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 | 秦晖:穷人富人都应享受正当权利

新浪财经讯
由《经济观察报》主办的“2010年度观察家年会”于2011年1月15日北京举行。上图为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秦晖。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然  1月15日,在由《经济观察报》主办的2010年观察家年会上,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秦晖表示,国家为老百姓办事,老百姓不需要感谢的,因为国家就是为老百姓办事的一个机构,但是富有的平民为老百姓办事,老百姓应该感谢。这些人如果超义务奉献社会应当赞赏。

秦晖表示,贫富问题是大家都很关注的问题。他说,“最近有一位前辈有过一个引起争议的名言叫做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这句话当然引起很多讨论,我理解前辈这句话,其实意思是说现在的富人面临的是他可能很多权利受到侵害,而穷人主要面临是社会保障的问题,因此需要别人为他们多办一点事。”但秦晖认为,实际上无论穷人富人都有一个正当权利的问题。

他认为,随着时代的进步,一方面我们不能允许红顶商人骄横跋扈不可一世;另外一方面不能允许无权无势富人成为刀俎的与鱼肉,权利和金钱树立一个屏障,就是我们经常讲的“群己权界”,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分开,公共领域讲民主原则。如果群己权界得到遵守,民主和自由各得其所,就不会产生冲突。

秦晖表示,当国家的财富真正被国民所有,不是为政府所有。权利就既不能带来财富,也不能剥夺财富,那么到时候公平致富的人们就可以在依法履行对社会义务的条件下享有充分的财产保障和经营自由,但是他们不可能有任何政治法律特权。他们的进取精神得到社会尊重,他们超义务的奉献,得到社会赞赏。

秦晖认为,“所谓超义务奉献就是慈善,这是不能要求的。能够要求的是税收,那么纳税以后他们还可以搞慈善,这个慈善不是他们的义务,但是他们做了,这个社会就要感谢他们。国家为老百姓办事,老百姓不需要感谢的,因为国家就是为老百姓办事的一个机构,如果你为自己办事,这是国家吗?如果你为自己办事,老实说这就是强盗。用强制权利来为自己办事,这是强盗,不是政府,政府就是为老百姓办事。”他说,“政府为老百姓办事,老百姓不需要感谢。如果是富有的平民为老百姓办事,老百姓应该感谢。这些人如果超义务奉献社会应当赞赏。”

秦晖指出,“义务的轻重实际上也就是税收高度,这体现着群己权界的弹性区间,群大一点还是己大一点这是可以讨论,也是持续争议的公共话题。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群己权界怎么划,无论群大一点还是己大一点,都比较遵守群域要民主的规则。”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6月11日, 9: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