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 |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熊飞骏

利比亚战事已经持续整整三个月,独裁狂人卡扎菲的最后失败虽然已成定局,但利比亚的战局走向依旧没有明朗。

人民对独裁狂人卡扎菲的痛恨是可以理解的。一个出动飞机、坦克、导弹大规模屠杀表达正当政治诉求的和平示威民众;搜刮上千亿美元民脂民膏(相当于每个利比亚国民16000美元)转移到他高调谴责的“万恶帝国主义国家”;用每天2000美元的巨额薪酬收买外国雇佣军屠杀本国人民;并盛传向士兵发放“伟哥”,用大规模“强奸”同胞姐妹作为战争手段……一个长着如此野蛮筋骨的怪兽,别说不是人民领袖,连人都不是!

所以世界正义力量渴望绞死卡扎菲,向他的亲人和政治帮凶讨还血债是可以理解的。

作为利比亚境内主要反卡扎菲势力——班加西反对派,人们渴望武装他们,赢得对卡扎菲军事力量的压倒优势一样可以理解。


但不加限制地武装班加西集团却是一条危险之路?


对利比亚班加西反对派的支援究竟应该维持在什么限度?正在检验挑战国际理性。

如果国际不加限制地武装班加西反对派,使他们赢得对卡扎菲军力的压倒优势,卡扎菲集团就会迅速灭亡,卡扎菲家族和政治帮凶都会受到以牙还牙的无情清算。快意恩仇确然让人很爽很过瘾。

但消灭了卡扎菲集团以后呢?利比亚能向何处去?

利比亚理想的重建之路应该是民主宪政,那样才能避免“卡扎菲式灾难”再度在利比亚国土上重演。

在联合国维和力量监督下举行全民公开公平选举,产生各方力量都能接受的民主政府,是战乱后的利比亚民主转轨的最好办法。

卡扎菲集团崩溃后,班加西反对派如果成为利比亚压倒一切的政治军事力量,他们会给利比亚渴望的民主吗?

如果国际不加限制地武装反对派,使他们一路凯歌战胜卡扎菲,军事强人就会应运而生。

因为利比亚人民对卡扎菲仇深似海,能快速击败卡扎菲并为人民讨还血债的军事强人很容易成为广大利比亚人民心目中的战斗英雄。


军事强人和战斗英雄多是民主事业的克星。

军事强人有能力对失败的统治者进行血腥清算;但狂热的报复清算却容易造成社会分裂,对民主事业不利。当胜利者领导利比亚人民向卡扎菲集团进行血腥的报复清算时,就很容易赢得利比亚人民的狂热拥戴。

一个拥有强大武装力量,并赢得国内人民狂热拥戴的军事强人,会给利比亚人民带来民主自由吗?

可能性很小!


万民拥戴的军事强人很难成为民主先驱;但很容易成为新的专制独裁者,成为另一个卡扎菲!

人们也许会说是北约武装了反对派,他们得听北约的?北约要民主他们就只能给利比亚以民主?


问题是当万民拥戴的军事强人产生时,他会听北约的吗?


不会!对于军事强人来说,专制独裁是一个难以抗拒的诱惑,足以诱惑他们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更大的不幸是:当军事强人和昔日打抱不平的恩主发生冲突时,绝大多数利比亚人民会站在自己的战斗英雄一边;而不会站在北约那一边;甚至于会恩将仇报把北约当成“阴谋侵犯利比亚主权、干涉利比亚内政”的侵略者?


在专制野心家的主导下整个民族恩将仇报的悲剧,在世界历史上实在太多了。

在苏军占领阿富汗期间,美国全力支援阿富汗圣战者,可等苏军撤离后,圣战者立马把美国作为自己的主要敌人,在全球对美国人民进行新的“圣战”,不择手段对美国人民“玩恐怖”。

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军在索马里维和则是又一个不该发生的悲剧:美国人给索马里送去了成千上万吨的粮食和药品,索马里人则送给了美国十几俱士兵的棺木……


一个国家通过人民战争的手段来推翻专制,一旦产生了万民拥戴的战斗英雄,这个国家的未来就“很失望”“很悲剧”。

十七世纪四十年代英国人民争取民主的反国王内战,从战火中诞生的战斗英雄克伦威尔,在危机关头使人民的军队反败为胜,把屡战屡胜的英王查理一世送上了断头台。

胜利后的克伦威尔并没有给英国人民带来期望的民主,而是赤裸裸的军事独裁!专制的蛮横程度比查理一世有过之而无不及。

…………


为了防止历史悲剧在利比亚再度重演,对班加西反对派的军事援助必须保持一定的限度,切不可令其上升为利比亚境内压倒一切的军事力量。

利比亚的最理想结局是:班加西反对派的军事力量相对卡扎菲略占优势,卡扎菲集团在北约和反对派武装的打击下节节失利。部分政府军在军事压力下倒戈;政府军控制区内的人民乘政府军战败控制放松之际举行反卡扎菲起义,卡扎菲集团在四面楚歌声中树倒猢狲散。

卡扎菲集团倒台后,利比亚出现几支互为牵制的政治军事力量,班加西反对派虽然略战优势但却没能力为所欲为。这样各方就容易接受公平谈判的机会,在联合国监督下举行全国公开公平选举,产生各派力量都能接受的民主政府。


处于政治转轨期的国家,无论是政治还是军事力量,一派独大的局面是很危险的!

 

利比亚危机正在考验国际理性!

 

 

0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6月22日, 6:3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