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勤 |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title=”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a></p>
<p align=“咔嚓一声,我的胳膊被拧了一下,当时就很疼,不敢动了。”

“他们还掐我的脖子,想置我于死地。我的脑袋被打、膝盖被踢。”

 “只要是为了孩子,挨打挨骂无所谓,苦累无所谓……我还是会坚持下去的。”

20101225日,圣诞节这天,辽宁省葫芦岛市38岁的疫苗家长杨玉奎来到我办公室,向我们讲述了自己1217日在卫生部门口被保安群殴的经历。讲话期间,杨玉奎思绪混乱,嘴唇紫黑,脸色难看,“他还没从挨打中恢复过来呢”。

卫生部门口的群殴

1217日上午,杨玉奎与山东临沂的李宝向如往常一样去卫生部门口“讨说法”,他们先到警卫室登记,然后站在门口举起标语牌。他们此举是寄希望于卫生部能给孩子做出公正的鉴定,证明孩子的病残究竟与疫苗接种有无关系。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title=”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a></span></p>
<p align=1217日下午,杨玉奎应河南商丘的疫苗家长卢卫卫之约,陪卢一起去看病。

15时许,他们在卫生部门口碰面。杨玉奎提议,干脆到卫生部警卫室去登记一下,“说明今天我们又来反映情况了”。

然而,卫生部门口的保安和信访人员不让杨玉奎登记,理由是他上午已经登记过。于是,双方争执不下并发生口角。

其中编号为108的卫生部信访人员骂杨玉奎:“杨玉奎,我是你祖宗,我是你爷爷。”

杨反击说:“你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没有妻儿,没有父母吗?”

108”:“你说谁没有父母?”

杨玉奎:“如果你敢当,我就给你跪下。”

“扑通”,杨玉奎真给“108”跪下了!

这时,“108”即用手推倒杨玉奎,其他五六个保安也一哄而上,对杨玉奎进行拳打脚踢的一顿猛打。

杨玉奎爬起,将相机给了同行的李宝向,边退后边举起双手,以表示“我空着手,是他们先动手打人的”。

然而,五六个保安又追上撤退的杨玉奎,将其推到在门口的自行车上,再一次地拳打脚踢。

“他们人多,动起手来脚和拳头就都使上了。”

“咔嚓一声,我的胳膊被拧了一下,当时疼得不敢动了。”

“他们还掐我的脖子,想置我于死地。我的脑袋被打、膝盖被踢。”杨玉奎向我们讲述。

杨玉奎先后被追打三次,两次被打倒,“前后闹了有半小时”。和杨同行的卢卫卫想去帮忙,但被其他保安拦住不能靠近。

另外一位疫苗家长李宝向拨打110报警,接线员问道:“你们是不是一起上访的?”随即挂机。

当时围观的人很多,有人气愤地指责卫生部保安:“你们这么多人打一个人干什么!”

买烟:我要贿赂陈竺部长

被打后,杨玉奎顾不上疼痛,一气之下在卫生部附近的一个小卖部,花450元人民币买了一条中华烟。

“想到自己的孩子成那样,因为这事(我)父亲被折腾死了,母亲被折腾残废住院了,自己还被打,我当时就觉得活着没意思。”

买了烟,杨玉奎返回卫生部,在路上掏出随身携带的一瓶安眠药,一把将60粒药片全部塞进嘴里吞下。

杨回到卫生部门口,双手举着中华烟跪在卫生部门口,面向卫生部大楼,要求“贿赂陈竺部长,让其帮我解决困难”。他的此举当然被保安拦下。

十几分钟后,药劲上来,杨玉奎突然晕倒在地。

“等我醒来后,就在医院病床上了,晕倒后我什么都不知道。”
杨玉奎不知道自己被何人、何时、如何送往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

醒来后,杨玉奎不顾劝阻,又“晃晃悠悠”地返回卫生部门口。这时卫生部的保安报警,并扳断一个栏杆,反诬杨玉奎所为,说他闹事扰乱秩序。不久,来了两位民警,声称要把杨玉奎带回派出所。

1820分左右,杨玉奎又折回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希望拿到自己的病历。然而,医生说病历被民警拿走了,但是民警否认。

碰巧,杨玉奎跟着卫生部保安走进医生办公室,看到了自己的病历,一把夺了过来。

门诊号为01577551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病人记录表》上记载:患者因意识不清由120送来我院抢救室……同时患者家属电话通知患者曾口服药物,考虑药物中毒,遂立即给予洗胃治疗,但患者拒不配合治疗,大喊大叫,扰乱病房秩序……诊断初步印象“药物过量?”

