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不久前,《华盛顿邮报》两名记者朵尼(Leonard Downie Jr.)和凯瑟(Robert G. Kaiser)出了一本《关于新闻的新闻:美国新闻的危机》,我读到这么一段:

“新闻业的许多人认为,在这个空前繁荣及安定的时代,美国人宁愿要被娱乐,而不要被告知。这种态度已影响了电视的新闻秀和许多报纸。它引诱着新闻界将严肃新闻推开,并使得耀眼有如通俗剧的新闻大行其道。举国迷恋名人这种新闻已影响到新闻业,也使得许多新闻人抢着想去变成名流。”

这段话就让人想到当代意大利作家及学者评论家艾柯(Umberto Eco)最近在文集中所提出的“快乐的民粹主义”这个概念。过去的新闻所关心的乃是各种公共议题,它以批判公共领域的改革,以及人民的知情权为重点,正因为新闻界在公共领域的角色,人们遂说“新闻是第四权”。

但新闻界的这种角色在近年来已出现了巨大的改变,特别是在电视上尤其明显,新闻界不再关心公共议题这方面的严肃新闻 ,而是愈来愈迷恋各种影视明星和工商名流的软性新闻,诸如这些人的生活琐闻,他们的蜚短流长八卦等。如果名男名女搅合到了一起,那就更精彩了,她的三围如何?用的是几号罩杯?提的是什么名牌包?戴的是几克拉钻戒或开的是什么车?住的是什么豪宅?谁跟谁的关系又怎样?而人们都知道,当新闻媒体愈来愈喜欢窥视名男名女的花边琐事,窥视久了,社会对羞耻感的标准就会降低,名男名女也乐得去炮制这种酒色财气的软新闻来行销自己,软新闻刊多了反正也不会怎么样,只会让自己的有名程度更增加而已。

这就是艾柯所说的新闻媒体塑造出的快乐民粹主义,人们透过新闻媒体所看到的是吃喝玩乐,仿佛在看政治嘉年华的快乐有趣新闻,它和国计民生没什么大关系,也不会因为如此而增加社会的负担,产生各种问题。而每天看着这些酒色财气的蜚短流长新闻,却的确很有意思:严肃的硬新闻伤脑筋,但软新闻却轻松无负担,它是茶余饭后打屁鬼扯的好题材,它可以帮助人们杀掉许多无聊的时光,而人们都知道,无聊早已成了现代人的大负担。

蜚短流长的名人琐闻及八卦,看起来的确很蠢,因此有人说要知道现在的人有多蠢多幼稚,每天去看那些软新闻就够了。这种软新闻所营造的快乐民粹主义,帮助人们抹掉了现实中对世界的不满,软新闻的贡献乃是它可以让人们赫然发现原来他们是如此快乐地活在酒色财气、灯红酒绿的幸福国度里。

中国人由杨贵妃和李凤姐的故事,知道古代女人出头必须靠美色,美色是打破阶级界线的最大法宝。而由现在的软新闻,人们已知道在这个泛性时代,人要出头,要打破阶级界线,最重要的是要凭借美色和做秀的本领,使自己挤进名男名女的圈子,从此即可一帆风顺。这意味着在这个演艺化的表演时代,做秀造话题抢风头已成了新的价值指标。现在已进入了各个领域的名男名女都在抢软新闻时段及版面的时代,人生的实绩已不是那么重要,透过软新闻而呈现出来的样子才最重要。

以前在严肃的时代,新闻自由是推动进步的主要力量,因此立场激进的美国第三任总统杰弗逊才会说:“倘使有人要我在有政府而无新闻或有新闻无政府间二者选一,我将毫不迟疑地选择后者。”

但在软新闻挂帅的这个时代一切都变了。1898年美国选中学生崇拜的人物时,学生的答复有78%出自历史,华盛顿及林肯居于首位,没有演艺人员;1948年再做类似调查,学生的答复里历史人物只占1/3,运动明星则占23%,演艺明星占14%。宗教人物在1898年还占5%,1948年只剩1%不到;而到了1986年再做调查,排名前10的全都出身演艺圈,唯一入选的政治人物里根也是出身演艺圈,伟人如华盛顿、林肯、爱因斯坦、耶稣基督全都连名都排不上。现在如果再做调查,有理由相信最会闹新闻的女神卡卡,或绯闻天后派莉丝等一定夺冠。

此刻的世界已进入了无聊时代,太多的时间需要有人帮忙杀掉,严肃新闻太劳累,名男名女的琐碎八卦可以轻松帮人杀掉时间,怪不得如此受到欢迎。

(南方朔 台湾政论家)

原文:点击


© Chiquitita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2011/06/07. |
Permalink |光荣之路

Post tags: 南风窗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