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读了杨恒均博士的《家国天下》,亦反反复复的想到了最近发生的药家鑫一案,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其中,在大脑中不断闪现的是三个词:、顺民、公民。“公民”是一个舶来品,我国历史上只有“百姓”,没有“公民”。更没有由此基础上形成的公民社会。至于“”,则自古有之,一切动乱者、革命者、思想行为偏激者均被当政者称为“”。最近,又有了一个新的词语,叫做“网络暴民”。而“顺民”则指那些备受欺压而逆来顺受的百姓。而在多灾多难的中国,我是从来不怀疑中国百姓的忍耐力的。

药案,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中国有如此多的“暴民”和“顺民”,却惟独“公民”少得可怜。君不见,在药案当中,多少热血百姓替张妙伸张正义。对此,我原本是十分欣慰的,因为我看到了百姓的良知、道德的底线。可是随着案件的不断进展,我却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在网络当中,看到一种强大的力量,一种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力量。无论是谁,只要稍微替药家鑫辩解,立刻会被称之为“五毛”“药家水军”,立刻会遭到最恶毒的问候,祖宗八代以及所有的女性亲人无一幸免。那么事实真的如此么?恐怕连扣帽子的人自己冷静下来想想也会怀疑吧?不能每一个不同的声音都是“药家水军”的声音,都是“五毛”的声音,对吧?不能所有人地思想和看问题的角度都一样,对吧?然而,却绝少有稍微冷静一些的人。网络上充斥的是整齐划一的喊杀之声,不容许别人发出任何一点不同的声音,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西方有句经典名言:我不赞成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我们的中国,我们每一个被称为“网络暴民”的百姓,距离这一普世价值观的距离,是何其之远!的确,百姓的声音,舆论的声音,有利于监督政府和权力,“网络暴民”无论从何种角度讲,都要强过面对药家鑫杀人一案,依旧麻木冷漠的“顺民”,更何况,“网络暴民”的形成是因为对政府的信任的崩塌和恐慌,应对“网络暴民”的形成负责的,更多的应是国家和政府,而不是“暴民”本身。可是,我想问的是,成为“网络暴民”真的是我们最优的选择么?

不!我们还可以选择做“公民”,一名有着公民意识的“公民”,一名冷静、理性、平和的“公民”,一名不卑不亢的“公民”,一名敢于争取权利,勇于监督政府,但同时对自己的同胞怀有怜悯和宽容之心的“公民”。“公民”的培育,需要公民意识的觉醒,需要经过不断地争取和抗争。如此方能形成“公民社会”。然而,在如今贪腐现象依旧严重的今天,在封建思想依旧根深蒂固的今天,在官本位依旧牢牢占据领导者的内心的今天,公民意识离我们还有多远?公民社会离我们还有多远?“执政为民”“权为民赋”,这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认识和口号,然而,如果仅仅是口号,如果只说不做,那即便认识再深刻,即便口号喊得再响,又有何用?况且对于为数不少的官员而言,他们甚至压根就没有这种意识,他们把自己当做高高在上的“官老爷”,老百姓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不是给他权力的人,而是屁民。何其可气!何其可恨!而多少“顺民”,也对此逆来顺受,忍气吞声。“顺民”对于应有的权利却不争取,受人鱼肉却奴性十足,何其可悲!何其可叹!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公民社会的形成,需要所有力量的共同努力,需要政府或主动但更多是被动的不断让步,更需要民众不断的、主动的争取,需要人民拿出勇气,将无限扩张的权力“关进笼子里”。真诚的希望,在不远的一天,中国没有“暴民”,没有“顺民”,而只有“公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