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缪一轮君的文章引来这么热烈的探讨,拜读后获益良多。
个人觉得,karax-ed先生的留言最有价值,但是不知为何支持者少,反对者多,像16楼的留言,支持(0) 反对(9),令人不解。有必要摘引主要内容于下——

….马克思于1872年11月在阿姆斯特丹发表了一篇演说,强调工人在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采用的策略应当有所区别….

“工人总有一天必须夺取最高政权,以便建立新的劳动组织…….但是我们没有断言,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到处都应该采取同样的手段。我们知道,必须考虑到各国的制度,风俗和传统,我们也不否认,有些国家,像美国,英国——-如果我对你们的制度有更好的了解,也许还可以加上荷兰——工人可能用和平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即使如此,我们也必须承认,在大路(陆)上的大多数国家中,暴力应当是我们革命的杠杆;为了最终建立劳动的统治,总有一天必须采用暴力。”(这段文字可见1964人民出版社《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十八卷,179页)
———————————————–
感谢karax-ed先生!马克思这么重要的话,过去从未听人提起。我特意找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十八卷的电子文本核对,证实所引不虚。有了这段话,这次争论中的不少问题,就会豁然开朗。
理论探讨最忌心浮气躁,对马恩原著没有深入钻研,或是对争辩对方的观点没有读懂,就乱下结论,等于鸡同鸭讲。

用户:gxc2008 发表于:2011-7-26 9:57:45支持(0) 反对(1)

[23]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22]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用户:xyz 发表于:2011-7-25 18:08:02支持(0) 反对(0)
===============
呵呵,呵呵,对你,我还能说什么呢?呵呵。
看来当局说的话,你都是笃信无疑。我很欣赏你啊。
用户:karax-ed 发表于:2011-7-25 19:28:49
================

没发现吗?听到批评,你的心态好像都变得扭曲了。前面有网友引用的马克思在《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文中给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定义,我也转发给你仔细看一看:

“这种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

你不会否认这句话是马克思说的吧?请你注意,在马克思眼里,这个专政要消灭的是“所有阶级差别”、“一切生产关系”,还有“一切社会关系”。你所说的那个无产阶级一个阶级被专政又算得了什么呢?告诉你,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就是用来对付包括无产阶级在内的所有阶级的,除了手握专政机器的那些专制独裁者。根据这句话,不管你属于哪一个阶级,这个专政也要扒下你的皮(可能也包括你和你家人的阶级身份和所有社会关系)并消灭它们。

研究马克思主义连这个专政的常识都搞不清楚,还故弄玄虚,真是白瞎!

用户:xyz 发表于:2011-7-25 21:37:18支持(3) 反对(0)

[22]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用户:xyz 发表于:2011-7-25 18:08:02支持(0) 反对(0)
===============
呵呵,呵呵,对你,我还能说什么呢?呵呵。
看来当局说的话,你都是笃信无疑。我很欣赏你啊。

用户:karax-ed 发表于:2011-7-25 19:28:49支持(1) 反对(2)

