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王军走投无路 只因艾未未太敏感

6月初,经过10个小时被拷问、7个多小时被独自关在审讯室之后,28岁的北京行为艺术家王军被警方送出警局大门,临行前被叮嘱:不要让你的名字在网络上曝光,搬到另一个城镇去,不要对任何人谈起什么。
《纽约时报》报导,几个小时之后,王军坐在北京798艺术区的咖啡座上,将他的遭遇倾诉知交与外国记者。他说:“他们试图将我从一个正常、有用的人转化为无用之人”,“我不能让这事发生。

王军最著名的作品包括自己被砖块压着、埋在雪地或披着人民币的自画像。不久前,他被当局关押,因他在艺术节活动中神秘地影射了被当局控告逃税而被关押两个多月的艾未未。

尽管王军在偶发艺术节的角色仅限于诗人与音乐家,但北京当局认为,他应为该节日的视觉艺术部份负责,其中在一面白色的墙上写了艾未未的名字。偶发艺术节于6月1日开幕,隔天就被当局喊停。

其它的艺术节参与人士当天也被盘问,但当局只拿王军来杀鸡儆猴。

王军被释放之后回家,他看到了房东要他搬迁的字条。随后,当他到达平日喜好的餐厅用晚餐时,店家在他还没用完餐就要赶人。王军说:“他告诉我,我必须立刻走人,不要再回来了,因为我是一个政治敏感份子。”

王军的遭遇凸显了曾帮忙设计北京奥运体育馆的艾未未这个名字在北京有多么敏感,因为当局必将惩罚任何与他有关联的人。艾未未的四位艺术家朋友与同事,包括他的司机、会计与助理都失踪了,更绝的是:所有关于艾未未的消息,以及国际上对他被关押的声援,全部在网络上被刻意抹掉。

艺术节活动策划者Wu Qifei说:“现在的中国社会有太多的恐惧,甚至连警察都很害怕,这就是为何他们会这样做的原因。”

这场艺术节共有19位艺术家共襄盛举,其中包括30岁的诗人闻捷。他认为,事件的转变很荒谬,因为除了艾先生的幽灵存在之外,内容是那么难能可贵的政治中立。他说:“中国正成为一个超现实的地方。”他在咖啡厅一边安慰王军,一边敦促他赶快离开北京。

王军静静地说:“我知道这事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暗示,警方策划将他驱逐,一定要让他失业。他说:“我不再拥有任何谋生的方式。”

去年,王军将自己裹在100元人民币的图片在坊间流传之后,警方就警告他在自找麻烦。今年四月,他为了纪念艾未未,发出“公共日光浴”的邀请函,之后他首度被警方关押。几天之后,他艺术月刊杂志的主编工作丢掉了。

他感慨道:“你所看到的那一切都只是一个幻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