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不识好歹,绝无意贬损《》全体同仁。而是对贵报的一篇文章作者实在想不出什么别的合适的词儿表达我的看法。如果不幸被认为是失敬,我恳请《》其他同仁海涵。

2011-07-04《环球时报》发《继续稳定吗?中国看点的No.1》一文。该文的作者(以下简称作者)显然对世界将“稳定”【作为观察中国各种看点中的No.1】,颇有几分自诩,起码把它看作不是什么坏事。我看大可不以为然。

且看现今什么样的国家被世界将“稳定”当成对其观察【各种看点中的No.1】呢?以近年来对世界的的观察,下述国家应在其列:伊拉克、阿富汗、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也门、朝鲜。这些国家或是极权专制,或是民主宪政名不副实。这些国家由于极权专制或导致民怨沸腾,民众揭竿而起,国内冲突此起彼伏;或招致国际社会制裁,甚至军事打击(虽有未经联合国授权或超出联合国授权范围但仍不失师出有名,因而未为国际主流民意和国际舆论所不容),或其人民在强权的高压和欺骗下人民被迫处于蛰伏状态,但民众的不满随时可能大规模爆发,令极权当局极度紧张,竭力维持对民众的高压态势。世界对已经处于和随时可能发生动乱的国家,国际舆论保持关注(按作者的话叫【各种看点中的No.1】也可),是自然而然的事。作者说【继续保持政治稳定,这已成了世界观察中国各种看点中的“No-1”】,无疑是世界将中国视为与上述国家为伍。这是什么光彩吗?

反观那些成熟的民主宪政国家,人家什么时候将“稳定”视为压倒一切的硬任务了?因为人家没那个必要。“主权在民”已成为民主宪政国家朝野的共识,政府将手中的权利视为人民授予的,人民有权随时收回。丘吉尔曾对斯大林说过,我奋斗的目的,就是为了保卫人民罢免我的权利。政府处于人民的强力监督之下,政府领导人即使偶有小咎,在新闻舆论的追究和宪法和法律机制的运行下,也不免下台。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和媒体报道的欧洲有的国家大臣、议员、部长什么的报销个自己消费的发票(如机票)这类的事,若在中国还算个事么,不都得下台吗?人民的诉求尽可表达,多数人的诉求政府必须照办,人民还有必要作乱吗?还需要政府“”吗?

据2011-04-20中新网报道,“由于比利时荷兰语政党与法语政党围绕首都布鲁塞尔大区行政区划问题的谈判破裂,荷语开放自由党于2010年4月22日宣布退出比利时执政联盟,首相莱特姆向国王阿尔贝二世递交辞呈。至今,比利时一直没有产生新一届联邦政府,本周五(4月22日)“无政府”状态将满一年”。但是比利时在“无政府”的状态下依旧正常运转,比利时人的日常生活并未受到“无政府”状态的影响。有媒体分析指出:“比利时人做事理性,不会因为没有政府管理就胡来,正如大家不会因为没有警察就不遵守交通规则一样”。这就是民主宪政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景象。怎么还会有人硬是视而不见,视民主宪政如同洪水猛兽,“绝不”实行呢?

作者说【实事求是说,中国稳定已久,这种状态已被公众习惯】。

【中国稳定已久】,这话说的不错。中国六十多年始终是共产党执政,政府不是一般的,而是相当的“稳定”。说【这种状态已被公众习惯】,不对,应是“公众已被【习惯】。请问作者先生,对“反右、大跃进、文革”等,中国公众中有多少人【习惯】?现在政治体制的弊端还劳我絮叨么,连温家宝总理都说坚决推进政治体制的改革,至死方休。公众【习惯】了还用改革?你【习惯】是你的自由,公众是否【习惯】,那得问问公众,你怎能妄断?请恕我不顾犯颜地说,你不是少不更事,就是老而糊涂,或是假装糊涂。

作者说【现在有一些人主张,中国对稳定的定义过于刻板,目前的稳定缺少弹性,而且维持这种稳定的代价太高。他们提出应在中国释放更多政治层面的“多元化元素”,并断言这会促进中国的长久稳定。这种观点主要来源于西方对高度多元化社会的治理经验】。

作者的【稳定的定义】我不清楚是什么。是否【刻板】可以不争论,可以肯定的是,宪法有关公民权利的条款没有得到有效认真的落实。就拿集会、游行的自由来说,不但批准程序繁琐冗长,而且批准结果的种种限制几近未获批准。至于维稳的代价,有文章说维稳成本相当于军费开支。说代价太高,说错了吗?任何社会,本免不了政治因素多元化,政府可以压制,但不能消除其存在。水满则溢。堵不如疏,是浅显的道理。【释放】不是什么坏事。【西方对对高度多元化社会的治理经验】难道不应该学习借鉴吗?

作者说【苏联在短短几年里国家政治失控并走向解体的例子,给中国社会投下巨大阴影】,完全是一派张全景式的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不要说前苏联斯大林式社会主义惨无人道的极权专制令天怒人怨,被前苏联人民断然抛弃是历史的必然,是人类人性、正义战胜兽性、邪恶的结果,也是前苏联人民对人类进步事业的巨大贡献。鉴于斯大林政权历史上曾经从中国攫取了巨大的利益,让中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它的存在始终对中国是一种威胁。因此,就是站在一个中国人民族主义的立场看,一个如此邪恶的极权专制政权近邻的垮台,对中国的长远和现实的国家利益都是好事。任何一个爱国的中国人会感觉是【给中国社会投下巨大阴影】吗?