[21]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转帖一段与缪先生文章的讨论没什么关系,和恩格斯有关的网上文章(主要看它的末尾部分)—— 1886年2月8日,伦敦特拉法加广场出现了两个集会,一个是拥护关税战的工会组织的集会,另一个则是社会民主联盟(一个实力并不很强的组织)发起的集会。按恩格斯的介绍,在拥护关税战的工会组织方面,其支持者主要是工人,他们相信外国的竞争造成了英国工人失业的加剧,主张“公平贸易”,就是说主张打关税战。而社会民主联盟方面的听众则是一群杂七杂八的人,是到场胡闹的,其中一部分人已经喝醉了。这个组织的领袖叫海德门,被恩格斯称为“文人政治冒险家”。
集会结束,前一个组织平安散去,后一个组织出了问题。海德门这个领袖故伎重演,让“失业者”在派尔—麦尔大街上游行,而这条街道正是贵族和大资本家聚集的地方。响应领袖号召的人是一些什么人?恩格斯说,他们“大多数是一些根本不愿意做工的人,如街头小贩、懒汉、密探、小偷等”。这些人到了大街上,立刻和街上的居民发生冲突,接着便砸商店,抢酒铺。海德门看见不对头,终止演说,呼吁安静,但局面已经难以控制了。临近几条街道也跟着遭殃,首饰店被抢劫,居民家的玻璃被砸碎,抢来的食品也成了武器。
值得我们重视的,是恩格斯所介绍的这个事件的收场方式以及警察的态度。流氓无产者们(恩格斯的用词)闹腾的时候,警察并没有认真干预,抢劫行为几乎没有遇到阻拦。只有一部分人在牛津街被4名警察驱散了。按恩格斯的说法,警察头目是保守党人,想看自由党政府的笑话。事后政府成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追究这件事情,恩格斯估计警察局的一些人可能会丢官。按当时英国的法律,如煽动性言论导致了实际行动,要十分严厉地处置,但似乎政府也想把这一切不了了之,也没有认真追究集会的组织者。
显然,此时英国伦敦的社会并不是一个“干柴烈火”的社会。如果流氓无产者制造事端获得一般大众的响应,情况大概就不妙了,但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为什么群众不响应?基础原因自然是大众的生活并没有到了绝望的时候,但大规模动乱的发生往往并不见得是因为大众生活的绝望。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英国社会的组织程度比较高;动乱的发生以及能否被控制,常常取决于人们的组织程度。不害怕有人抗争,就害怕无组织的抗争。两场集会同时发生,就像做了一个政治实验,实验的结果也异常明白。无组织的群体是可怕的,破坏性的;但有组织的群体则只是一种稳定的、可预见的压力。以小见大,政治家的确可以从这样的“实验”中悟出一种道理来。
恩格斯自己是有体会的。他批评政治领袖在演说中不看对象,说“向这样的听众讲,而且在群众中又没有任何组织的支持力量,那纯属荒谬”,又说社会民主联盟“干出了那种只是在无政府主义者那里才屡见不鲜的幼稚行为”。
要知道,这次政治活动的两个群体都不属于恩格斯这边的社会主义阵营,所以,恩格斯的评论是基本中立的。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容易从恩格斯的评论中发掘出关于社会冲突规律的一般性认识来。我以为,有两点是现代政治家必须懂得的。第一,从政府方面看,依照恩格斯见解,政府与组织起来的反对派打交道要比与没有组织起来的群体打交道容易得多。固然组织起来的力量有时候很“讨厌”,但在关键时刻他们却可以是合作与妥协的对象。第二,从主张改革的非政府方面来说,要懂得,动员一个组织程度很低的群体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改革不能心急,按恩格斯的说法,就是不要想在一个晚上硬造出一个运动来,这种运动是需要做多年准备工作的,即使在英国这种条件比较好的国家也是这样。

政治的健康发展需要某种平衡,千万不能把“改良”看作忍气吞声、无所作为。虽然恩格斯已经成了一位温和的社会主义者,并不愿意把暴力挂在嘴上,但他同时也深深懂得压力的重要性,他在给朋友的信中说,如果“不使有产阶级感到惊慌恐惧,有产阶级对群众的任何疾苦总是无动于衷的,所以,我还拿不定,是否有必要再更厉害地吓唬他们一下”。看看,反对无政府主义的恩格斯老人还是主张有一种压力的,只是这种压力要适度,要不至于把妥协的基础给毁掉。也许,妥协是和谐的精髓;和谐绝不是浪漫主义的博爱。

用户:肖光 发表于:2011-7-25 19:00:04支持(2) 反对(0)

[20]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在一个根本不存在无产阶级专政,而只有无产阶级被专政的国度中,固然自称坚持了马克思主义是无耻可笑的,但是被统治者就此而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不是也非常可笑可悲吗?还能剩下什么?马克思的主义固然不是宪政的理论,但是是反抗的理论。没有反抗,宪政也就不可能存在。
用户:karax-ed 发表于:2011-7-25 17:39:58
============

这位网友看来是糊涂了!你知道自己在胡说些什么吗?玩弄概念的结果是你自己也被概念玩得晕了过去。人家在各种法律和纲领上白纸黑字地写着要坚持专政并一直在这么做——五不搞(谁搞就专政谁),你却说不存在无产阶级专政,还说被统治者就此而反对专政是非常可笑可悲的。我看那个“非常可笑可悲”的人不是别人恐怕就是你自己吧?

