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人:果真截断了云雨?

作者:高人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6-1

本站发布时间:2011-6-1 10:41:26

阅读量:89次

        

  《洪湖水浪打浪》当是“唱红”的主要曲目之一。但如今的洪湖,已经无浪可打,几成泥塘,这只是长江中下游严重旱情——湘鄂赣皖苏5省有4千多万亩农田被灾,人畜饮水困难——之一斑。

  究其原因,一是多年来的过度开发,长江流域的几个湖泊严重“瘦身”,自身涵养功能丧失殆尽;二是源自长江的补水不足;三,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则是天不下雨。

  因此,有关三峡筑坝利弊与是非的议论再次风生水起,人们怀疑:旱情是否与与三峡大坝蓄水有关?

  对此,专家给予了否定。

  中国气象专家A说:今次的旱情乃是“全球气候变暖的大背景下极端气候事件”,并以历史数据说明将之“直接归咎于三峡工程是没有科学根据的”,认为“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和青藏高压的异常是川渝高温干旱的重要原因”;

  专家B说:大气中的水分,“外循环对降水的影响占95%,内循环对降水的影响占5%左右”——即“三峡水库对三峡周边这么大区域的天气的影响是很小的”;

  专家C与B同,承认“三峡水库建库后对库区及邻近区域有一定的影响”,只是“影响范围不大,对温度、湿度、风和雾的水平影响范围一般不超过10公里 ”;

  三峡设计者D说:“没有三峡干旱会更严重”;

  另一设计者E说:“现有研究无法证实三峡导致长江干旱”云云。

  专家观点不无道理,连初中学生都知道——来自北方和东南、西南的洋流,乃是决定我国气候的主要因素。

  A的问题在于,一是只看宏观而“抓大放小”——只说全球大气候的“极端”,却不说三峡小气候的“异常”;二是“历史数据”不足为凭,因为三峡已经不是历史上的那个天然三峡,而是人为“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了;

  B与C,则错在了只见微观而“因小失大”,把问题局限于库区,缺乏流域的整体观念——尽管承认影响,但称只有5%、不超10公里,既违背事实,又缺乏论证;

  D与E,作为大坝的设计者,当然不能自己否定自己了——但从逻辑上说,“现有研究”既然“无法证实三峡导致长江干旱”,但论者又“无法证实”三峡“没”导致长江干旱,那么,“没有三峡干旱会更严重”之说,有悖事实,当然不如“拦洪”那样令人信服。

  好在近日,原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副组长,1993年至2003年期间主持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的陆佑楣坦承:“三峡在论证的时候首要考虑防洪的功能,没有要求三峡工程参与抗旱的功能”,无异于对上述5说的釜底抽薪。

  ——且不说若大的工程,“没有要求”便不“考虑”的推卸责任之嫌了,关键在于,此说只说其“二”——旱情出现之后的因应,未说其“一”——旱情因何产生,说明工程“上马”之前,是否会引起天气变化的论证失之片面,就算是“智者千虑,难免一失”吧——但正是这“一失”,才导致了面对如今的赤地千里湖水干涸,毫无心理准备,并引发出新一轮的相互指责和利弊之争来。

  依我说:今次的大旱,情况复杂,原因非止一端,固然是地球变暖的大气候作祟,但绝不能小觑了三峡工程的因素——一条蜿蜒6000多公里、流经11个省市,长度和水量均为世界第三的长河,乃是亿万年“自然选择”的结果。如今,将它拦腰结扎起来,造出一个长约600公里,平均宽约1公里,总面积约1000平方公里,总库容约400亿立方米的人工“平湖”来。从此,中下游的长江之水流量大减,水温降低,不再奔腾,咆哮,澎湃,激荡——少了水汽蒸腾,何来云雨?

  长江流域180万平方公里,占了五分之一的国土面积,这个“内循环”能说小么?小小寰球,有几个长江大小的水系?岂能把干旱都推给“外循环”?5%与10公里之说显然无稽。

  “截断巫山云雨”,乃是毛泽东的著名诗句,浪漫的文学语言,表现出诗人“全无敌”的气魄,但也于无意之中,道出了如今旱情的一个重要原因。

  专家或笑我并反诘说:去年重庆大水如何解释?

  我说,这其实是我的又一论据——大自然乃是有生命的机体,大坝多少导致了气候的“神经紊乱”,造成天气水文异常,洪涝干旱交替,地质灾害频乃。

  或许有人拿世界其他巨大水库说事儿——但由于地理环境的区别,人家是否引发了如同我们的旱情?

  总之,“没影响”和“几近于无”之说,都不是科学态度,起码解释不了眼下的旱情。

  明智的做法是,面对现实,假以时日,观察,求证,务求客观,求实,求是,别忙着妄下结论,指责与辩解更是于事无补。

  以上无知妄说,只是经验之谈,有待实证——我何尝不希望三峡水库成为又一个都江堰水利工程,造福子孙?

  又:在三峡大坝竣工之前,我有幸乘坐星级游船从武汉逆流而上,过三峡,抵重庆。一路上,白天上岸逛庙,晚上上船睡觉,饱览了许多行将淹没的名胜古迹;过三峡,观夔门,不得不敬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站在三斗坪眺望在建的大坝,又不得不敬佩中华民族战天斗地的大无畏好生了得,并立刻联想到——一堵长2335米,底部宽115米,顶部宽40米,高185米的钢筋铁骨的重力坝,多么雄伟壮观,把“更立西江石壁”的想象变为现实,乃是继万里长城之后的又一惊世高墙,其投入之巨大,施工之困难,科技之高超,难以想象,难以形容,也难以言说,都创下世界工程建筑的奇迹,彰显出“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