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17

中国的坚持毛泽东思想的网站“”指责学者茅于轼、辛子陵发文“污蔑”领袖毛泽东,并发起“公诉”两人的联署活动,到联署结束时,有5万人签名。有海外学者认为,这一联署“公诉”是场闹剧,中国大陆怀念毛泽东的活动升温与明年中共18大的人事卡位有关。

中国经济学者茅于轼今年4月26号发表了读退伍军官辛子陵的《红太阳的陨落》一书的感想,题目是《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茅于轼在文章中提到,在毛泽东掌权期间,大跃进饿死3000多万人,中共建政后因政治斗争死亡达5000万人等。随后,以捍卫毛泽东思想为己任的“乌有之乡”网站指责茅于轼、辛子陵是卖国贼,攻击、诋毁中共和毛泽东,篡改、捏造和丑化中共历史,煽动社会动乱,并发起全国对两人进行“公审公诉”的签名活动。

《明报》星期四报道,这一“公诉”签署活动现已结束,据称全中国有29个省市的5万人签名,包括一些中共退休高官。公诉书已于6月26号寄往中国全国人大和各省市人大。“乌有之乡”网站负责人范景刚称,“希望人大对这一事件予以高度重视,并责成有关部门查处,来维护毛泽东主席的形象。”

在美国纽约的叶宁律师认为,“乌有之乡”网站要求中国人大“公诉公审”、辛子陵二人,不符合中国现行的法律程序,显然是一场闹剧,

“人大常委会不是一个司法机构,也不是一个行政监督机构。用公众签名的方式向人大常委会施压,要人大常委会对辛子陵和茅于轼这两位公民提出公诉,这可以说是滑天下之大稽。因为我们知道公诉的单位是检察机关。似乎‘乌有之乡’网站如果真要这么做的话,就应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院或者向两位他们痛恨的学者所在地的检察机关提出公诉请求,才算走对了衙门。所以他们这种做法实际上并不是一种严肃的法律行为,而完全是在抢夺中国的话语权,挑逗公众舆论的一种做法。”

总部在美国纽约的争论杂志《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认为,近年来 “”在中共内部越来越被边缘化,越来越远离政治中心,这次“乌有之乡”推动的“公诉公审”联署活动,其诉求将会不了了之,

“因为事实上从毛死、‘四人帮’被抓之后,中国从邓以后当局就已经在非毛化的路上走了很远。一方面只是处于维护他们统治的需要,依然把毛的牌位继续供奉着。但事实上当局的所作所为,包括他们心里所想的和毛已经相差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要重新恢复文革那一套,根本是不可能的。这次他们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才征集了五万人的签名,可见相应这种做法的人实际上也非常少。包括一些对乌有之乡所认同的一些多少有些名气的学者几乎也都没有参加,显然他们也知道在这个问题上站在一起那是很让人耻笑的。”

胡平认为,以“乌有之乡”为代表的“毛左”,实际上对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及其政策怀有矛盾心情,而现在的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人对毛泽东也有复杂的心情。

“其实现在的‘毛左’他们自己的处境就非常尴尬。因为按照他们的观点,(而且)如果真是认真实行他们的观点的话,首先对现在的当局就应该(是)造反有理,就应该上井冈山去搞武装革命。因为现在当局在非毛化的路上已经走了这么远,在资本主义道路上已经走了这么远,要是‘毛左’真是相信他们自己的主张,那么他们根本就不应该还做出一副还要拥护共产党中央、维护权威的架势,而应该采取严厉的、批判的、革命的态度。但是‘毛左’显然又不愿意这样做,而事实上‘毛左’总是跟着上面走。所以 ‘毛左’现在陷入一个极大的矛盾。”

叶宁认为,“乌有之乡”的“公诉”联署和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倡导的“唱红”活动,都是中共极左派为明年中共18大上,自己的代言人能够“上位”而举行的造势活动,

“他们真正要做的是在为18大以后的中国政治走向进行测风向,进行政治定位,进行舆论造势;同时通过这样的舆论造势把极左派的人物推到政治前台,这就是乌有之乡这批笔杆子们的政治图谋所在。而这确确实实是在大开历史的倒车,是在和整个中华民族、和整个自由人类在开玩笑。”

叶宁认为,尽管文革已经结束30多年了,但在中国大陆对毛泽东的批评、对文革的反思,仍然阻力巨大,而这是关系到中国今后向何处去的大问题。叶宁认为,从前苏联解体的历史经验看,掌权的共产党内左派的动作越大,就越会引起民众的反感,共产党一党专政体制也就离崩溃之日越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打印本文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