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方俊

长期以来我们对于萨特的接受上存在着明显的“误读”,这主要体现在我们“接受”的几乎是千篇一律的作为文学家和哲学家的萨特,而恰恰有意无意间忽略了萨特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和贡献。

1968年法国巴黎“五月风暴”过后,法国著名的社会学家、哲学家米歇尔·福科曾经悲哀地表示,“知识分子”从此销声匿迹。

其言下之意是说,自此以后,以公众利益为指向、热心公共事业的“”已经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是自我封闭在知识象牙塔中、在各专业领域内摆弄学问的“专门家”。然而,“”真的就没有了吗?全世界的人都不会忘记,有这样一位知识分子,在1968年5月法国巴黎爆发进步学生因反对美国越战而与政府军警发生严重冲突的危机时刻,他引领法国进步的知识界发表一项声明,呼吁“所有的劳动者与知识分子在道义上支持学生与教师的斗争运动”,他接受电台的采访,对年轻学生不满现状、采取上街游行的革命举动拍手叫好,亲自来到革命风暴的中心区巴黎大学向青年大学生讲话以示支持,并在回答学生们的提问中满怀激情地预言:“一种新社会的观念正在形成,这一社会将建立在充分的民主以及社会主义与自由的结合之上”。学生运动失败后,当各种不怀好意的流言和辱骂落井下石纷纷指向参与运动的进步学生时,还是这位知识分子挺身而出,继续为进步学生仗义执言,并为保护进步师生免受政府政治迫害进行顽强的抗争。他,就是被知识界誉为“20世纪社会良心”的法国杰出的文学家、哲学家和思想家让―保尔·萨特。

萨特何以成为20世纪深具影响的公共知识分子?

via 2005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文集(政右经左版):萨特: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意义 – 樂多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