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噪音污染须重视

(2011-06-16)

早报导读

社论

2011年6月16日

对多年来备受地铁列车川行时所发出的噪音困扰的组屋居民而言,陆路交通管理局宣布将在全国所有地铁高架轨道展开系统性噪音测量调查,以确认哪里是噪音“热点”,从而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无疑是件令人兴奋的事。

住在碧山地铁站旁第503座组屋的居民将是最早受益的一群,当局已决定在这座组屋旁的露天轨道和隧道附近装置两道高约2公尺,长180公尺的隔音屏,以减低列车进出隧道时平均可高达85分贝的噪音。海外研究发现,持续超过80分贝的噪音水平将提高永久性听力损失的风险。

作为一个面积狭小而只能朝高密集度方面发展的城市国家,商业和工业活动等使我国无时无刻不受到某种程度的噪音污染。这是客观上在所难免的环境限制,人们最低限度必须接受噪音不可能完全消除的事实。何况,一些噪音能为我们的城市添加些许城市脉动。

然而,这并不代表国人就应该接受轻则影响心情、重则危害健康的严重噪音问题。事实上,不管是本报所收到的读者来函,还是每隔不久就有国会议员在国会上就噪音问题提出询问,在在可看出噪音问题在不断地挑战不少人的忍耐极限。国家环境局的数据显示,它前年光是针对建筑噪音的投诉,就收到了约1万2000起。而警方和市镇会等机构接到的源于噪音的邻里投诉也无日无之。由此可见,噪音污染是政府所不容忽视的。

其实,交通噪音何止来自地铁,非法改装的汽车和电单车在夜深人静时呼啸而过、夜里停放在停车场里的汽车的警报系统无故作响,长久以来把多少已入梦乡者给狠狠吵醒,都是许多组屋居民心中烦不胜烦却又无可奈何的怨气。当局不是没有应对措施,如严格地规定车辆噪音排放量上限和严厉取缔非法改装机动车的违法行为等都是控制噪音水平的现有条例,只不过这些措施的收效显然有限。

人们在生活中遇到的噪音不仅来自交通,很多时候,令人觉得刺耳的声响是来自四方八面的。信手拈来的例子就包括,一些缺乏公民意识者把地铁和巴士当作私人空间,恣意使用手机等大声播放音乐;在正式场合如会议或讲座上,尽管主持人一再吁请与会者将手机转换至静音模式,总有人会对这个提醒听而不闻,手机铃声还是会不时传出;一些组屋居民在家中开着卡拉OK系统而罔顾邻居感受,到了深夜还在继续忘情引吭高歌,诸如此类的噪音扰人事件可说是不胜枚举。由此可见,噪声污染与人们有没有为别人着想的公民意识也有密切关系,要有效减少噪音污染,除了从公共设施上着手,通过公共教育,甚至适当罚款,或许才能有望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我国近年来积极打造宜居环境,对环境污染向来都很重视,尤其是在维持空气和水质方面表现可圈可点。但是在控制噪音方面,当局的应对措施始终不见显著成效,面对民众的投诉,也总以某某分贝的音量限制和多少公尺的缓冲距离这些冷冰冰的数字作为已有所行动的托辞。

因此,陆交局前天的宣布,以及它将同国家环境局携手展开另一项全国噪音的调查,对耳根一直得不到清静的人来说,可能有些迟了。但是,迟到总好过不到。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