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 | 不要成为自己反对的那种人

差不多深夜12点,窗外想起一声枪声,这在班加西的夜晚太正常不过,太多用开枪的方式来发泄的年轻人。不过,随之而来的是争吵声,从房间的露台探头除去察看,楼下酒店门口,守卫的士兵正在和几个当地人推推搡搡。 自从二个星期前,班加西发生从反对派控制这个城市之后的第一次汽车爆炸事件之后,这家住满了外国记者的酒店门口,加强了警戒,没有登记过的车辆都不允许开到酒店门口,大堂里面那个原本只不是装饰的x光机,终于真正排起了用场。 保持警觉心,对于反对派来说,确实有必要,在这个城市里面,卡扎菲的支持者正躲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就在几天前,采访过渡政府的一个大会,就在我们准备拍摄会场外景的时候,一声枪响在头顶掠过,在会场外的墙身上留下一个拳头大的弹孔。尽管现场守卫的反对派武装快速的冲出马路,但是枪手已经消失在马路对面的农庄里面,无影无踪。 但是过于神经紧张,往往会出现过度用力的情况,楼下的争吵,十分钟后结束,显然这几个当地人终于被证明没有问题,还好大家都熟悉了枪声,不会受到任何惊吓。但是这些日子,即便是记者采访,也开始受到这种紧张状态的影响。 一名摄影记者拍摄油站排队的人龙,结果被送进了警察局,呆了整整三个小时,在当地人眼中,这个记者不怀好意,他的照片,会被卡扎菲利用来进行宣传,夸大班加西不好的一面,因为只不过是因为周五休息,事实上周六一切恢复正常。 我也遇到同样的情形,在埃及大使馆门口

保持警觉心,对于反对派来说,确实有必要,在这个城市里面,卡扎菲的支持者正躲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就在几天前,采访过渡政府的一个大会,就在我们准备拍摄会场外景的时候,一声枪响在头顶掠过,在会场外的墙身上留下一个拳头大的弹孔。尽管现场守卫的反对派武装快速的冲出马路,但是枪手已经消失在马路对面的农庄里面,无影无踪。

但是过于神经紧张,往往会出现过度用力的情况,楼下的争吵,十分钟后结束,显然这几个当地人终于被证明没有问题,还好大家都熟悉了枪声,不会受到任何惊吓。但是这些日子,即便是记者采访,也开始受到这种紧张状态的影响。

一名摄影记者拍摄油站排队的人龙,结果被送进了警察局,呆了整整三个小时,在当地人眼中,这个记者不怀好意,他的照片,会被卡扎菲利用来进行宣传,夸大班加西不好的一面,因为只不过是因为周五休息,事实上周六一切恢复正常。

拍摄等待拿回护照的人群,被当地人包围,指我们这样做,是在帮卡扎菲宣传,而导致这种混乱场面的,问题在于埃及大使馆,宣布要申请签证才能进入埃及的新措施,三天之后突然宣布取消,搞了一个措手不及。当然,我们最后顺利采访,因为另外一批当地人帮我们辩护,大大声地反问那些指责我们的人:“我们现在难道不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吗?” 这样的场景,利比亚人不会陌生。因为缺乏安全感,卡扎菲才会限制民众的自由,不管是言论还是行动,轻易就把民众被定义为精神病或者政府的敌人。为了避免政府认为负面的新闻得以传播,把媒体牢牢的控制在手上,确保不会被敌对势力利用来进行“宣传”。 走上街头的利比亚人,反对卡扎菲,正是要为自己争取自由,但是当中的不少人,却无法摆脱极端的思维模式,结果用自己反对的人所使用的方法和思维,甚至语言,来对待其他人。他们忘记了,即便是和他们意见不和的人,甚至是站在对立面的人,用这种被证明是错的方式,最终会让自己,也变成自己反对的那种走入极端的人。 不管是向左,还是向右,殊途同归。 看到这样的情形越多,总是会拿来提醒自己,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尽量不要走入极端。在我看来,产生极端往往因为几个原因,有的是为了不择手段的满足自己的私欲,看看历史上的那些独裁者,有的是带着受害人的心态,比如持续了六十多年的以巴冲突,正在埃及发生着的部分穆斯林和天主教徒之间的矛盾。还有,则是因为思维的惯性,这种惯性当然是因为生活的环境以及接受的教育所打下的烙印,在教育被政府控制

