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党可以做的一件浪漫的事



曾经看过这样一篇文章,一个老人,暮年之时和老太太相依为伴,老人有个习惯,每周去教堂做完礼拜,回家一定让老伴帮他修指甲,许多年都这样。儿孙们有时会问,老人眼神不好,不如让儿孙们来帮你剪吧,爷爷就说,不用,老伴剪的我最舒服。后来一天,老伴去世了,爷爷告诉儿孙们,其实老伴多次剪到过他的手,但是每次老伴颤巍巍帮他剪指甲的时候,都会说:“我们也不是太老,还能看清楚指甲”。读罢,突然觉得世上最浪漫的事莫过于此,垂暮之年还放心的让对方来修剪自己的指甲。


我时常想起这个浪漫的故事,也能勾画起两个虔诚的老人内心的珍爱之情,当然能维系这段浪漫的最大因素,莫过于他们之间的爱。这份爱,虽无波涛汹涌、惊涛骇浪,却平静如水,温柔惬意。


中国共产党在前些日子刚刚过了
90岁的生日,如果比作一个人,年过90必将是淡泊宁静的烟波钓叟之类的世外高人,一根鱼钓,独坐江畔,轻舟绿水,从容自得,悠闲淡雅。但是党毕竟不是人,他是一个政治团体,与国外数百年历史的政党相比还颇显稚嫩,所以作为一个党中的年轻人,中国共产党的道路依然任重而道远。


七月份的中华大地酷热难耐,连续
35°的高温加上时而降至的暴雨,完全劫持了心中梧桐更兼细雨的诗意——我本想赋诗送于你——奈何燥热的环境,所以我还是决定推心置腹的与你讲这件浪漫的事,因为比起歌功颂德,我认为有良知的知识人要区别与5毛,因为即使批评,我们也是真心想让这个国家更好。

71日,胡总书记在全国讲话中毫不掩饰的警告全党,我们正面临着“四个考验”和“四个风险”。所谓“四个考验”,即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和外部环境考验;所谓“四个危险”,即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和消极腐败的危险。针对这些问题,胡总书记要求“党要管好党”、“从严治党”等等来约束、监察、管理党的相关行为。


这些即是党的指甲,年过
90的党的指甲,可惜的是,党没有浪漫的将自己的手伸给自己最爱的人——当然我认为党最爱的人是人民——也即党还是不放心人民帮他修建指甲,固执的还是要求自己来修剪,可是问题是,消极腐败本就产生于内部,再让腐败的根源来惩治腐败的枝叶,未免荒唐,因为比腐败更危险的是不把腐败当腐败,而我认为当同一棵树的根来看自己的枝叶时,它必然把太多的腐败不当腐败。


当然首先我们要承认党的盛情,因为首先党是认清了自己的问题的,也知道脱离群众和消极腐败的危险性,这是很难能可贵的,从中即可以看出,党,也是看到了自己需要修剪的指甲的,问题就是应该如何来修剪。胡锦涛总书记在
论民中有四句话令人耳目一新:认认真真访民情,诚诚恳恳听民意,实实在在帮民富,兢兢业业保民安。我想仅仅做到这四点,就足够了,当然我指的是从行动上而非语言上,真真正正的做到、贯彻好总书记的讲话精神,也许答案就在其中。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西方的政党是如何修剪自己的指甲的?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之中演绎了三权分立,是对执政党权力制衡的一种有效的手段。西方政党之间的竞争、竞选、互相监督等等是各个党派之间制衡的手段。这样一来的好处有许多,我们甚至可以看到总统被弹劾,也就是西方的机制可以监管到自己的头头儿。如果党真要彻底的“从严治党”,不妨借鉴西方方法中的可用成分,全部照搬是不可能的了,光是五毛这关就过不去,他们见不得半点西方的东西,就如同清末把坚船大炮看做奇技淫巧的顽固派大臣一般。


权力分置,相互制衡,多党派竞争体制,就如同让一个人用自己的一只手,来剪自己另一只手的指甲,是普天之下最正常不过的方法,当然在我们这里不一定行得通。因为我们追求的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马克思主义,尽管马克思主义已经在中国之外的其他地方都以各种原因失败了。


所以党如果不想用左手修剪左手指甲,右手修剪右手自己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的爱人来帮自己修剪,此处我的意思是党应该增进和人民的关系,我并不是鼓吹人民的党的关系疏远——因为此点即是胡总书记所说的“脱离群众的危险”——我只是在贯彻精神,进而把人民当作自己的爱人。


当然我并非让党做到一步到位,因为党很腼腆,其实党可以尝试先把一部分交给人民来监察,尝试伸出一个手指,例如不争气的中石化,这是个处处败家处处丢人现眼的主,把这个手指伸出来,看看人民能不能修剪好。又例如这一段闹得沸沸扬扬的红十字,党也大可不必担心自己的首领是红十字的名誉首领之类的,尽管把红十字也伸出来,人民不仅不会顺藤摸瓜把名誉首领剪掉,反而会送你们一个大义灭亲的美名。另外的一点,我们也不强求你必须在什么时间段伸出来,所以爱人民的党大可选择在环境适宜之时与自己的爱人“人约黄昏后”,因为作为同样爱党的人民,也不一定非把党的隐私放在阳光下去烤,我们只要把太过长的指甲剪掉就行了。这就是中国人民的善良。


其实如果党一直不修剪指甲,那么总有一天,这个指甲将无限地生长,直到有一天,它会长成装甲,牢牢地包裹住自己——看似坚强的防卫,实则完全把自己孤立了。不过,如果真的有人幻想指甲能有天成为保护自己的装甲,那倒也是一件浪漫的事。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7月10日, 10: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