别的奢侈品市场,只有特别的送礼需求,才催生送礼经济,催生奢侈品消费的直线增长。


不消说,中国变成世界奢侈品消费第一大国的信息,对于世界奢侈品生产厂家是个利好的消息,但对于中国的国家和民众却很不美妙。这样的第一,背后有腐败的增长,有道德的堕落,有贫富的差距增大,有官民矛盾的激化,有一切让中国变得令人担忧的东西。漫说中国还没有富到争这个第一的程度,就是到了,似乎拿下这个第一,也未见得光彩。有好多的世界第一值得我们去争,创造力第一,诺贝尔奖获得量第一,制造业产品质量第一等等,如果这样的第一多一点,顺便拿个奢侈品消费第一也就罢了。有光彩的第一都拿不到,仅仅拿了这个第一,而且后面还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猫腻,没有别的,两个字:丢人。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c7a2f501018g4t.html) – 奢侈品市场与送礼市场_张鸣_新浪博客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6月18日, 3: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