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纽约的胡平

旅居纽约的胡平

,在纽约的《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致联合国公开信》全球签名活动发起者之一。

22年来,中共当局一直把“六四”当作头号禁忌。久而久之,那段血与火的记忆似乎已经被世人淡忘。但事实上“六四”并没有被世人淡忘。我们看到,这次的阿拉伯之春中,“天安门广场”被一再提起。

在开罗的解放广场,十万抗议民众与大批军警和坦克车相对峙。很多人都担心,会不会又是一个六四?会不会又是一个天安门?

1月31日,埃及军方发表声明:“致伟大的埃及人民,你们的武装力量了解人民的合法权利,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对埃及人民动用武力。”

2月2日,埃及外交部发言人(这还是穆巴拉克政府的外交部呢):“这里不是天安门广场,这里也不会变成天安门广场。”

注意到了吗?当埃及外交部发言人提到天安门广场时, 他甚至没做任何解释。他没有向公众解释说天安门广场是什么地方,在那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这就是说,他知道埃及的老百姓都知道。

卡扎菲的榜样

无独有偶。几天后,利比亚的独裁者卡扎菲也提到天安门广场。卡扎菲在两次电视讲话中,都以在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中国政府出动军队坦克镇压和平抗议为例,为自己镇压利比亚平民的暴行作辩护。

卡扎菲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联合国安理会15个理事国一致通过了对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的制裁案。中国政府也没有敢投反对票。这意味着,中国政府自己也知道,在道义上,在法理上,它无法否认,它不得不承认,使用致命杀伤性武器镇压本国人民是反人类罪。

在六四22周年前夕,一批海外民运人士联名发表致联合国秘书长公开信,强烈要求联合国依据同样的原则,对中国政府六四屠杀以及22年来重大而系统的反人权暴行予以谴责、制裁和追究责任。

紧接着,我们又和一些国际人权团体一道,发布有关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人权记录的报告,要求将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严重侵犯人权的国家驱逐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这一保护人权的机构。

我们强调:“如果现在不对中国政府采取行动,将纵容中国的独裁者继续其针对人民的犯罪行为。在这一问题上的无所作为,只能让联合国的人权声明成为笑料,并让世界的和平和安全处在严重的威胁之下。”

事实证明,在中国,经济发展并没有导致政治开放;因为六四把中国的改革引入歧途并积重难返。

中国问题是世界问题

正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在不断地践踏人权的情况下进行的,因此,伴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中国政府变得比以往更自信更骄横,更迷信暴力,更蔑视正义。

与此同时,它们也比以往更脆弱更心虚,更害怕民主,更害怕人民。半年多来,中国政府在打压人权方面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对国际社会的批评愈加置若罔闻。显然,我们无法指望这样的政权会自上而下地推行民主改革。

22年来,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2年前,中国爆发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并且赢得了全世界的一边倒的支持。苏联东欧国产国家相继垮台。自由民主力量取得了史无前例的伟大胜利。

然而,由于自由世界的人们陷入盲目的乐观和愚蠢的短视,掉以轻心,居然坐视、甚至帮助了一个本已人心丧尽、危机重重的中共专制政权走出低谷,重新崛起。人类的自由与和平正面临着极其严峻的挑战。

有鉴于此,在六四22周年的今天,我们必须要对过去的一切重新审视。国际社会应该和中国的民间进一步联手,共同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

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把中国的改革拉回正道;只有这样,我们也才可能确保世界的自由与和平。毕竟,中国是个大国。中国的问题决不只是中国的问题,而且也是世界的问题。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