用户:xyz 发表于:2011-7-25 18:08:02支持(7) 反对(0)

[19]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按照你的逻辑,如果一个人选择追随了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而最终成为一个杀人狂,人们是否都可以像你这样说:“不是”希特勒“强迫”他“成为他的信徒,要严格执行他的政策主张的”,因此,“把”希特勒“之后的”国家社会“主义所有问题都归结到希特勒那里,是肤浅错误的”。然后人们就可以不追究希特勒的责任了吗?
=============================
希特勒的罪责要追究,因为希特勒不是一个书斋中的思想者,而是一个实践者。至于有什么人追随了希特勒,根源不是以为这个世界上有希特勒,而是这个世界上有人愿意当希特勒。人们追究希特勒不是因为他想过什么,而是因为他干过什么。这个道理你其实都不明白,所以才用这个不堪一击的举例来反驳什么。呵呵。况且马克思之所以是马克思绝不是因为他提出了革命和专政学说,这些学说在马克思的浩如烟海的著作和深刻的理论思考中本身占有的地位并不高。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总结了马克思的贡献,这两个提都没有提。
用户:karax-ed 发表于:2011-7-25 18:00:32支持(0) 反对(7)

[18]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在一个根本不存在无产阶级专政,而只有无产阶级被专政的国度中,固然自称坚持了马克思主义是无耻可笑的,但是被统治者就此而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不是也非常可笑可悲吗?还能剩下什么?马克思的主义固然不是宪政的理论,但是是反抗的理论。没有反抗,宪政也就不可能存在。

用户:karax-ed 发表于:2011-7-25 17:40:02支持(0) 反对(8)

[17]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在一个根本不存在无产阶级专政,而只有无产阶级被专政的国度中,固然自称坚持了马克思主义是无耻可笑的,但是被统治者就此而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不是也非常可笑可悲吗?还能剩下什么?马克思的主义固然不是宪政的理论,但是是反抗的理论。没有反抗,宪政也就不可能存在。

用户:karax-ed 发表于:2011-7-25 17:39:58支持(1) 反对(7)

[16]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YOUKEZI

这是针对你的13贴的回复。

我从来没有否认过马克思,曾经主张过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但是马克思并不是固执地认为暴力革命是绝对的,暴力革命史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路径和手段问题。虽然恩格斯在这个问题上比马克思有更多的和平道路,合法革命的论述。但这里不存在所谓你所谓的马克思,恩格斯的“断裂”。

我在前一个文章中就提供了这样的例证,你大概是没有看见,那么这里就再次贴出,供你和其他愿意看贴的人看看———————

我们看看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卡尔.兰道尔((1891–?)在《欧洲社会主义思想和运动史》 上卷第一册175页的一段引文和评论文字( 商务印书馆出版出版)

….马克思于1872年11月在阿姆斯特丹发表了一篇演说,强调工人在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采用的策略应当有所区别….

“工人总有一天必须夺取最高政权,以便建立新的劳动组织…….但是我们没有断言,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到处都应该采取同样的手段。我们知道,必须考虑到各国的制度,风俗和传统,我们也不否认,有些国家,像美国,英国——-如果我对你们的制度有更好的了解,也许还可以加上荷兰——工人可能用和平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即使如此,我们也必须承认,在大路上的大多数国家中,暴力应当是我们革命的杠杆;为了最终建立劳动的统治,总有一天必须采用暴力。”(这段文字可见1964人民出版社《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十八卷,179页)

兰道尔写到“有些人拒绝承认马克思的思想中有任何走向演变的,民主的哲学倾向,它{指上述马克思的文字)展示了一条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秩序的道路;对所有这些人来说,这个值得注意的声明一直是一个障碍物。马克思在其他任何声明中都没有这样明确无误地说明过代替暴力的方法;民主制度使和平的社会变革成为可能;暴力革命只是在实行专制统治的地方才有可能的。”

究竟是恩格斯和马克思的决裂?还是恩格斯始终是马克思思想的解说者啊?

