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生活,乃是左手拿着葡萄,右手捧着美酒,嘴里含着凤梨,一面细水长流就算无用也乐悠悠,一面气喘嘘嘘抓着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绝不放手。倘若生活没了能让热血再度沸腾悲喜沁人心脾的爱情,那这个世界仅剩善与恶的二元判断,将不啻于哈米吉多顿的战场,眼望之处,再无新绿,皆成焦土。

 

甜烧白的一夜

 

文/回形针(苏州大学)

 

one night in 北京,有多少寂寞的心涌动在百花深处。4月19号这日子,也随着柳絮飘飞花粉暗涌

莫名地变得暧昧潮湿起来。随着英语入侵了中文,改革开放引来了思想开化,暗恋不再是件酸酸甜甜的事儿,亦难免俗被调侃得活色生香春意盎然起来。往年握着衣角的我喜欢你,变成了人人网上满屏新鲜事求合体。不禁要让人怀疑这世上哪里还有能种山楂树的清净地,可以撂下那无处安放的青春给个地儿长出一口气。

幸而人总是能找到法子自娱的。虽然不得鱼水之欢,却不能挡我一满口腹之欲。尽管这样的放纵往往带来荷包干瘪体重飙升,然则,所谓痛快就是这般不痛不快,并无一件事能够两全其美。在满座的餐厅里排队侯位,一面瞄着菜单心里喊贵,一面努力抵挡着飘散的香辣酥麻味道。吃川菜在快节奏的生活里仿佛变成了一种聚餐时心照不宣的通则,似乎不麻不辣不红火则不足以挑逗萎靡的胃口。唉,是现代人口味重也好吧,是天然甘味食材难得也好,今天我都不想要,只想吃一道甜得发腻浓情化不开的甜烧白。

 

 

 

说到甜烧白,最早还是从郝明义先生的《越读者》里面识得。他拿来比喻一场好的阅读旅程需要一味完美的甜食来收尾,而我,很不幸只记得了甜烧白这道菜,都怪他把这货描写得太销魂:

那天最后上来的是一道点心,叫“甜烧白”。盘子里,雪白的一个糯米堆,糯米堆里包着红糖煮过的豆沙,糯米堆外披着一片片薄薄的、肥腻适中的夹层肉片。混合着糯米、红糖煮过的豆沙、酥软的五花肉片那一汤匙才入口,你就知道,一部来到最高潮的欢乐颂,有了完美的收尾。所有因麻辣而绽放的味蕾开始回收,让你从另一个角度体会什么是甜而不腻,以及人类为什么要如此恒久追寻甜食的秘密。
提拉米苏,是大家很熟悉的一道甜点。意大利文里,Tira Misu的意思是,这道甜点的美妙,可以“把人拉进天堂”。那天我真的是从那道甜烧白上,体会到了这一点。

所以当我发现住处附近就有以甜烧白为卖点的馆子时,身为一个老饕激动的心情你们能不能理解!或许可以类比为,在公共场合窥见多年不见的情人,欲言又止口拙心热,明知多说无益,却又不由自主的靠近吧。
坐定下单等菜翻书的时候,我才惊觉这个餐厅的灯光是多么地柔和!沙发是多么地柔软!就连新闻联播听起来也变得那么地柔美!当然若不是这样的环境,也配不上我今日不计后果但求一爽的心境。然则看着书不禁又纠结起来:三十块买本好书,可以消化很久。三十块买件衣服,可以得瑟很久。三十块吃道甜烧白,当然也可以满足很久,可是会长胖!!!而且没营养!!!大油大肉高糖高热!!!吃完还要心疼!!!还要产生负罪感!!!我这不是花钱找罪受是什么!!!

不过当甜烧白姗姗而至我的面前,我终于举筷投降了。
暖橙的灯光下整齐地伏在糯米上的五花肉片薄薄的,呈现温润透明的反光。糯米被油脂浸润得饱满弹滑,这一垛饭团渐次藏匿着黑芝麻、红豆沙、花生碎,底层混杂着粗粒的红糖和白砂糖,咬到嘴里咯嘣蹦地响。

这精美的点心,真的没什么用处,至少是缺乏食补益身的价值。营养不足,吃多反胃。除了提供只有甜味和油脂能带来的幸福感,除了让你脑细胞通过味蕾共享柔腻芬芳,除了让你吃几筷子就感叹一声生活真美好之外,实在没有什么用处。因为觉得“无用”,而不去品尝它的人,永远不能从生活中摄取“享用”这个词的真正意义。

花朵有什么用呢?爱情有什么用呢?阅读有什么用呢?它们对不需要美的心灵的确百无一用。然而人生如此短暂,急冲冲地考证拿本结婚生子立业安身,一路闯到关底,其实是最简单的事儿。不需要想象、冒险、渴望和好奇,贯彻实用主义,拒绝禁果之味,抹杀了无用功不必要的耗散,结果也不过是一样的归零。人生的终极归宿,我们早就知道。宇宙的生成和奥秘对我们有什么用?时间的本质和意义我们能拿来干什么?可是,让昔日的无名工匠最花心血铸造且最容易失败得融掉重来的,不就是青铜器上那些无用但漂亮得不得了的花纹吗?

