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陆镇书记:拆了是按照现在这个规章来说了,肯定要拆,但是怎么个拆法,这个时间大家还是个协商的余地

孙区长:我觉得了那个拆的时间,拆的方式 刚刚我也讲了老艾你还是可以和镇里面再沟通,我倒觉得这个拆迁拆个宏伟局面出来这个没有必要。那个有一点我觉得可以,作为一个艺术品的存在,还是从情感上来说一下子把它抹去了,这个东西还是有点过不去的,这个可以慢慢来,没关系。

:这个了对我来说我考虑吧,我把它一下抹掉吧,我是比较能接受,因为我一下抹一点是个艺术的过程,只要我是个艺术再处理过程的时候,我就能比较爽,是因为我仍然是主动的,我想把这个被动化为主动,那么只有用我的方式在做的时候,我才愿意承担这个结果,否则我是肯定承担不了这个结果的。这个逻辑你清楚吧,就是你说的是对的,作为一个艺术家一个艺术品,我从来认为艺术品是有生命的,它在不同地区是有它不同生命的,拆掉是这个艺术品很幸运的地方,就是说,今天在中国在上海它盖成了它必须拆掉,这是我值得庆祝的事情,上海不要以为这个是拆掉的,它会在建筑史上在历史上在中国的文化史上都是一个很特殊的事件,所有人都会记住这次拆迁的。

摘自:艾未未上海马陆工作室建拆纪要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

全文见:
http://www.duyanpili.appspot.com/2010/11/3/chaiqianjiyao.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