睹食物思人

  我大学时代的一位女同学,长得挺好,追求者众。其中一位进修生,会拉小提琴的络腮胡子,追她追得厉害。厉害到什么程度呢?为了博得青睐,他经常请这位女生下馆子,进修生有工资的嘛。有时,甚至连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同乡,他也一起豪气干云地捎带着请了。我赶上过一回,在学校旁边的小饭馆吃炖吊子,就是砂锅炖猪大肠,大料生姜腐乳没少放,咕嘟着泡泡端上来之前,再泼一勺生蒜汁,香啊!用今天的时尚语言描述,那是“各种油腻,各种解馋”。

  这件事造成了两个后果,一是吃人的嘴短,我们经常劝同学从了这位老兄,这样我们或许还有下馆子的机会;二是再后来漫长的岁月里,只要吃到炖吊子,都会想起这位老兄,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6月7日, 8:3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