在这份《记录表》上,还有一段手写字迹如下:“该人情况已电话上报值班所长谢刚,谢刚副所长答复,关注医院情况,杨玉奎再到医院去现场,杨玉奎自己不配合治疗,咱们没有什么办法。”(杨玉奎介绍,是派出所警察写在医院记录表上的。)

拿到病历后,杨玉奎离开医院,返回自己住处。

“只要是为了孩子,挨打挨骂无所谓,苦累无所谓……我还是会坚持下去的。”杨玉奎最希望儿子能够得到及时救治,同时希望相关政府部门能够给予的一个公正合理说法。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title=”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a><br /><span><br />
<strong><span><span> </span><span lang=祸起人生第一针

 

2006623日,对杨玉奎来说是一生中最高兴的日子,因为这天儿子在葫芦岛市广霁医院降生。然而令他和家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厄运也从这天降临。

62314时许,儿子刚出生,广霁医院护士就给其注射了卡介疫苗。卡介苗是预防结核病的疫苗,婴儿出生后,最先要接种的就是卡介苗,是“人生第一针”。

儿子接种卡介苗的一个月后,杨玉奎发现儿子左腋下有一个黄豆大的淋巴,并且一直不见消散,反而向全身扩张。因为查了相关医学书籍,并询问专科医生,杨玉奎开始怀疑儿子得病是由接种卡介苗引起的。

目前,杨玉奎儿子全身淋巴结肿大,血管扩张,不能脱离药物治疗,4岁的人生全部在医院度过。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title=”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a></p>
<p align=     
“卡介苗引起的异常反应有两种,一种是良性的淋巴扩张,一种是恶性的淋巴癌。”为了救治儿子,杨玉奎不仅奔波于各个医院,也开始钻研卡介苗的知识。

四年来,杨玉奎为儿子治病花去了约24万元人民币,用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为了孩子的事,我家都被害惨了,我父亲被折腾死了,母亲被折腾残废了……”说这话时杨玉奎有点哽咽。

杨玉奎认为儿子得病是由医院不正当接种造成的。“接种人员并没有经过培训上岗,很可怕。”

自从意识到这点后,杨玉奎便找到广霁医院,希望医院给个说法并救治儿子。但医院答复说:“没有义务为孩子救治,比你家孩子情况严重的多得是。”

     
随后,杨玉奎又向葫芦岛市卫生局疾控中心结核防治所求助,对方说卡介苗是国家免疫规划内的,政府强制接种,他们也没办法,出了事情只能自认倒霉。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title=”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a></span></p>
<p align=一边救治孩子,一边向各部门申诉“讨说法”。杨玉奎不仅跑了无数趟各大医院,而且也先后找遍龙岗区卫生局、葫芦岛市卫生局、辽宁省卫生厅、国家卫生部等所有级别的卫生部门;他还逐级向县信访局、市信访局、省信访局等行政主管部门反映情况。

但令他失望而愤怒的是,“皮球被踢上踢下”,问题一直无法落实,不仅孩子的事情没解决,自己还遭受“严重打击报复”。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title=”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a></p>
<p align=累遭周期性打击报复

今年626日,杨玉奎第一次进京上访向卫生部反映情况,半年以来他经常到卫生部门口去“讨说法”。像他这样长期滞留北京的疫苗家长还有几十位,他们有时候会喊“我们要见陈竺部长”的口号。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title=”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a><br /></span></p>
<p align=然而,杨玉奎算是其中“最倒霉”的,因为他经常被打,而且“都是周期性的”。

626日,第一次去卫生部门口“讨说法”,杨玉奎就被带往北京展览路派出所进行训诫。

719日,杨玉奎和其他八位疫苗家长在卫生部门口用铁链将自己捆绑在一起,手举“关注疫苗受害者”的标语,高唱国歌,并且要求见陈竺部长。家长们与40多位警察发生冲突,之后被拘留五天。其中杨玉奎被打成胸骨骨折,左膝、左小指软组织挫伤,左小指末节指骨骨折。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title=”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wbr>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a></p>
<p align=
     
由于此前出现过上访家长被当地劫访者抓回事情,为不被劫走,他们购买了铁链将自己捆在一起。


725日,杨玉奎在地铁北京火车站被四位黑保安拦截,被打得多处淤血。

不到一周后的

1011日,杨玉奎在卫生部门口抗议,被以扰乱秩序为名带至北京展览路派出所,后被移交给辽宁葫芦岛市驻京办。在驻京办,杨玉奎即遭到四位特警和一位司机的群殴,头发被扯掉,胳膊、大腿、腹部多处受伤。1012日,他被押回老家。

1117日,杨玉奎又一次进京到卫生部门口登记反映情况,他刚到不足五分钟,辽宁葫芦岛市特警队队长就带着三个特警赶来。他们说:“杨玉奎你给我们回去,你不回去我们交不了差,就把你老婆孩子给黑掉。”

杨玉奎没有听从告诫,旋即遭到特警们长达20分钟的暴打。被打后,杨玉奎还是被带往北京展览路派出所。在派出所,杨玉奎又被打多次,其手腕被铁链别在凳子上,差点导致骨折。

一个月后的1217日,杨玉奎在卫生部门口又遭卫生部保安群殴。

“我现在浑身没劲,头重脚轻,记性差,容易困乏。”“你看这里还淤肿,这里还是青紫的,头上被打的包还在。”

在办公室,杨玉奎为了证明自己的伤势,撩起衣服让我们观察。38岁的他满脸沧桑,其左小指被打骨折后因未得到及时治疗,目前不能伸直,弯曲成了90度。

“只要是为了孩子,为了死去的父亲,为了病残的母亲,为了所有的亲人,为了关心我的朋友们,我还要继续讨说法。”

“同时我劝告疫苗家长们,维权的同时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以免遭到非法打击报复。”

“哎……”杨玉奎最后长叹一声。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

2011年6月17日, 3:00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