===================
至于你说”到如今,我们还把这个‘宣布不断革命’,要‘消灭’几乎一切现有东西的主义当作指导思想,不批判之,中国能政改吗?”这个问题纯属无稽之谈。

中国现在早就不提倡革命,早就不提消灭一切现有东西了。中国作为指导的马克思主义,那仅仅是一个空洞的名称。总设计早说了“实事求是”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就这个这个“精髓”而言,已经抽空了马克思思想的任何具体内容。无论是他的民主思想,他的自由思想,还是他的革命思想,专政思想。现在真的要批评的不是马克思,说实在的,只要有阶级的专政,有阶级的统治,有残酷的专制,而且是无法合法、和平地解决的政治专制,那么马克思就依然是受压迫者,受剥削者的精神导师,在这个资本与政治联手统治的时代,马克思的批判精神,革命精神怎么可能过时?这是一个政治的道义问题。

至于你的12贴,除了口诛笔伐之外,没有任何论证和论据,说实在的,我为你的虚张声势、色厉内荏而感到遗憾啊。

用户:karax-ed 发表于:2011-7-25 17:22:59支持(0) 反对(10)

[15]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幽灵,还是恶魔?幽灵会不会演变为恶魔?或者本来就是恶魔而假装是一个幽灵?读了缪老的文章,非常佩服您对理论的探索。我不善理论,仅凭直观发表一孔之见。我想,我们谁也不愿意做无谓的牺牲,但是,当这个幽灵一旦以恶魔的面孔实实在在站到你面前,要杀你的时候,你怎么办?卡扎菲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恶魔,民众希望以和平的方式了结他的罪恶统治,但是遭到了血腥镇压。我们无法预测利比亚反对派是否最后走向民主宪政,但是却无法否定他们推翻卡扎菲政权的革命斗争。是否追求民主宪政只有非暴力一条道路可走?是否革命一定要被彻底否定?马克思恩格斯的革命理论成就了地球上一批独裁政权(我们且不管这是不是马恩的初衷),而到了无产者该推翻这些独裁政权的时候,恩格斯晚年的理论却又让民众犹豫再三,考虑非暴力,那他是哪家的无产阶级领袖?美国《独立宣言》中说:“然而,当始终追求同一目标的一系列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的行为表明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专制暴政之下时,人民就有权,也有义务,去推翻这样的政府,并为其未来的安全提供新的保障。”其中的“推翻”是个怎样的概念?这就是我感到疑惑的地方。

用户:ztsr 发表于:2011-7-25 16:09:09支持(13) 反对(0)

[14]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你当然可以坚持共产主义信仰,尤其是所谓共产主义道德。这正如一个基督徒信仰上帝,别人无权干涉。然而同时你也应该明白:你没有任何理由和权力,把你的信仰强加给任何一个普通公民,人们根本没有义务为共产主义的理想是否能够实现以及如何实现即能否把它们当成终极目标去争论不休,更不应该以此去划分敌我、进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

—–这段话几乎是所有问题的核心。

用户:道林格雷 发表于:2011-7-25 16:09:42支持(18) 反对(0)

[13]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再多说几句。因为据说本人“对于文献考察和研究度比较欠缺”,所以也摘选它几段马克思的原话,看看老马是什么人,列宁又是是怎么学老马的:

“工人阶级的政府只有致力于工人阶级自身的解放才能拯救法国,完成民族事业,因为工人阶级解放的条件同时也就是法国复兴的条件。工人阶级的政府被宣布为劳动对劳动资料垄断者、对资本的战争。”

“一般说来,全新的历史创举都要遭到被误解的命运,即只要这种创举与旧的、甚至已经死亡的社会生活形式可能有某些相似之处,它就会被误认为是那些社会生活形式的对应物。所以,这个新的、摧毁了现代国家政权的公社,就恰恰被误认为是那最初产生于现代国家政权之先、尔后又成为现代国家政权基础的中世纪公社••••••公社体制会把靠社会供养而又阻碍社会自由发展的国家这个寄生赘瘤迄今所夺去的一切力量,归还给社会机体。”

“但是,无产阶级不能像统治阶级及其互相倾轧的各党各派在历次胜利的时刻所做的那样,简单地掌握现存的国家机体并运用这个现成的工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掌握政权的第一个条件是改造传统的国家工作机器,把它作为阶级统治的工具加以摧毁。”(《法兰西内战》)

“战争”、“死亡”“改造”和“摧毁”,一个坐在书斋里的人天天就写一些充斥着类暴力色彩如此浓厚的词语的人,还会是一个纯粹的乌托邦主义者吗?我们还可以说,不仅列宁的恶行来自于老马的思想,就是过了近100年的中国也有一个专制独裁者要学老马。请看下面这段话:

“这种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

到如今,我们还把这个“宣布不断革命”,要“消灭”几乎一切现有东西的主义当作指导思想,不批判之,中国能政改吗?

