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上帝赐予我们人类珍贵的礼物。我们要理解自由,实践自由,善用自由。

当我们谈论自由的时候,我们不只是谈论政治,谈论与公权力之间的关系,更是谈论我们的生活。对别人个人信仰的充分尊重,对不同言论的充分包容,对多元生活方式不横加干预。

自由,是我们对自己心灵状态的追求,青年最重要的理想,都基于一种坚持自由不羁,敢于冲破禁区的热情。

让自由成为青春的旗帜——在“北斗”八聚上的发言

文/ 元淦恭(中国人民大学)

各位北斗的负责人,各位读者,在下今天非常高兴能够前来这个场合。六聚、七聚,我都因为自己有事未能参加,所以今天的相会就格外难得。

今天是7月9日,85年前的今天,1926年7月9日,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从此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轨迹。中国开始告别北洋时代,那一支大多由南方青年组织成的武装,已经用列宁主义的号召组织起来。国民党在北伐中取得了胜利,“一个政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刺耳声音代替了曾经在四分五裂政治状态下的短暂自由。

85年前,国民革命军的总司令蒋介石,只有39岁。

那时候,曾经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只有28岁。

那是一个八零后叱咤风云,九零后已经登上历史舞台的时代。只不过那时候的八零后,指的是1880年代,而九零后,指的也是1890年代。国民党和共产党,以一群最年轻的才俊,渴望推开救亡图存与中国现代化的大门。

1937年,也是7月,全面抗战的烽火在卢沟桥燃起。数以千万计的青年,投身到民族救亡的洪流。他们加入了不同的政党,选择了不同的人生道路,有的提笔,有的从戎。我的爷爷,就曾是国民政府所开设的成都中央军校的学员,可是他在两年的学习之后却放弃了前往缅甸的前线,继承了我曾祖父手上经营饮食的世代家业。

那是另一个时代的注脚,大时代中的小人物,如何与时代的命运连接,又如何回归到自己最平实的生活。

对于我们而言,这并非是个明天就会金戈铁马的时代。然而,这依然是个充满机遇的时代。我们面临着巨大的危机,但是也同时拥有转危为机的资本。我们并不渴望社会剧烈的重新洗牌,我们只希望一步一步稳健地行动在社会变革的道路,不做旁观者,也力求不成为牺牲品。

我们关心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薪水,自己的学业,自己的爱情。我们坚定地追求个人的幸福,我们把对个人自由和权利的争取,对个人幸福和价值的实现,视作这个社会前进的根本力量。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勇敢地生活,精彩地奋斗。

北斗六聚上,我的缺席发言稿,题目叫做《守护属于我们的租界》,北斗七聚上,我的缺席发言稿,题目叫做《从网络,到大地》,今天,我的讲演题目,就叫做《让自由成为青春的旗帜》。

我们在网络上相互认识,我们在大地上相互扶持。

我们成长在这个舆论爆炸的时代,我们植根于这片充满苦难和光荣的土地。

我们知道我们从哪里来,今天我们更要了解我们向哪里去。

自由,是上帝赐予我们人类珍贵的礼物。我们要理解自由,实践自由,善用自由。

当我们谈论自由的时候,我们不只是谈论政治,谈论与公权力之间的关系,更是谈论我们的生活。对别人个人信仰的充分尊重,对不同言论的充分包容,对多元生活方式不横加干预。

自由,是我们对自己心灵状态的追求,青年最重要的理想,都基于一种坚持自由不羁,敢于冲破禁区的热情。

自由意味着可以不墨守陈规,意味着可以不按世俗所肯定的路径生活。

我们中间,和我们周围有太多这样的例子。

他们或许可以做一份稳定体面的体制内工作,却选择了义无反顾地投身公益事业。从此之后,他们可能随时遇到各种各样权力的威胁,随时遭遇意想不到的盘查。从此之后,他们或许没了一天安生的日子,每一天都生活在压力和阴影之下。只凭他们对于公正的坚持,只凭他们对于这片土地上苦难的怜悯,他们愿意付出牺牲。

他们或许可以按部就班地完成自己大学的学业,然后按照父母的要求成为一个“成功者”,但是他们却毅然决然地选择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他们中间有人休学,有人延期毕业,甚至有人选择放弃自己的毕业证和学位。这些都是常人眼中的另类和异数,但却是和我们推心置腹的朋友。

因为,自由是他们的符号;因为,梦想是他们的坐标。

我是一个四川人,生在这个全世界海拔落差最大的二级行政单位,我渴望能够用脚步去丈量我们的巴蜀大地,走过最美丽雄浑的康巴高原。我周围有许多的朋友,用徒步、搭车和单车,去到这伊甸园一样的土地,只为自己对于美的梦想和追求。

我们认识一个台湾人,休学一年环游世界,准确地说是去发现他所想见到的美国、中国和欧洲。我们认识一个重庆人,参加“间隔年”活动,花一年的时间在那些穷困的地方,做公益活动的志愿者。我们认识一个浙江人,暂停自己的学业,从中国的东北一路行走到西南,成为对这片大地执着的丈量者。我们认识一个江西人,当知道新余刘萍的事件的时候,第一时间和我们一道到那个并不文明的地方寻找真相。

这些人,就在我们中间。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关于自由的信念。

那个浙江的朋友跟我讲,他为什么要行走在辽阔的大地,因为他想唤起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追逐理想的热情。那个重庆的朋友跟我讲,她为什么要周游去陌生的远方,因为她想了解我们兄弟姊妹的人类,因为我们最需要的是人心的构建。

我们的信念,如同九十多年前的一帮年轻人。他们点亮过上海法租界望志路的灯光,他们拨动过嘉兴南湖平静的涟漪。他们,就如同今天的我们,一样充满理想,一样血脉贲张。李大钊说过,“为世界进文明,为人类造幸福,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人类。”

这是对于百年前青年的号召,这是对于百年后青年的镜鉴。

让自由成为我们青春最骄傲的旗帜,让理想成为我们青春的灯塔。

“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人类”,谨以此与各位共勉。

(采编:陈锴;责编:陈锴)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