我也遇到同样的情形,在埃及大使馆门口拍摄等待拿回护照的人群,被当地人包围,指我们这样做,是在帮卡扎菲宣传,而导致这种混乱场面的,问题在于埃及大使馆,宣布要申请签证才能进入埃及的新措施,三天之后突然宣布取消,搞了一个措手不及。当然,我们最后顺利采访,因为另外一批当地人帮我们辩护,大大声地反问那些指责我们的人:“我们现在难道不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吗?”

这样的场景,利比亚人不会陌生。因为缺乏安全感,卡扎菲才会限制民众的自由,不管是言论还是行动,轻易就把民众被定义为精神病或者政府的敌人。为了避免政府认为负面的新闻得以传播,把媒体牢牢的控制在手上,确保不会被敌对势力利用来进行“宣传”。

走上街头的利比亚人,反对卡扎菲,正是要为自己争取自由,但是当中的不少人,却无法摆脱极端的思维模式,结果用自己反对的人所使用的方法和思维,甚至语言,来对待其他人。他们忘记了,即便是和他们意见不和的人,甚至是站在对立面的人,用这种被证明是错的方式,最终会让自己,也变成自己反对的那种走入极端的人。

拍摄等待拿回护照的人群,被当地人包围,指我们这样做,是在帮卡扎菲宣传,而导致这种混乱场面的,问题在于埃及大使馆,宣布要申请签证才能进入埃及的新措施,三天之后突然宣布取消,搞了一个措手不及。当然,我们最后顺利采访,因为另外一批当地人帮我们辩护,大大声地反问那些指责我们的人:“我们现在难道不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吗?” 这样的场景,利比亚人不会陌生。因为缺乏安全感,卡扎菲才会限制民众的自由,不管是言论还是行动,轻易就把民众被定义为精神病或者政府的敌人。为了避免政府认为负面的新闻得以传播,把媒体牢牢的控制在手上,确保不会被敌对势力利用来进行“宣传”。 走上街头的利比亚人,反对卡扎菲,正是要为自己争取自由,但是当中的不少人,却无法摆脱极端的思维模式,结果用自己反对的人所使用的方法和思维,甚至语言,来对待其他人。他们忘记了,即便是和他们意见不和的人,甚至是站在对立面的人,用这种被证明是错的方式,最终会让自己,也变成自己反对的那种走入极端的人。 不管是向左,还是向右,殊途同归。 看到这样的情形越多,总是会拿来提醒自己,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尽量不要走入极端。在我看来,产生极端往往因为几个原因,有的是为了不择手段的满足自己的私欲,看看历史上的那些独裁者,有的是带着受害人的心态,比如持续了六十多年的以巴冲突,正在埃及发生着的部分穆斯林和天主教徒之间的矛盾。还有,则是因为思维的惯性,这种惯性当然是因为生活的环境以及接受的教育所打下的烙印,在教育被政府控制

不管是向左,还是向右,殊途同归。

看到这样的情形越多,总是会拿来提醒自己,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尽量不要走入极端。在我看来,产生极端往往因为几个原因,有的是为了不择手段的满足自己的私欲,看看历史上的那些独裁者,有的是带着受害人的心态,比如持续了六十多年的以巴冲突,正在埃及发生着的部分穆斯林和天主教徒之间的矛盾。还有,则是因为思维的惯性,这种惯性当然是因为生活的环境以及接受的教育所打下的烙印,在教育被政府控制的地方,这当然是政府所想要的结果。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e9d5da01017kp9.html) – 不要成为自己反对的那种人__新浪博客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You Cannot Kill An Ideology With A Gun.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6月6日, 8:59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