作者说【很多中国人倾向于相信,西方现有的一些做法,中国没有能力像栽西红柿一样引进来,他们担心种下的是西红柿,长出来的是辣椒】。

你说的【很多中国人】当中,你肯定算一个,但多不多你统计过吗?【西方现有的一些做法】中国引进的多去了,无庸赘述。由于你的担心,你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基本国策中的“开放”应当刹车吗?中国曾引进的斯大林模式的社会主义倒是没有变种,可对中国又是祸不是福,你难道反对它变种?我不说你质疑党的方针的基本点之一的改革开放,但你的这段话确属不知所云、莫名其妙。

作者说【客观而言,中国比任何西方民主国家的规模都大很多,中国不稳定的因素会不时冒出来。但另一方面,小问题掀不动中国,中国的大有助于抵消某些冲击的影响】。

不对,除了人口,美国、欧盟都不比中国小,其社会的复杂程度在某些方面甚于中国。有无不稳定因素跟大小无关,只是多少的问题。关键是怎样对待不稳定因素,和政治体制决定的其对政权的影响趋向。物理学有一个概念叫“稳定平衡”和“非稳定平衡”。民主宪政的政治体制,有利于政权建立在一个“稳定平衡”之上。民主宪政的政权运行机制能够保障化解不稳定因素,维持政府的稳定(领导人易政府不易)。

作者说【单从理论上争辩,什么观点在中国都能自圆其说,说维稳“还不够”,或者说维稳“做过了”,都能讲出一套一套的】。

不对。什么叫【单从理论上争辩】?哪有【单从理论上争辩】的?理论上争辩不需要摆出事实作为论据?也不是【什么观点在中国都能自圆其说】。改革开放发轫之初,经过实践的检验,“两个凡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等理论就不能自圆其说,所以才有了党打破“两个凡是”的思想藩篱,果断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纲”的错误口号。真理和歪理有人【都能讲出一套一套的】,但公道自在人心,“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维稳是【还不够】还是【做过了】,民众自会理智地作出自己的判断,不是凭谁【讲出一套一套的】能愚弄的。

作者说【中国只能是个“实践体”,而不能是个“主义”的辩论台】。

不对,中国不仅是个【实践体】,中国历史上是、将来也还会是、且应当是【“主义”的辩论台】。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辩论还再继续着,苏半农就坚持说毛泽东创造了最好的生产关系,而且勇冠三军,越辩越勇;有人还再坚持“文革主义”,为“文革”张目。真理正是在和谬误的辩论中彰显其光辉的。我也知道你的潜台词是指民主和专制、宪政和极权主张之间的辩论,我认为这种辩论,不仅需要,而且必须。

作者说【过去30年,中国不是按照某个单一理论向前猛跑的国家,中国像是“忽左忽右”,又像是“不左不右”,不同时间做的事没少“自相矛盾”,但结果是,中国既发展了,也稳定了】。

请问作者,过去30年,中国不是按照单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猛跑,还按别的什么理论猛跑了?说【不左不右】倒还算靠谱。说【忽左忽右】,请解释清楚,怎么【左】了,怎么【右】了?

作者说【想想我们过去的目标是什么?目标就是建设现代化国家……但这个大的目标,既是中国共产党的,也是中国哲学的,甚至还是“普世的”。因此,它不应被改变】。

请问,谁想改变建设现代化国家的目标了?政治现代化是“现代化国家”的题中应有之义。只有建设民主宪政国家,才能【既是中国共产党的,也是中国哲学的,甚至还是“普世”的】。

作者说【度,这是中国人最常说的一个字眼,也是最难把握的一个状态。稳定犹如空气,有的时候不感觉,我们欣赏山和水,树和云。但别说空气一旦没有意味着什么,它被污染了我们都受不了,但我们能只要空气不要别的吗?】

空谈泛论,不知所云。

作者说【同时实现中国的发展和稳定,这真是太难的事。个别知识分子和国外有些人,总喜欢装得特别聪明特别有宏图大略,但至少过去几十年,中共在这方面的表现是全世界最好的。现在世界舆论对中国的什么事情最感兴趣?是涉及稳定的事。如果中国出个大乱子,比GDP掉两三个百分点刺激多了。也恰恰因为如此,我们在涉及稳定的问题上不能陷入政治浪漫主义。它的确是涉及中国人民福祉和国家前途的头等大事。】

这段话谱离大了。

【个别知识分子和国外有些人……特别聪明特别有宏图大略】.这完全可能。有关实例举不胜举。当年所谓的右派分子很多所谓的右派言论,不乏真知灼见。当年黄万里先生单人独骑反对建设三门峡水库,因此被打成右派。黄先生不幸言中,三门峡水库果成灾难。林昭质疑“反右”,张志新质疑四人帮,……他们确实【特别聪明特别有宏图大略】。作者先生能否认吗?党鼓励民主党派、党外人士为祖国建设建言献策不是明智之举?

作者说【但至少过去几十年,中共在这方面的表现是全世界最好的】。且不说中共和世界其他党派不具可比性,党也从未说过是世界最好的党。党只说过取得了伟大的成绩,也说过犯过像“文革”那样严重的错误。作者谄媚都不讲点艺术。

还再提【现在世界舆论对中国的什么事情最感兴趣?是涉及稳定的事】。我看你都不知道羞臊,这是让党和政府露脸的事么!

通篇文章,语无伦次,逻辑混论,立论多错。只可惜堂堂《环球时报》叫你此篇文章糟蹋的不轻。先生若是年轻人,得好好向报社前辈学习。若是老先生,则我无话可说。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