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晚会上,主持人长长的开场白的最后,总是要加上海外的华人华侨怎样怎样。却从没听到英人英侨、美人美侨之类的称呼,呜呼哀哉,此称呼乃天朝又一独创矣。

根据通行的定义原则,、华侨在法律上有着严格的界限和区分。未加入外籍的移民,包括拿到居住国永久居民身份的人,称之为“华侨”,仍保留本国公民身份,仍然受到本国法律及领事管辖和保护;加入外国国籍的移民被称之为“”,法律身份已变为外国人,受居住国法律和政府的管辖。

也就是说,只要是中国人的面孔,统统都可以用“华”字来称呼,至于是“侨”还是“人”,就另外细分了。于是,当中国人的面孔在世界上有些成就的时候,国内铺天盖地的报道就来了,把这个华裔后代刨根问底地人肉了一番,最后可能得出其曾祖父曾经出生于中国某地,然后偶然一个机遇到了国外落叶生根发芽,一直希望为国争光,直至这个曾孙子在外国出生、学习、成长、拿到成就,壮了国威。云云。

比如近段炙手可热的骆家辉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被奥巴马正式提名为新一任的驻华大使,这本是美国的家事,只不过,因为骆家辉的祖父是在一百多年前从广东移民过去的,于是,对他的当选,中国的舆论就显得相当激动,甚至说他是“归国游子”。可是诚如骆家辉所言:“我以我的中国血统为自豪,我以我的祖先自豪,以华裔为美国的贡献而自豪。但我是百分之百的美国人。”是的,骆家辉是“百分百的美国人”,他代表美国国家利益,随时随地捍卫美国国家利益,是其职责所在、义务所在。他虽然在种族和血缘上是华人,准确说是华裔,但绝对不是中华民族、中国大家庭的成员。中国可以希望他为发展中美关系做出贡献,但绝不能指望他“帮中国说话”。

又如历年的诺贝尔奖评选,从来没有中国人拿过这个奖,哦,有过一个,但是领导们不以为荣,反以为耻,这里我也跳过不谈了。每逢有华人(注意,是华人)拿奖的时候,中国的舆论又会热炒一番,说我们的华人又为国争光了,可是人家的国是中国吗?早就不是了,所以为国争光这样的意淫也就只能在体制内存活一段时期,出去根本就没人买你帐。

当然,对于这些八竿子也打不着边的“中国人”,一时的意淫也是可以被宽容的,因为毕竟无伤大雅,无关生死,我们也就一笑而过。我们只希望在他们取得荣誉的时候收获我们的掌声,在遇到危难的时候得到我们的援手。并且,当真正与我们骨肉相连的同胞们遇到灾难的时候,我们理所当然地以为他们会得到很好的关心。可是,这一点,却让太多人失望。

最悲痛的例子要数印尼98年的屠华事件了吧。那个事件,国人知道的有多少?98年国内是看不到任何关于这个的消息的,他们强有力的手腕不是用来帮助同胞,而是用来封锁一切消息。当时中国政府只是由外交部发言人发表了一个无关太痒的声明:“中国已注意到印尼局部地区近日出现了一些骚乱,对此表示关注,做为印尼的近邻,中国希望印尼能继续保持社会稳定和民族和睦,以利于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别人正在拿刀锯我们同胞的脖子,我们却还要奉劝它要注意和谐!

我们既然口口声声华人、华侨的成绩与荣誉与我们分不开,但是我们自身又对华人和华侨做了些什么呢?当我们在海外的华人、华侨遭受不公之时,我们是否像共享他们的荣誉那样去分担他们的危机呢?且不提在他们在外国的遭遇,即使我们的华人、华侨回到我们的中华之后,他们遇到的又是什么呢?我有一位好友,全家移民在美国,是位标准的“华人”,因为一些原因,需要在回国期间生孩子,本想着回家生孩子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却被告知需要先开具一系列的证明和签证后才能生,而这些东西的办理无疑费力又耗时,可是大人能等,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不能等啊。无奈致电我希望我能帮上些忙。近日也为此事奔波一番,尚无定论,不免唏嘘。

     
所以问题就来了,当香港人在大陆遭受困难时,我们看到香港人派专机解围,而同为中国人的我们呢?我们看到华人的成绩,就一个劲儿的往自己身上靠。看到需要帮助的华人,就用一堆的手续来阻挠。究竟我们认同的是成绩,还是所谓的华人?

其实如果是认同成绩的话,不妨这样,我们把华人华侨改成黄人黄侨,只要看到有成绩的黄人,不用考虑他的国籍,不管他是华人也好,韩国人也好,东南亚人也好,日本人也好,统统称为我们的黄人黄侨同胞。这样覆盖面更大,也就会有更多的成绩让我们去靠。如果有人质疑说,那明明是日本人,哪里是什么黄侨,那么我们就告诉它:你Y翻开历史看看,他爷爷的爷爷的N次方的爷爷是不是被秦始皇派出去找仙丹妙药的?如果又有人说,权利大了,责任也大,如果那个日本人有难,需要我们帮助了,怎么办?这个更好办,告诉他:秦始皇派你出去的,你有困难先找秦始皇盖个章再来吧。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