用户:youkezi 发表于:2011-7-25 15:47:06支持(12) 反对(0)

[12]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实际上恩格斯并没有否定共产主义理想——人人都有自由的消灭了阶级和剥削的共同富裕。列宁定义的无产阶级专政与马克思恩格斯的无产阶级专政不是一回事。至于此文认为的恩格斯完全否定暴力革命的必要性也是不很正确。工人在阶级争取自身的权利和全社会的解放的手段要看具体的政治状况。有民主道路可走,当然不诉诸暴力,但也不能否定暴力的辅助性;没有民主道路可走,只能走暴力革命的道路,但暴力革命是为争取到民主宪政的社会解放的政治服务的,而不是为建立一党专政的国家社会主义服务。要从马克思说的暴力革命是新社会的接生婆来理解暴力革命。完全否定暴力革命正是专制者所需要的,这决不是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

用户:雪松 发表于:2011-7-25 14:49:17支持(1) 反对(1)

[11]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是列宁选择了马克思主义,而不是马克思强迫列宁成为他的信徒,严格执行他的政策主张的。把列宁主义,或者马克思之后的马克思主义的所有问题归结到马克思那里,是肤浅错误的。
======================

K网友这段话到底是什么逻辑呢?很怪异,也很不合常理。按照你的逻辑,如果一个人选择追随了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而最终成为一个杀人狂,人们是否都可以像你这样说:“不是”希特勒“强迫”他“成为他的信徒,要严格执行他的政策主张的”,因此,“把”希特勒“之后的”国家社会“主义所有问题都归结到希特勒那里,是肤浅错误的”。然后人们就可以不追究希特勒的责任了吗?显然,你的这段话属于颠三倒四。一个搞学术的人为了强调自己的观点正确性就可以如此不讲逻辑吗?

我说过你的问题就是书生气,太拘泥于概念,喜欢穷究一些鸡毛蒜皮的理论问题而忽视了理论的整体性。把别人说的云山雾罩,把自己也弄得疲惫不堪。你还不相信。可你的这个帖子依旧还是一如既往地充斥了你的这些认知弱点。结果将自己也引到了混乱的逻辑中去。你总是喜欢说别人肤浅,其实你自己真的很肤浅啊!对此,我很遗憾。

我知道你有一定的理论基础,也知道你是一心想推进政改的。在年轻学人中算是肯钻研的。所以,我还是真心地希望你今后能更加冷静地看待别人对你的批评。那样只会有助于自己提高而不会失去什么的。

别再挂什么帖子想与我辩论。你倘不自知,我也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的。

用户:youkezi 发表于:2011-7-25 14:33:46支持(8) 反对(0)

[10]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还原一个真实的马克思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2216997&PostID=34228021

用户:燕王会 发表于:2011-7-25 14:33:48支持(1) 反对(0)

[9]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可惜在我们慌不择路的情况下,一声炮响,却为我们送来了马克思理论的衍生物、赘疣和叛逆——列宁主义,极端幼稚的中国共产党人却把它当作马克思主义照单全收。以至于共产主义这个幽灵从西飘到东,至今还在我们的头顶飘忽不散!
==========================
中国的问题,也不完全是列宁的问题,而是中国的实际情况决定的,中国的政治精英的政治取向决定的。正如列宁主义是马克思理论的衍生物,赘疣和叛逆,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以及列宁主义也可以如此看待。这里有一个人的意志发挥了重大的推动力量,还有中国民众的政治选择,总体上看,这是中国社会和文化土壤长出的奇葩。

用户:karax-ed 发表于:2011-7-25 14:13:07支持(0) 反对(9)

[8]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我们必须为争取民主宪政在中国的实现而竭尽全力
————————————————
那么,这个竭尽全力,是暴力还是非暴力?
用户:弄风 发表于:2011-7-25 12:44:42支持(1) 反对(0)
===============================
弄风先生这个提问非常有力!

