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7 次 更新时间: 2011-06-07 09:27:03

陈云良:教育部不承认,才是南科大最大的胜利

标签: 教育改革
陈云良  
    教育部不承认南科大具有招生资格,南科大45位学生拒绝参加高考,朱清时应当感到高兴,因为这才是南科大最大的胜利,准确说是南科大成为一所真正的大学的最好机会。
    如果南科大一开始就得到教育部承认,允许它从高考中招生,甚至给它巨额的教育经费,乃至赏给它一个副部级待遇,那么,南科大就将逐步丧失它的教育理想,只能按部就班地按现有教育体制从事教学、研究,接受检查、评估、考核,教师只能按指定的教材按规定讲授每节课的内容,学生必修“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概论”、“中国近现代史纲要”和“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等国家统一安排的课程,甚至沦落到用高压锅烤试卷,派校长去机场迎接教育部美女科员的地步,毫无教育自由,毫无学术自由。结果就是第二所深圳大学,甚至可能连深圳大学都不如。南科大不能在教育部的认可中得到教育自由,恰恰可以从教育部的不承认中获得办学自由。
    南科大不应当拜倒在教育部的石榴裙下,甚至应当拒绝它的承认,这样才能获得高度的办学自由,成为一所真正的现代大学。深圳如果能够保障这样一所大学生存,也因此能够对得住她的特区称号。朱清时先生似乎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从他接受京华时报的采访看,他是因为教育不承认其办学资格,没法从高考中招生,才被迫反对南科大学生参加高考。希望朱先生认识到教育部不承认才有南科大自由发展的机会,从巨大的压力中释怀,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培养学生中去。如果南科大能够坚持这一思路走下去,我相信,南科大在10年内可以轻松地超越北大、清华,20年内赶上香港科技大学,50年内成为和牛津、哈佛并驾齐驱的国际一流大学。
    南科大最应当做的是好好培养这45名精英学生。这45名学生及其家长才是真正的教育改革先锋,他们代表社会给南科大办学的权力,迈出了教育改革最艰难的一步(也可以说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尝试,因为它挑战了旧的权力体制)。今年的感动中国人物称号首先应当给这45名学生及其家长,他们是真正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或许,在南科大的坚持下,将会有一些民办院校追随而来,摆脱僵化的教育行政体制,自主办学,逐步形成自由的教育体制。这一天,就是中国教育希望的开始。
    为了拯救我们的下一代,为了中国的希望,每一位中国人都有责任来维护南科大的正常运行。我呼吁每一位有真知的知识分子为南科大的学生免费授课,每一位有良知的富有者为南科大捐款。南科大最好连深圳市政府的拨款也不要,既可以减轻深圳市政府的压力,也可以获得更彻底的自由。
    
    2011年6月6日于中南大学立宪村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天益评论 > 教育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174.html
 

 

 
 
爱思想(www.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陈云良:教育部不承认,才是南科大最大的胜利
陈云良:哭蔡定剑
陈云良:对法治的不懈追求
陈云良:要解决公共服务不够、不均的问题,更要防止公共服务过度、过奢
陈云良:转轨经济法学:西方范式与中国现实之抉择
陈云良:经济法学是一门艰深的学问
陈云良:通过诉讼推进民治——《公益诉讼理念研究》序
陈云良:我的弗里德曼
陈云良:民治的方式
陈云良:他才是中国真正的希望
陈云良:一次又一次的拷问
陈云良:请王海出山——致最高人民法院
陈云良:法的模糊性之探析
陈云良:打假要靠谁——与梁慧星先生商榷
陈云良:政府干预市场方法之批判
陈云良:法治中国 可以期待
陈云良:儒家伦理与法治精神
相同主题阅读
陈云良:教育部不承认,才是南科大最大的胜利
李楯:“完善”还是“全面改革”?
李楯:从八位华裔诺贝尔奖得主看中国教育
熊丙奇:教改不要贻误时机
张鸣:中国只有一所大学
张千帆 高新军 关信平:张千帆等:“去行政化”不是简单的权力挪
程广云:高校“去行政化”势在必行
徐贲:美国教育改革中的国家利益和核心价值
张鸣:对“坏榜样”的担忧
鄢烈山:自由表达就行,何必”自律”过头
茅于轼:中国教育的统一性导致个体思想缺失
张千帆:“评价”泛滥害死人
张鸣:用脚对高考的投票
张千帆:北京学籍新政关键在大学招生平等
熊丙奇:教育局长作弊与高考社会化
张千帆:取消招生指标是众望所归
何宗海:教育改革不应回避的几个重大问题
刘道玉:八问“国家中长期教育规划纲要” 
熊丙奇:为何没有一个校长敢反对?
张千帆:实现教育机会平等需打破高考地方保护主义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