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无优势?

芦笛

我在《害怕动车》文中承认,“举国体制”在经济层面确有优势,网友立刻提出质疑。这是很自然的,老实说吧,对这个问题,本人也搞勿大灵清哉。

什么是“举国体制”?无论是歌颂它还是抨击它的人,好像就没谁界定过这玩意。这也是中国的固有传统了,不足为奇。我的定义是:“确保統治者绝对或大部控制国民经济,并在制定政治、经济国策时可以丝毫不考虑民意的一种社会制度。”换言之,在这种体制下,无论是对外对内的政治或经济政策的决定,民意都起不到丝毫作用,完全由统治集团甚至个别统治者拍拍脑袋决定。一言以蔽之:所谓“举国体制”,就是人民意志为零,施政只体现统治者意志的社会制度。

这种体制的弊病早已广为人知,柠檬网友已经列举了一大堆,就挑那最主要的来说吧:若当年不去“全民大战钢铁”,让三百六十行变成一行,所有的人都去炼钢,等于取消了农业,那也不至于举国陷入大饥荒,九百多万方公里土地上,竟无寸土不是哀鸿遍野,连个可以乞食的地方都找不到。这种烂事,亘古未之见也,原因就在于传统帝王从无这种“举国体制”。

然而唐好色网友已经说了,那是没文化的土共干的烂事,如今当国的据说是欧美留学回国的“洋共”,实行的据说是“开明专制”,也就是当年蒋介石想搞而又未能搞成的那一套。

这当然是既不懂中国国情民俗又彻底缺乏政治学常识的豪断。我早就哼哼教诲过他了:所谓“开明专制”,是伏尔泰心目中最好的政体,其基本判别指标是第一,严格实行法治。第二,实行言论自由。第三,统治者扶持奖掖科学文化艺术。以这三条标准去衡量,既往中国政府中,最接近这模式的,应该是先总统袁公领导下的中华民国政府,其次是先总统蒋公的统治。拿去套“洋共”,就是把牛逼扯到马胯上去了。任何对中国国情略有所知的人,都知道现代中共实行的是“弱化了的极权统治”(weakened totalitarian regime),已经接近威权政体(authoritarian),但还没到那个程度,准确来说应该是纳粹式极权政体,亦即在经济上放松控制,但在政治上仍然严加控制,跟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差不多。

那“洋共”之说也是笑话。现在真正大权在握的人,不是什么海归,而是我们这一代老知青,什么薄熙来、刘源、习近平等等,都是这个年龄段的人。这些人最突出的特点是两条:第一,学业中断,青春荒废,因而不学有术,彻底缺乏现代文明常识。第二,经受过文化大革命的洗礼,对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情有独锺,酷爱大魄力(薄熙来就是最佳示范)。用金枪鱼网友不客气的描述来说,便是“五十年代的红孩儿是人类历史上的怪物”。确实如此。除了少数异类如老芦者,这代人(笼统算成是50后吧,虽然老芦是40后)无论政治立场如何,这些特征都非常鲜明突出。要知道这一点,去看看社民党监委会的公告就行了——若不是您特别留意,一定会以为那是中共(而且还是毛共)中央发布的公告,那行文用语逼真忠实到了令人不能不拍案叫绝的地步。

即使不是前红卫兵,新提拔的高干(不是指业务干部)也是不学有术之辈。翻船的陈良宇似乎连高等教育都没接受过;前段倒楣的铁道部长(记不住名字了)似乎也是大老粗。我们当年厂子里一位女工的老公,如今据说已是中央委员。那人倒不是老知青,是文革期间毕业的中学生,凡是过来人都知道那批人是什么样的文盲(对不起河边老弟了,不过,老河自己也说,那拨人是“烂菜帮”)。当然,这些人现在都有博士学位。不过谁都知道那学位是怎么回事。所以,用今日中国大陆去套其经济政策由海归精心策划指导的50-70年代的台湾,未免谬以万里。

然而这不是说举国体制就毫无优越性。它的主要特点,是统治者可以完全无视民意,无限制地调动集中资源,去从事某些他们认为具有重大意义的工程。即使是土共那些文盲痞子胡搞一气,在浪费了天文数字的人力物力资源后,仍然有可能“单科突进”,搞出“两弹一星一艇”,造出了“卫星上天,木犁翻地”的人间奇迹。当然,从效益观点来看,那绝对是巨大的浪费,从人道的角度来看就更不用说了——我已经在旧作中指出,昂贵的原子弹工程上马时,正是大饥荒肆虐之时,那两弹一星是用累累白骨搭成的,是耻辱而不是光荣。但即使如此,仍然不能否定“举国体制”确有“短期内制造成绩”的“跃进”优势。

更不用说今日中共虽非“洋共”,仍与毛共有了质的区别。不管怎样浅薄,当道者毕竟不是当年那些满脑袋高粱花子的文盲白痴。在这点上,也不能说唐网说的一点道理都没有。更重要的区别他没指出:那就是,今日中国不再是毛时代的政经合一体制了,全国已经不再是一个大企业,而是多种经济并存,从而在经济上(强调:只是在经济上)改变了王力雄说的“玻璃缸装沙”的恐怖局面,为中国经济增设了“水密舱”,避免了“中央CEO”一旦决策错误,即能造成全国破产的悲剧再度发生。

所以,比起毛共来,今日中共实行的“举国体制”的安全度极大地增加了,而之所以如此,恰是它不再那么“举国一致”了,中共对经济的垄断性控制已被外企与私企有限地打破。

那位网友说了,既然如此,把整个举国体制都打破,改用西式自由经济制度,岂不更好?窃以为自由经济也未必安全,金融危机的爆发就是明证。而中国恰因为未与国际金融接轨,可以动用国家权力人为干预金融,得以逃脱这一劫。更重要的是,若没有“举国体制”,能否有今日的中国奇迹?我深感怀疑,起码城市基建与基础设施(所谓infrastructure)不会如此先进。

网友已经给出了豆腐渣高架桥坍塌的反例。那当然是事实,但毕竟不能算普遍现象吧?我在此贴出几张上次回国拍的天津的夜景,请同志们看看,那与发达国家的景观究竟差多少,是二十年前能梦见的么?与其他大城市比,天津的城建算是比较差的了,但也成这个样子了。在这种情况下,硬要否认既往30年内中国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经济奇迹,我个人认为不是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

(要吃饭去,未完待续)

顺便说明一下,因为tinypic网站现在上传图像需要输入密码,我无法先将图片上传到那儿去再做链接,因此用附件贴出。但为了我在牛博的博客也能出现这些照片,贴出后又作链接,使之能出现在正文中。这网站的软件真扯淡。另外,因为没有脚架,又是夜景,曝光时间较长,无法保持相机不动,因此第三张照片有点花,抱歉。

作者:芦笛芦笛自治区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IMG_4168r.JPG,  文件大小: 131.38, KB, 文件被下载或查看 708 次
 描述:

 

IMG_4174r.JPG,  文件大小: 147.03, KB, 文件被下载或查看 708 次
 描述:

 

IMG_4175r.JPG,  文件大小: 113.88, KB, 文件被下载或查看 707 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