正如著名的传记作家美国人路易斯.费希尔在其最富盛名的作品《列宁》中说过这样的一段话:
——–革命是专制制度的产物,任何革命都是由革命的敌人引起的。

《列宁》上卷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60页

我们怎么能一般地否定革命的必要性和进步意义的。

用户:karax-ed 发表于:2011-7-25 14:02:12支持(3) 反对(5)

[7]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能看到这样认真地思考和讨论的文章,真得感谢缪一轮先生了。

最近又有好几位先生对于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开始了讨论。主要是侯工,YOUKEZI,缪一轮三位先生,在下也算叨陪末座。

三位朋友的文章我都看了,我这里先想说说自己的读后感受。

侯工先生的文献功夫最扎实,但是基本上是对于历史问题的探讨,现实关切不是主要的。缪一轮先生原始文献引用的较少,对于马克思本人的思想也没有深入涉及,但参考了研究文献,对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历史发展问题考虑的比较深入,刻苦。YOUKEZI先生对于文献考察和研究都比较欠缺,立场倒是非常鲜明,而且也有政治正确性。

既然是网络的交流,也是学习,那么最好保持互动性,而不是自说自话,否则意义就大为逊色。所以这里主要谈谈自己学习各位先生文章的心得。

我认为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有两个重要的必须厘清的问题,似乎始终没有厘清,反而是混淆纠缠在一起,这使得问题的讨论如果不是误入歧途,就是制造了新的理论麻烦。

第一个,把马克思本人的思想、主义和所谓的马克思主义,以及马克思列宁主义要区分;因为马克思本人也多次表达过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第二个,把理论家,哲学家的理论思考和务实的实干家的策略主张要区分开。实干家,策略家的“马克思主义”始终是受到自己的政治行动,政治环境,现实策略驱使的,他们绝不是按图索骥的教条主义者,而是高度灵活的机会主义者。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成为他们政治行动的旗帜,有理论的因素,但是总体上是现实的考量。

YOUKEZI先生认为,列宁主义的残酷罪错根本上是马克思的问题,这个显然是缺乏说服力的,是列宁选择了马克思主义,而不是马克思强迫列宁成为他的信徒,严格执行他的政策主张的。把列宁主义,或者马克思之后的马克思主义的所有问题归结到马克思那里,是肤浅错误的。

马克思主义,这个名称看起来似乎是马克思本人的主义,其实是不断地被后来的政治行动者赋予了新的含义,它们和马克思本人的思想存在着灵活的,开放的关系,马克思主义被神化,是策略的问题,而不是真假对错的问题。当然,恩格斯的问题也是如此。

缪一轮先生说,“恩格斯虽然没有明确否定共产主义,但是他明确否定了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必须实行的暴力革命,从而也否定了由暴力革命产生的专政的必然性和必要性…..最后在和平竞赛中不战而胜于列宁斯大林的科学社会主义和空想共产主义,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具有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这是否可以认为,恩格斯事实上是间接地否定了共产主义呢?”

其实“战胜了列宁斯大林的科学社会主义和空想共产主义”的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而是西方的民主制度,宪政制度。而这个制度也不是社会民主主义建立和巩固的,这个制度本身是先于它们,并且使得它们得以存在的基础。它们不过是在这个制度上发挥了政策的影响力。西方国家本身不存在社会民主主义政治制度。政治制度,是政治,或者权力运作的程序性规则。至于内容,也就是政策,是另外层次的问题。

马克思,恩格斯所期望的共产主义,也不是社会民主主义或者民主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是通往共产主义必需的过渡。至于如何实现这个专政,可以是暴力革命,也可以使和平道路,而且马克思也不是一个固执的暴力革命坚持者,恩格斯也不是完全放弃了暴力革命的必要性的,无论是“合法的革命”,或者非法的革命,目的都是革命,都是无产阶级夺权和专政。这样的区别究竟有什么意义,尤其是对于中国的当前有什么意义?

有些人认为抛弃马克思,拥抱恩格斯,对于当代中国有什么积极的意义,难得不是痴人说梦吗?

用户:karax-ed 发表于:2011-7-25 13:49:34支持(2) 反对(8)

[6]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蒲松龄《聊斋志异》说,人死变鬼(《说文》:鬼,归也,人死曰归),鬼死成jian(遗憾的是字库里无此字。此字上下结构,上为渐,下为鬼)。大概是说幽灵之灵吧?

用户:扬之水 发表于:2011-7-25 13:41:56支持(0) 反对(0)

[5]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我们必须为争取民主宪政在中国的实现而竭尽全力
————————————————
那么,这个竭尽全力,是暴力还是非暴力?

