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跟个人一样,在其历史中有许多机会——这些机会如果抓住了,可能一顺百顺;放过了,则举步维艰。就中國现代史而言,最好的国家现代化机会应该在1945年。

这一年日本战败,二战结束了。中國大地虽遭浩劫,但元气尚存,全国的人才精英尚在,民心还在,正是扬眉吐气,万众一心,重整河山之时。就如同二战后美国趁机取代英国,成为全世界霸主一样,中國作为战胜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员,此时取代日本成为亚洲霸主几乎是理所当然、板上钉钉、众望所归、水到渠成的事,若当时国共和谈成功,以两黨各自在美苏的人脉关系,美国和苏联必定是扶中抑日,甚至于各驻一军,肢解日本,割地赔款,也是很有可能的事,让日本永世不得翻身!同时中國将在两超级巨人的角斗中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美苏冷战中必将极力拉拢中國,有求必应,中國国际形势大好,足可与英法在第三宝座一较短长!中华民族必将赢来1840年鸦片战争100年以来,最好的机遇,而二战,这场列强之间因分赃不平而起的大混战,两虎一死一伤,必将使中华民族因祸得福,巨龙得以挣脱羁绊,挣脱枷锁,腾空而起,复兴的曙光已刺破黑暗,朝阳即将喷薄而出,全国人民翘首以盼!可以预见的将来,一边周旋于美苏两强国之间取利一边恢复创伤一边高喊日本威胁论号召仇日国家痛打落水狗,国内效仿美国实行两黨民主制度,则国家幸甚!民族幸甚!人民幸甚!多么令人目眩的前景呀!

就国内而言,也大有机会。当时人们把蒋介石奉为民族英雄。上海最大的百货商店高楼上面挂着巨幅画像,还有标语。还都南京的时候,蒋介石受到南京市民欢迎的热烈程度,也让我们今天很惊讶。那个时代就是这样一种氛围,其实和平的呼声非常响亮。特别是国际压力,所以蒋介石才会一而再地从重庆发电报给毛澤東,请他到重庆来。这是在国际背景下发生的事情,这是第一个条件。第二个条件是当时的中國存在着几大势力,最大的当然是国、共两黨,双方都掌握着庞大的武力,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忽略了在这两个集团之外还存在着非常有号召力的第三种力量。这第三种力量也不是铁板一块,而是由无数不同的群落构成的。其中最大的一股就是中國民主同盟。民盟在当年的实力可能是今天的我们难以想象的,因为它当时起的是国共之间平衡的作用,张澜、沈钧儒、罗隆基、章伯钧这些人在当时都是庞然大物,都是显赫的政治人物。罗隆基一生最扬眉吐气的时候就是1945年秋天到1946年春天。我记得有人曾经说过这是中國历史上唯一的一次不靠子弹,而靠才智发言的时代。每一种不同的政治主张,每一个不同的政治派别,每一个不同的社会团体都可以坐下来对话。尽管双方的观点针锋相对,但是可以讨论,可以争得面红耳赤。讨论完了,双方还可以握手言欢。政协会议就是因为当时中國存在好几种不同的政治力量,才需要坐下来协商。“政治协商”这个名词不是共產黨人起的,而是法学家出身的国民黨高官王世杰起的。那个“政治协商”是真的协商,双方有可能是对立的,分歧很严重,但是可以坐下来协商。孙中山搞了那么多年没有搞成的两黨制、多黨制民主政府,此时有了完全成熟的条件。

此外,1945年,早已超过孙中山提出的军政训政时间已早过3年6年,此时行宪,天经地义。另外,经过黄金十年的建设,中國经济已经有了一定基础,虽然经过战争破坏,但在国际社会支持下,经济复苏当不是问题。而此时的中國新闻界学术界,已经培养出一批“铁肩担道义,妙手做文章”的舆论高手,有他们的监督批判,民主的实施便有了舆论上的保障。而在国民黨内部,实际上从1911年起,开始是与北洋军阀反复争斗,后来与中共争斗,期间又有外敌入侵,再加上潜伏在国民黨内部的各地方实力人物的牵制,蒋介石一直梦想的獨裁政权就没有彻底顺畅过。到1945年时,虽然蒋介石威望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国民黨内部左中右各种派系林立,社会各阶层随着抗战局势的发展,有着各种主张的黨派社团力量不断壮大,再加上中共势力的影响,蒋介石想獨裁却根本有心无力。中國从1911年推翻满清政府后,社会各种进步势力不断争取下来的民主共和思想,一直在影响着中國社会的政治民主进程。一方面是社会动荡,民不聊生,另一方面是多种思想,各种黨派并立。社会既有多样性的活力,又有專制腐朽的桎梏。当中共在某种因素变化后的影响下,赞同并推动中國民主模式的选择,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时机。蒋介石如果是一位高明的政治家,他如果顺应这种民主潮流,顺应中國各黨派政治势力的主流选择,他将成为中國流传千古的一位伟人。

总而言之,此时实行民主宪政完成国家现代化转型可谓万事俱备,不欠东风!

