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网络管制当局治理微博“

7月14日,负责管制中国绝大部分网络媒体的北京市互联网宣传管理办公室(大部分有影响力的网络媒体注册在北京)下属的“北京网络新闻信息评议会”召集会议,宣称将对“自媒体时代”,也就是微博时代的网络“谣言”宣战。

此前的7月14日,广州增城市法院宣布,对“6·11”增城新塘骚乱事件进行了宣判,一名当地人因微薄“不实”和“煽动”内容被判刑。

当地法院称,嫌疑人陈梦凌在2011年6月11日凌晨至当天下午,在骚乱现场用手机拍摄了多张公用设施被毁损、车辆被推翻的照片,编写并发布“孕妇老公被活活打死!”和“堵截国道!为民声(申)冤!”等“不实”和“煽动性”文字上传到个人微博上,被判刑1年六个月。

有许多微薄网友认为,新媒体的传播方式,使许多未经证实的传言乃至谣言在微薄上流传,确是事实。但网友担心,“辟谣”的大棒,被用来反驳与官方新闻稿说法不同的民间独立信源,而对官方的舆论管制似若不见,而对官方制造的假新闻则更是听而不闻。

中宣部、国新办网络局等部门官员,以及北京的主要网络媒体新浪,搜狐等运营高层以及部分博友参加此次会议。

新浪副总编孟波、新浪微博辟谣小组组长谭超、搜狐微博产品运营总监王铁军作为网站管理者代表首先介绍了网站利用微博在遏制谣言、维护微博公信力方面的主要工作方式。

微博博主代表吴法天、蔡小心、渔夫以及“谣言粉碎机”成员代表讲述了自己“参与辟谣”的切身感受;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金兼斌教授。

中宣部新闻“三教办”孙兆华副主任以及中宣部、国新办九局等相关部门的代表也先后发言。

北京网络监管官员称,“近两年来,随着微博、SNS在国内的迅速发展。在网民整体社会责任意识不强的现状下,信息发布门槛的降低、信息传播方式的改变,使虚假信息混杂其中难以辨别,混淆了人们的视线,甚至引发了大众的群体性恐慌。”

官员称,微薄“谣言”严重的误导了大众,“干扰”正常网络信息传播秩序,降低了网络媒体公信力。官方要求,北京网络媒体应主动研究探索“创新虚拟社会管理”方式。

“北京网络评议会”的提出的解决办法是,网络媒体在内部建立虚假信息的甄别、处置体系外,其次是发动意见领袖积极参与抵制虚假信息,并全力配合政府及其它各类社会机构,通过自媒体平台建立与网民沟通机制,最大程度放大所谓“准确、权威“的信息。

目前,新浪微博成立了“微博辟谣小组”,24小时不间断工作,负责微博中谣言的发现、甄别和处理;推出了“不实信息曝光专区”,专门曝光虚假信息;许多网民也加入到“辟谣”的行列。以新浪微博的“辟谣联盟”账户为例,成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发布“辟谣”115条。

有网友批评,网络辟谣自有其必要性,但目前许多以网络“辟谣”为名的的说辞,事实上成了意识形态纷争和个人积怨的报复机会,“党同伐异”的倾向明显,甚至成为官方管制和“引导”舆论的助手。

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认为,“有的时候,不确切的信息不是来自民间,而是来自官方。特别是网友的通过独立的公民调查,通过网络这个平台把信息发布出来。”

艾晓明说,“有时,一个事件最后暴露出来的真相是和最初发布的那个信息的距离是非常大的,因为最初发表的信息是片段的、不完整的,就去对一个人进行严厉处罚,这样实际上不利于真相。”

关键词 中国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