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阿姆斯特丹街头惊现艾未未的街头涂鸦,旁边还附有英文字样“I Did It My Wei Wei…”,一语双关:既指艾未未我行我素的风格,也指涂鸦艺术家创造了自己的艾未未。

荷广对这幅艾未未肖像涂鸦作品的创作人KARMA街头艺术进行了专访。KARMA来自爱尔兰,现居于阿姆斯特丹。他表示自己的作品充满了激情、自豪与诚恳。他希望借此作品来声援艾未未:“越多的人讨论艾未未,他的处境就越安全。”

艾未未,54岁,中国当代艺术家,诗人艾青的儿子。他经常通过其作品针砭时弊,并展开对四川大地震人为灾难等的公民调查。

他于4月3日在北京国际机场被公安带走。中国政府表示艾未未因其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存在“逃避缴纳巨额税款”、“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等犯罪正接受调查。

查看更多关于艾未未的报道

荷广:您什么时候创作这幅艾未未消息涂鸦的?在哪里创作的?
KARMA:我上周在阿姆斯特丹中国城边上创作这幅作品的。我看到艾未未妻子在被警方抄家后接受采访的新闻片段时受到启发。

虽然警方的搜查令上授权的地址不对,但他们还是执意抄了艾未未的家、收缴了他的私人财产、并骚扰艾未未的家人。在警方离开时,他们却没有告知艾未未人在何处以及他的现状。而且还继续骚扰艾未未的家人和朋友。

我对此十分气怒,于是做了唯一我知道可以为他做的事。我创作了这幅涂鸦,将其放置在中国城或尽可能接近中国城的地方(当然,在没有被抓的情况下)。(编者注:涂鸦艺术在荷兰属于非法)

我希望艾未未能自由且自豪地站立在荷兰——世界上最自由开放的国家之一。我觉得“I DID IT MY WEI WEI”这句话十分符合艾未未的风格。他非常具有启发性,憧憬着一个自由的社会。他也多年来一直实践这一理想。但现在他却因自由地生活、说话而受到惩罚。

荷广:您对艾未未有什么了解?

KARMA:艾未未是一位诗人的儿子,一位艺术家和活动家,现在是一位政治犯。今年一月,上海政府以他的新工作室非法搭建之名将其拆除。从那时起,便有人开始为他担忧。4月3日,艾未未被消失。他当时在北京国际机场正要登机。

我尊重这条汉子、以及他对自由社会的憧憬。他最近几年来的许多观点和声明都令我感同身受。他说过:“一个没有真正权利的人无法拥有完整的道德感与人性。言论自由是一些生活基本权利。”他希望通过艺术来改善其他人的生活。在我看来,他的动力和以及对社会问题的激情是他最出色的一项印记。

他在全球都取得了成功,尤其是他近期的作品,包括他在伦敦泰特当代美术馆展出的葵花籽、在德国慕尼黑美术馆中他用孩子的书包拼成的一位四川地震受害者母亲的话。但在他前往德国参展之前,中国警方前去骚扰他。他们在凌晨3:30在他酒店房间门口砸门。警察在强行进入时,艾未未头部受伤,造成脑出血,需要动手术。

这条汉子正遭到学校操场上的流氓威胁。我觉得全世界的艺术家都应该联合起来,协助艾未未再次获得自由与安全。

荷广:你希望通过这幅艾未未涂鸦表达什么?
KARMA:
我希望通过街头艺术这一我唯一熟悉的方式让人们意识到艾未未情境的严重性。每天都有人前往美术馆,并讨论他们所看到的作品。我每天也都观赏艺术,但我们的艺术在街头。这也是我希望艾未未能站立在街头的原因,发出一丝幽默的声音。

我们已经失去他的声音两个多月了。我要尽可能帮助他,这是我最熟知的一种方式。我觉得,越多的人讨论艾未未,他的处境就越安全。这就是我所希望的。

荷广:您从事街头艺术已经多长时间了?
KARMA:
我涂彩和装饰街头已经有几个年头了。在上街前,我也考虑了多年。我以前曾在自家墙上、或为朋友作画。我热爱街头艺术,向来如此,也一如既往。我觉得这是最有力量的一种艺术媒介。我以前并不真正了解艺术。我很喜欢去美术馆,但从未与某些作品或艺术家有真正的联系,知道我看到自己开头几幅街头艺术作品。这完全改变了我看待艺术的视角。我也终于开窍,着迷于自由地表达自己。看到一幅有力的街头艺术作品可以改变你的人生。街头艺术是非法的,如果警察抓到你晚上在街头涂鸦,就会把你逮捕的。

但说实话,我随时都愿意为艾未未创作。

荷广:那您会把您从事街头艺术的处境与艾未未的处境相比吗?
KARMA:
如果相比街头艺术与艾未未,我觉得艾未未以及他同仁的境况太严重了。至少,我能自由地进行讨论。没有警察来骚扰我,我也生活在一个思想开放的社会中。有时,我们忘记了住在一个自由社会中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乐观地想着艾未未,希望能有好结果。释放艾未未!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