然而,这些历史再怎么假设只是一种精神慰藉,蒋介石就只有他蒋介石的水平,他只有想让自己成为中國拿破仑的思想,没有想成为中國华盛顿的思想。蒋介石的错误选择,将中國的民主希望毁于一旦,这促使中國另一个更獨裁人物在中國的诞生。后来的这位人物,打败蒋介石以后,没有任何可以约束他的政治对手了,风卷残云般地把残存的那一点民主土壤给消灭得干干净净。客观地说,45年时代的毛澤東,他刚刚洗脱黨内斗争旋涡带来的尘土,以他非凡的才能智慧,领导中共在八年抗战中不断发展壮大,确立了他在中共黨内比较稳固的地位。这个时候的毛澤東,接人待物处事都比较谨慎谦虚,虽然在黨内威望很高,但他基本还是夹起尾巴做人,兢兢业业做事,一点不敢胡作非为。如果蒋介石当时能够带来全国人们建立一种民主制度,毛澤東在这种民主体制内,仍然可能脱颖而出成为中國有影响的一位政治明星,甚至可能比他独掌中國创造的伟业更辉煌。

由于国共双方都错失良机,最终导致重庆谈判破裂。当然,其破裂也是有深刻社会背景的。国共双方代表着中國最大的两股政治势力,双方在意识形态上的对立是很尖锐的,几十年的拼杀结下了不少血海深仇。因此,一方对另一方作出很大让步是不现实的,这必将造成自己内部阵营的反对而发生分裂。中共相对铁板一块,让步多一点是可能的。蒋介石却幻想以对中共强硬换取在自己阵营的威信,以此实现从1927年以来就一直没有实现的一统天下,这势必把中共逼上与蒋介石集团绝裂,双方武力较量的结果。蒋介石集团后来失败了,一股强大政治势力的消亡,让中國成了真正的一统天下,那本来就很脆弱的民主基础,那本来就很弱小的民主力量也就灰飞烟灭了,那些民主黨派人士后来再明白多少道理也无济于事了。

于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全世界都来搞建设,唯有中國继续打。蒋介石抗日战争时保存实力,这时候却大打出手,这一打,把中國政治史上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打掉了。中國的复兴之路戛然而止,胎死腹中。内战四年,是全世界其他国家都停止了枪声重头来过而唯独中國硝烟弥漫的四年,是几百万抗日民族英雄内耗的四年,是综合国力不增反减的四年,战败的一方卷走了无数年全国累积下来的资金,带走了大量在清政府时期就开始培养数十年的留学人才,而这些人才直到现在都没有再在中國大地上重现过!内战本已铸成大错,之后更是一错再错,交恶美国,实行一边倒的外交行为,目光短浅。虽眼前马上得到苏联暂时的有价援助,却丧失了在美苏两巨人中间左右逢源的可能,断了自己的后路。随后与世界两极之一美国断绝来往20多年,与世隔绝,期间还被苏联怂恿跟美国打了两架,以至如今美国爬上了老大宝座,仍怀恨在心,更导致美国战后不得不被迫反过来扶持死敌日本制约中國至今。从美中制日到美日制中,天壤之别!此消彼长,中日两国的命运发生了乾坤大挪移。日本与德国之所以成为战后发展最快的国家,既不必然,也不偶然,全因他们的背后站着美国,不要听报纸说什么因为日本底子厚,民族优良,没有美国扶持,以日本的资源之匮乏,顶多相当今天之印度,搞不好乃今天之越南,匍匐在前,唯中國眼色行事!而中國在亚洲绝对是说一不二的老大,也不用像今天这样靠压榨自己的血汗来苦苦发展!也不必像今天这样,居然在自家后院的亚洲也挺不起腰杆!居然反过来被日本带头喊中國威胁论,岂不可叹?

1945年,已经远去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远去了,一个百年来最重要的年份离我们远去了,一个从1840年鸦片战争起无数国人为之赴汤蹈火,点滴鲜血积聚了100年的机遇,离我们远去了,惋惜之余,也只有感叹了。

作者:


中国报道周刊, 2011-07-17. | 添加评论 | No comment

原文地址 一九四五年,中国失去了最好的现代化机会

通过Google Buzz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Twitter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RSS 全文订阅

通过电子邮件 全文订阅

文章分类 历史长河.

欢迎大家投稿,点这里发送投稿邮件

相关日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