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示:革命党的中坚,当时也属于中国的精英,在尽量保持社会稳定这个目标而言,他们跟立宪党人心有相通之处。所以无论是立宪党人的改良,还是革命党人的革命,对于动员社会底层都没有兴趣。他们印象中当年太平天国之乱,那个乱局对他们来讲印象太深刻了。

凤凰卫视6月17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由于今年是辛亥百年,所以坊间出现了特别多关于辛亥百年的书,在这些书里面有许多都是通俗易读,而且更有意思的是,这些通俗易读的书里面,有很多不再照本宣科,不是讲过去那些老套了,而是用了很多新材料,用了很多新角度来让我们重新看看当年那场革命是怎么搞的。以至于革命里面常常被我们忽略掉的一些细节,一些小地方,一些小人物。

说到这一点,就不可以不介绍最近特别火的一本书,就是我今天手上拿的这本《辛亥:摇晃的中国》,它的作者就是人民大学的张鸣。张鸣教授在这本书里面,他特别关注一些小人物,比如说什么样的小人物?农民群体。我们要知道当时武昌起义起来之后,各省很多地方,东南各省、南方各省也都宣布要独立了。当时那些宣布独立的军政府,你千万不要以为就是说好像民变四起,大家都起来纷纷闹革命,不是这样。当时那些各方的军政府,其实很多原来是支持立宪派的,它这时候看到革命情势起来,急忙自己先宣布独立,其实怕的,第一是革命党,第二就是怕农民。我们总觉得革命应该以农民为主力,是不是,为什么他们怕农民呢?

于是,在这里张鸣就给我们看了一个例子。就看到有一些地方农民自己也学着起来,说要搞独立之后,结果后来反而被军政府镇压。这是为什么呢?他说到,革命党人革命是革命,但是不动员群众,尤其不动员农民。孙中山在就任临时大总统的初始就对外国人讲,他们不需要群众的主动精神。现在看来这是很反动的资产阶级的一个想法,是不是?但是当时这些人,他们的印象就是,如果真的全靠农民起义来作为革命主力的话,那就要天下大乱了。革命党的中坚,当时也属于中国的精英,在尽量保持社会稳定这个目标而言,他们跟立宪党人心有相通之处。所以无论是立宪党人的改良,还是革命党人的革命,对于动员社会底层都没有兴趣。他们印象中当年太平天国之乱,那个乱局对他们来讲印象太深刻了。

这里面还有一些小故事,我觉得很有趣,比如说这里面讲到当年的学堂学校。张鸣就说辛亥革命期间,学堂是当年新式的学堂,很重要,很多激进新思想都从里面走出来,甚至很多时候革命党人就匿藏在里面。但是政府怎么拿这些学校开刀呢?我们来看看,这边就说到传统上学堂上是清正之地,跟圣人有关系。所以那些大兵一般不敢轻易进来。比如说这里面有说到了,当年在山西运城有这么一个女子学堂,这个女子学堂的主持者是个老革命党人的夫人。所以这个女子学堂也成了当地革命党人的据点。革命党人总在里面开会,学堂甚至藏有枪械。后来消息走漏出来了,地方道台就派人派兵去搜查,看看干吗。当时这个兵来了之后,学生们关着门躲在里面不敢出来。结果这个夫人出来,面不改色,对前来的士兵大声呵斥,断然否认指控,连唬带吓,连声骂士兵野蛮,摧残教育,说这样是要亡国的。还一口一声说,你们这些大兵跑来我们这个学堂,不就坏了我们清誉吗?结果这些士兵最后什么反应,你知道吗,居然说,算了,我们回禀大人说,人家不让搜,不让搜也就不搜了。居然这样子来结局,这是当时很常见的一个情况。

为什么学校学堂在当时能够成为一个小小的地方革命基地呢?就是因为当时的学校跟学术,还有一个比较高的比较独立的道统所在,相对来讲是比较独立的。再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当时一些著名的大学问家章太炎先生。章太炎先生,我们知道是坐过两回牢的,其中一回是被软禁,是被袁世凯抓去软禁。它这里面有说到,袁世凯当时软禁他之后,他很多行为都非常怪异。章太炎怎么个怪异法呢?比如说他动辄就痛骂这些警察,逼着这些看着他的这些警察,等于是国保人员,逼着他们叫什么呢?叫他老爷,而且要时时向他请安,天天得向他磕头。您听过有政治犯这么牛的吗?要看着他的国保人员叫他老爷,要天天给他磕头请安。但是当时那些看着他的国保人员也都真的照办。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当时很尊重这个学问,大学问家,像章先生太炎先生这是多了不起的大学问家,对不对?对着这种人,一般的这些士兵拿他是没办法的。

我们再来看看,当时其实还有一些怪事,这个怪事包括什么呢?就搞革命的人到底是些什么人?比如说有这么一些混混,这个混混里面有一个扬州人,1949年之后专门为他做过平反调查。但是其实就是个混混。他怎么个混法呢?就说当时各地说要闹独立闹革命的时候,很多这种人出来,他也是其中一个,出来就到处说要搞革命,后来果然打开了这个地方的库存,发白银。这都是当时的很有革命会党的风范,就是把这些官府的东西拿出来给大家发了,像发大财一样,有点劫富济贫的味道。而且最妙的是什么?他进城之前抢了一家绸布店,抢了一匹白绸子裹在身上,为什么呢?当时都说那是因为革命党是在为崇祯皇帝戴孝,白盔白甲。白盔白甲比较难弄,但是弄一身白色衣服倒没什么难处。只是为崇祯戴孝就成了他们抢劫的借口,这也很搞笑是吧。

但是这还不是最逗的,那时候我觉得这里面最逗的一个人,按照张鸣所讲,是一个叫刘艺舟的人,这个刘艺舟还是个海归,是留学日本有名的早稻田大学,回来之后却不干原来自己的本业,喜欢干吗呢?喜欢唱戏,而且唱的是当时的文明戏。所谓文明戏就是改造成类似现代话剧的那种戏。他带着这个戏班,戏班里面有很多道具枪,甚至也埋了一些真枪,武昌起义炮声一响之后,他正好乘坐日本轮船,坐着船从大连南下,路过登州忽然兴起要船长靠岸。船长本来说没办法停,他就不管,用枪,掏出这个枪炮对天猛轰。结果当时登州的官军跟守军居然被这个枪声吓到就逃跑了,于是他就革命成功了,解放了登州。而这个刘艺舟后来再派人拿下了临近的黄县,于是一代的话剧演员刘艺舟忽然就成了登黄都督。后来这个正式革命军来到,又把这个地方政权交出去,这个艺人继续流浪演出去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