 

 

唐诺在《阅读的故事》里说到:“每当有人,尤其是手握生杀大权的人,想起来用效率,用重要不重要、有用没有用来逼问时,往往就会带来人自由心智的委顿和书籍的瘟疫性浩劫。柏拉图要建造一个斯巴达式、万事万物皆有功能且环环相扣的理想国家,无用(无用即有害)的神话就得全数消灭,所有的诗人也得一并被逐走。秦始皇要留下有用之书,于是便只剩下筮、天文、农艺等几套丛书,其余的全数化为燃料,我们可想象一下,当诚品书店、金石堂书店只剩这三组书时,那是多么荒凉可怖的末日书店景象。”

无怪乎我们经世致用的时代有着如许之多的夫妻失和,家庭破碎,愤世嫉俗,情绪失调。怪只怪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太精简了,太目的明确了,太坚定了。恋爱为了快感,相亲为了结婚,一夜情为了舒筋活络,上学为了找工作,读博士为了硬通货,实在是有失魏晋风骨,先哲遗韵。

停箸喝一口清茶,我环顾餐厅,竟而找不出一个可以用“无用”来形容的女人。高级餐厅里的女子,一个个看起来踌躇满志意气风发,撒娇也是目的明确的,微笑也是暗含伏笔的。一望便知受过良好的教育,虽不着套装黑丝,也个个文艺优雅。面容紧绷身材瘦削,犹如现代版的程灵素。这样的女子,带上厅堂分外长脸,进了厨房特别给力。她们会嘱咐你早起早睡帮你养生,让你少吃油盐忌口海鲜,亲手为你烹调一日三餐三碗菜是煎豆腐、鲜笋炒豆芽、草菇煮白菜,那汤则是咸菜豆瓣汤。她们品位高雅不低俗,谈吐清新不紧绷,敏感话题笑而不语,金融形势了若指掌。研究的专业是外行人一辈子看不懂的高深课题,连导师也牛逼闪闪言行分外拉风。

这般的女子,虽然秉承实用主义的神髓,却太过出尘闪眼,让人不禁捏一把汗怕生活总有一天硬生生把她们逼成李莫愁、公孙绿萼,乃至灭绝师太。反观金庸笔下另外一位著名的美艳人妻康敏,虽然天生丽质,奈何出身贫寒,混到最好也只是个丐帮副帮主夫人。可是人家深得风月精髓,善于制造生活情趣,颇有戏剧女王风范。君不见她牡丹花边杨妃姿,杏子林里怨妇装,雪夜温酒咬流氓,华丽抢镜风流出位,男人在她身边个个小宇宙爆发犹如打了诗人之血,就连执法长老白世镜也能吟出“天上的月亮白又圆,不如你的赛蜜糖”这样的香艳词句,不由得让人长叹,红颜祸水就是艺术缪斯,没了她们,世间不知要多了多少寒冷寂寞不成眠的长夜。

想来康敏的爱情太过甜腻,没人能招架得住。可是程灵素的日子又索然无味,好像7-11万年不变的萝卜海带豆腐魔芋关东煮。理想的生活,乃是左手拿着葡萄,右手捧着美酒,嘴里含着凤梨,一面细水长流就算无用也乐悠悠,一面气喘嘘嘘抓着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绝不放手。倘若生活没了能让热血再度沸腾悲喜沁人心脾的爱情,那这个世界仅剩善与恶的二元判断,将不啻于哈米吉多顿的战场,眼望之处,再无新绿,皆成焦土。

生活是一段太过漫长的求索之道,在找到真正的快乐之前,别被清粥小菜洗了脑,别放弃对桃花源的寻找。或许正如荷尔德林所说:“新的幸福向心灵敞开,是当心灵能顶住,熬过忧伤的午夜,而人世的生命之歌,只有在深深的痛苦之中,才能像黑暗中的夜莺的歌唱神妙地传到我们的耳畔。”
当然,有朝一日,当我们的理想在这里开花,我们的抱负在这里结果,也别忘了甜烧白的功劳。想吃的话,自己去找,不包邮哦亲!!!

 

 

(采编:黄理罡 责编:黄理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