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蓝欣:中国政治代表制改革的迫切性

(2011-06-20)

早报导读

● 相蓝欣

中国地方人大出现独立参选的热潮,这本来是好事,但全国人大却一棍子将这个势头压下去,这主要基于错误的思路。其逻辑正如《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最近撰文所说,引进西式普选就会造成民族分裂,国家动荡,这个观点缺乏有力的根据。

笔者从来就不赞成政治上的全盘西化,但也不赞成西式本体论为基础的“中国模式”或“特殊”论。中国体制上的创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选举制改革在当下的中国已成为刻不容缓的要务。选举制是政治代表制的体制安排。单仁平显然对“政治代表”的概念不理解,以为它是西方独有的。其实,民主代议制和其他类型的代表制在思想史上都是美学概念的延伸。

欧美代表制与共和制的蜕变

艺术上的所谓“代表”(re-presentation,“再体现”)一般有两个基本选择:一是作为被代表物的形似物 (resemblance),比如西方传统油画,二是作为被代表物的精神替代,比如中国画强调的是气韵和神似。一般人的直感是,代表物与被代表物越像越好。

在政治代表之中,形似是不可能的,因为代表制一般都是间接的代表,所以代表的行为和作用应当尽量反映被代表者的意愿,但也要包括国家整体利益的诉求,英国保守政治家爱得蒙·伯克是这个观点的创始人之一。

所有的政治体制都存在代表制。不同的是体制安排,而体制安排是历史环境决定的,不可能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美国的体制安排,是脱离了英国君主制以后的一种以限制行政权力为出发点的“三权鼎立”的共和制。世袭王权被废除后,任何以个人代表政权合法性来维持国家政权稳定的方法已经行不通,三权鼎立符合美国的国情。美国革命的开国元勋们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共识,虽然当时也曾有人提出拥立乔治·华盛顿为王的动议。但当1860年这个政治共识坍塌时,美国也未能避免一场血腥的内战。

我们没有理由相信某种体制安排就能“永恒”地维持国家稳定。18世纪以来的西欧各国追求代议制民主体制的初衷与美国不同,因为自法国大革命以后,各国国内的政治共识已不存在,因为意识形态上的分歧无法弥合,也没有多数人接受的国家治理方法,所以造成经年的动荡和内乱。

以法国人为例,仅仅是共和体制就尝试了五次才得以稳定。因此,在政治共识达不到时,只能致力于建立一种能够调和意识形态冲突的体制安排。所以我们在欧洲并没有看到同美国一样的政治代表制,连政党制和选举制也迥然相异。

代表制不会是一劳永逸的安排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