用户:弄风 发表于:2011-7-25 12:44:42支持(5) 反对(0)

[4]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幽灵,就是不确定的,未被证实的,善恶不定的一种思潮.当晚年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已经对共产主义这个幽灵进行扬弃以后,列宁却把这个幽灵奉若神明,当这个幽灵在俄罗斯、东欧大地上徘徊揉躏70年后,退出了苏东波,却仍在神州上空游荡。苏东波已经觉醒,神州还能睡多久?侯工

用户:发先行 发表于:2011-7-25 12:24:32支持(10) 反对(0)

[3]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应该坚持唯物史观基本原理,但马克思主义的政治信仰背离了它的哲学信仰,摒弃这个政治信仰,回到唯物史观的哲学信仰上来,是唯一正确的出路。可是马恩始终没有完全放弃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关于这个问题,本人将在另文中进行阐述。

用户:天竹 发表于:2011-7-25 12:23:21支持(0) 反对(2)

[2]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很高兴看到缪一轮先生大作续谈马克思主义问题。缪先生的文章充满了理性,不乏真知灼见。对此值得一赞!

考茨基的确很伟大,他早就看到了列宁主义的残忍无情所在(无产阶级专政),并对其进行了最严厉的批判。虽然他也是所谓修正主义者之一,但是他的修正只局限于马克思主义中的暴力方式夺权和无产阶级专政部分。他也认为可以用和平方式走议会道路维护劳动者阶层的利益(狭隘的无产阶级的概念早被社会民主党人放弃了)。但他与伯恩斯坦不同的地方,也恰恰是他的局限性所在,就是他依旧信仰共产主义。而伯恩斯坦则早已与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进行了决裂。后者在他1899年出版的《社会主义的前提和社会民主党的任务》一书里,认为社会主义并不是一种历史必然的社会发展阶段,而是一种道德价值,这种道德价值旨在消除资本主义社会关系中的阶级矛盾和斗争,实现人与人之间在思想和权利上的自由、公正、相助和平等。与伯恩斯坦相比,考茨基还算不上一个彻底的社会民主主义者。

历史上,考茨基的确对列宁的布尔什维克主义进行过严厉的批判。缪先生此文也引用了不少。他的批判文词似乎很严厉,但批判的结果总是隔靴瘙痒差强人意(如新官僚阶级等说法——一个只知道通过镇压和枪毙来夺取和维持自己政权的集团难道也配叫官僚阶级?真是糊涂如此!)。

考茨基的问题是他始终没有搞清楚列宁主义为何会变得如此残暴的原因根子所在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本身。列宁主义许多恶行的理论依据也恰恰就是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中的那个到处游荡的幽灵。所以,依旧信奉这个主义的他的批判又怎能击中列宁主义的要害呢?因为最浅显的道理是,一个认为共产主义是历史必然的人又怎么能彻底批判无产阶级专政呢?不彻底的批判显得如此的色厉内荏和苍白无力也就不稀奇了。

共产主义是一部分人的信仰,似乎只要他们不以此来影响他人就相安无事。但中国的问题是,表面上有这些信仰的人(其实几乎没有一个是真的信仰这个劳什子主义,否则不会都一个个成为资产或大资产所有者了)大权在握并总是用这种权力去毫无约束地剥夺、蔑视和拒绝返还他人的基本权利——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他们还为此主义辩解,也正因为有这个主义为其撑腰(指导思想和奋斗目标),他们在推行那些剥夺别人权利的政策和制度时也会才显得如此的理直气壮。因此,如果我们不破除这个主义的神话和迷信,行吗?

因有事,暂且写这么多参与缪先生发起的这个有关幽灵及其制造者们的讨论。不当之处,还望缪先生和各位网友批评。

用户:youkezi 发表于:2011-7-25 12:00:23支持(23) 反对(0)

[1] 回复:缪一轮:“一个幽灵”还在世界东方飘忽

当然,任何人都希望不战而屈人之兵。所以,从共产主义信徒的言论中只可以找出橄榄枝而不是真理。
我正在动心写一篇改良主义小文。届时再请教。

用户:冯梦云 发表于:2011-7-25 11:22:08支持(14) 反对(0)

加载中…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